一封寫給(沮喪的)單身弟兄的信
2020-08-24
| Owen Strachan

親愛的沮喪的單身弟兄,

你好,年輕人,歡迎你打開這篇文章閱讀。我有些想法想要解釋給你聽,這些想法是關於你的。我見識過你的苦難處境,現在希望我的這些想法能幫到你。

我想在這封短信中扮演哥哥的角色對弟弟說話(或者作爲好朋友對另一個朋友說話)。我們容易忘記手足兄弟間的那份情誼,不是嗎?還記得你哥哥或堂、表兄(或是非常親密的朋友)在你父親(或某個權威人物)懲罰你之後,把你拉到一旁,跟你說:「嘿,兄弟,沒事兒。照爸爸說的做。你不會有事的。如果你需要,我一定會幫你的。」然後他拍一下你的後背,叫你到外面一起玩。還記得那種感覺嗎?是不是很給力?它讓人重新振作。它讓你看清事情的輕重緩急等各種狀況,幫你認識到你會沒事的。這就是我希望藉著這封信能做到的。我絕非要收回「爸爸」說的話,而是要來和你肩並肩在一起。一會兒,你就會明白我的意思了。

男人的問題

今天的男人都有問題。許多人都應該受到嚴厲的責問,讓他們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

許多福音派特別是「新加爾文主義」的觀察家,例如:阿爾伯特·莫勒(Al Mohler)、馬克·德里斯科爾(Mark Driscoll)、達林·帕特里克(Darrin Patrick)和里克·菲利普斯(Rick Phillips),還有很多其他諸公都注意到了現代男性角色出現的種種問題。他們發出的聲音很不受男人們待見。如今的男人,已經受到來自無數媒體和專家們的說教,說他們天生就蠢,可鄙可恥,不如女人。因此,很多男人沉溺於勾搭女性、不敢承擔責任,對無關緊要的事情緊張的不得了,又常常對擺在面前的大好良機無動於衷。在高校入學率、婚姻方面的以及找工作和職場晉升上的統計數據都爲這一觀察提供了充分的證據。在《馬克西姆》雜誌(一種流行於西方的男性雜誌)影響下長大的一代人都信奉「女人是情愛中征服的對象,孩子是累贅」這一座右銘,熱衷於電視節目《蠢蛋搞怪秀》(Jackass)的男人們則讓自己活在這樣的節目中,癡迷於遊戲中的幻想足球的一代人又任憑自己陷入一個幻想世界——在這個世界中,遊戲和玩家替代了認真嚴肅的追求和領導他人的能力。男人們出問題了,男性基督徒們也淪爲了許多次要事情的犧牲品,虛費了他們的光陰。

吹響戰鬥的號角吧。挑戰男孩和男人們去走一條不同的道路。去成爲榜樣。向其他男人展示如何爲基督而活,以及如何服事家庭、教會和社會。這當然沒錯。

但在我們當前情勢下,卻有一個危險。我們應當像一個滿有恩典又毫無畏懼的新訓軍官一樣對男孩和男人們進行嚴格的訓練和管教,但在這一過程中可能會對一些有心成長的人施以過重的壓力。這些人聽到了呼召;他們讀了相關書籍;他們去參加了相關的會議。他們真的想要成爲丈夫、父親和教會領袖。他們正在所有這些領域中一步一個腳印地使自己不斷成熟。其中一些人,他們沒有得到過自己父親的良好訓練;而另一些人,他們的成長過程中根本沒有父親。無論背景如何,他們都聽到了呼召,並且想回應這一呼召。儘管所受的培訓很少或質量很低,但他們仍然有心尋求不斷進步。他們想勇敢承擔責任,好好地去愛一個女人,撫養孩子讓他們認識主,並與其他男人同工,一起承擔他們背上的事工重任。他們決定加入,他們做好了自己的名字標籤貼在胸前,並且渴望投身工作,整裝待發。

這可不是雞湯式的彼此擁抱

我可不是要你把這樣的呼召稀釋爲某種心靈雞湯,我們不是要溫柔氾濫,也不是要保養脆弱的小心靈。生活本來就是艱難的。但通過困難,上帝會使祂的子民成長。做一個男人從來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也不該容易。要設高標準嚴要求,小夥子們應該要跳起來才能夠到。之所以要這樣,不是因爲艱難困苦很有趣,而是因爲成熟——尤其是以基督爲中心的成熟——是需要歷經艱難來取得的。在婚姻中忠於一位女性、勞苦養家餬口、忍受疲倦並堅持照顧帶領好自己的家庭——這些都並非易事。這些都需要辛勞的準備,以免像在戰爭中一樣,之前覺得沒多難,上了戰場才發現根本應付不過來。

但是我們確實需要記住,單身生活有時會非常困難。有人結婚之後再回想起來自己的單身,就會站著說話不腰疼,覺得單身很容易。真是可笑,我們竟然會忘記自己冒著生命危險邀約一個女孩出去跟自己約會時產生的卑怯的恐懼感(大吸一口氣)。也真是可笑,我們竟然能忘記當她拒絕自己時感覺腹部被重擊的感覺。真是可笑,我們竟然會忘記那些覺得自己渺小無能、絕望和焦慮的感受,忘記自己痛苦掙扎其中的感受。如同每一個在這個世上的考驗一樣,這些掙扎都需要上帝的恩典、朋友的忠告和友善,以及教會的接納和鼓勵。

我並不是在呼籲開始一種激烈的基督教運動——那種無休止地證明挑戰、批評和預言性的呼召都是合理的。我根本沒想暗示說那些呼召男人們變成熟的基督徒領袖們有什麼錯。如果你聽過我前面提到的幾位觀察家的評論,並讀過他們的文章,就會經常聽到或讀到有益的,親切微妙的觀點和解釋。我同意他們。我從他們關於聖經教導中受益匪淺,並認爲這是我個人的成長根基。我認爲我們迫切的需要那些教導,甚至比我在這兒寫的這些更迫切。但話雖如此,我們也都需要鼓勵和希望。把給予男人們的鼓勵和希望都拿走,那實在是太殘酷了點兒——特別是對那些在沮喪中的並且竭力尋求美好事物的年輕弟兄們來說。

該怎麼辦呢

女人與男人都需要同樣的安慰。成長的煩惱不會繞過誰。許多年輕女性在沉默和寂寞中繼續著單身生活。即使在我們呼召年輕女性要依從聖經所教導的女性特質及作爲女性所有的好處和責任的同時,我們也必須非常清楚地表示:單身基督徒跟非單身的基督徒一樣,都是完完全全、堂堂正正的神國子民。我們許多人都認識一些年輕女性,非常渴望成爲妻子和母親,卻由於某種原因而看到上帝沒有使這種情況發生。對於處在這種情況下的人們來說,「上帝的護理」這條教義是對她們最好的解答和安慰。

不過,我討論的重點是男人們。大多數我所認爲必要的鼓勵都需要通過地方教會來傳達和給予,特別要由年長或經驗更豐富的弟兄來向年輕的弟兄言傳身教。許多教會都缺乏這種行爲舉動,而我們正需要恢復這種導師指導和門徒訓練。提多書雖然不長,但在這個問題上,對男人和女人都很有啓發指導效用。參與到這種指導訓練的關係之中,在某種情況下意味著幫助沮喪的年輕弟兄們認真思考如何做出更有策略性的思考和行動,以成長爲領袖。在某些情況下,這可能意味著問一些問題:你呈現給別人的是怎樣的自己?你可以練習提高溝通的能力嗎?爲什麼那些在第一次約會時就問女孩是否要考慮結婚的男人應該有人對他肩膀打上一拳?在另一些情況下,需要的可能是去簡單地鼓勵他們,幫他們想起聖經中的真理,還有傾聽——不需要給出很多問題的答案,單單傾聽。所有這些都將幫助年輕弟兄們看到,雖然絕對有必要大膽地呼召弟兄都成長成熟爲男子漢,但並不應該將這呼召看作是譴責他們或定他們的罪。

在所有這些事上,我們需要強調對上帝的全然信靠,祂是祂子民的救主和牧者。這雖然很基礎,但必不可少。上帝差他的兒子到地上來,是爲要拯救我們失喪的靈魂。這正是我們最大的喜樂。每個人,無論是單身還是已婚,都有機會參與將福音廣傳的工作,都可以用自己的生活和生命來見證神的榮耀——就是向這個世界顯明,無論你年齡幾何、境況如何,對你來說,爲神而活要比爲了那些性的享受、金錢財富、地位成就甚至原生家庭而活都更值得多得多。這位美善仁慈至極的上帝,祂導演著我們生活的方方面面,每時每刻,這一點所帶來的安慰並非僅是神學裡的知識點,更是與聖經相符的現實,並對人的一生有著決定性的影響。

我要說的就是這些,單身的弟兄。如果你能在頭腦裡接受,請把我當成你的哥哥和朋友,雖然我不能用手臂摟著你的肩膀。無論你身在何處,無論懷有什麼希望,你都應盡一切可能地去聽從聖經中呼召你成爲成熟男子漢的呼召。拒絕世俗文化及其誘惑。要效法你的的救主。在你的教會中尋找敬虔的人來做你的門訓者。如果你意識到自己並沒有蒙召獨身(某些人確實是蒙召獨身的),那就要繼續冒著被姊妹拒絕的風險。要繼續克服恐懼。要繼續忠心服事你所在的教會。竭力祈求。對主傾訴你的種種渴望。同時信靠祂。永遠不停地信靠祂。

做個男子漢不簡單。要繼續努力向前,在靈性、身體、情感方面,讓基督統領你的生命、你的世界。神愛你,你也愛神。我不知道上帝爲你的將來預備了什麼,但我確實地知道,因爲祂偉大,良善,滿有恩慈,所以你一定會度過這段時間的。

聊夠了。你準備好出去大顯身手了嗎?

你的兄弟,

歐文


譯:安卓;校:JFX。原文刊載於福音聯盟英文網站:Letter to a (Frustrated) Single Young Man

Owen Strachan(史朝恩)是《牧師——公共神學家》(美國麥種傳道會,2016)的作者,他在浸信會中西部神學院擔任系統神學教授,同時兼任系統神學中心主任。
標籤
門訓
成長
男女角色
弟兄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