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与时事
數據挖掘的世界裡沒有隱私
2019-01-09
—— Jason Thacker

我們身在一個數據驅動的世界:從我們的消費習慣、網上閱讀以至我們的政治立場,我們不少的數據不斷被收集,而且我們還是最近才瞭解這麼一回事的。我們知道劍橋分析(Cambridge Analytica)近來如何利用臉書(Facebook)的數據去影響2016年總統選舉的結果;我們也看到加州的執法部門如何使用從家族數據庫中的DNA樣本去破解已經三十年的金州殺手懸案

數天前,我和好友在電話上聊起一間餐廳,就在他掛上電話的那一刻,他的Instagram上就出現了該餐廳的廣告。這顯然是有點讓人毛骨悚然,無論我們的電話是否被偷聽了,這些電子工具的確可以在我們不知情的情況下收集大量數據。

我們也知道數據世界也帶來不少好處,位智(Waze)讓我們用最快的路線到達目的地,網飛(Netflix)替我們搜尋一部最好而我們又未曾聽過的電視劇。但是,享受數據挖掘的好處同時也伴隨著危機。

隱私權是一個謊言

所有創造物的主權都屬於我們的神,沒有任何東西可以逃避衪的眼睛,衪知道我們頭上有多少根頭髮(太10:30),也知道我們腦海中浮現過什麼思想。我們無法向衪隱藏什麼,我們也不應該向衪隱藏什麼。我們渴望完全被瞭解和完全被愛;完全被瞭解但不被愛是最可怕的事,而完全被愛但卻不被瞭解是不存在的事。

在這個對數據和隱私極其重視的世界更是如此。在很多時候,很多公司和營銷專家瞭解我們的一切,但它們並不愛我們。因爲即使這些公司承諾爲我們的福址著想或改善我們的生活,它們更在乎的是利潤,所以它們往往在試探我們的底線。

基督徒必須知道,我們所想所做的都無法逃過上帝的眼睛。但即使這樣,衪依然愛我們。神知道我們的一切,但不會試探我們的底線,衪是因爲愛我們而去認識我們,而且衪透過聖子和衪的工作去向我們顯現。你們無法向衪隱藏什麼,但衪也是爲你的好處。

你就是那個產品

從推特和臉書至我們的數碼助手及音樂播放服務,我們看到這些低價的工具如何改善我們的生活和世界。但是,這些免費或便宜之極的服務是有代價的,我們付出的是我們自己,我們就是他們的產品。

你有否曾經停下來了解一下那些那些條款和聲明嗎?我是說那些很快掃下去的那些條款啊。除非你有一個法律學學位,你很大可能不理解當中的內容。我通常很快掃至最低,然後按「贊成」按鈕,讓我盡快享用新的設備或服務。不過,去年其中一個最大的新聞就是我們願意爲了這些服務把我們的隱私權放棄。

我們的數據在任何時間都被收集,我們的上網記錄、點讚、點擊,甚至我們看某些內容所花的時間都因不同的目的而被蒐集。在人們談論關於2016年總統大選的臉書數據事件時,推特一位用戶指出谷歌對每人收集了5 GB的數據,用以整理你在搜尋資料時看到的在線廣告。這可能只是我們數據使用情況的冰山一角。

從那失敗了的#DeleteFacebook(刪除臉書)運動到立法者推行鍼對對科技鉅子的私隱條例,我們對私隱問題的反應都是被動而非主動的。作爲基督徒,我們應該對這些問題有智慧地主動響應。

智慧的呼喊

箴言1:20寫道:「智慧在街市上呼喊,在寬闊處發聲」,信徒一定要對數據挖掘和其他數碼問題有所認識。

首先,我們要記住我們住在這個墮落的世界,承諾和協議是會被打破的,世界上沒有任何公司能夠完全保護你的數據,你在在線所做的事情會暴露你的行蹤,因爲完全的隱私權是一個謊言。你的數據不可能完全安全,因爲一次數據洩漏或黑客入侵就會使數據曝光了。我們要假設所有東西都是公開的,我們做所有事情都要做到無可指責,包括我們在線的行爲。

第二,我們要留意我們如何可能誤用科技。科技是神給我們的工具,爲衪的榮耀和造福社會而運用,但我們很多時候是被科技所控制,而非我們去控制科技。很多時候我們是被動地擁抱新的潮流或應用,我們沒有理會這些新科技如何使我們遠離神。很多時候我們不是尋求他人的好處,我們更想的是在這個充滿算法的世界去尋求自己的益處,而這些科技是由我們在不知情的情況下提供的數據所驅動的。

作爲基督徒,我們是要爲我們所有思想、行爲和點擊負責。沒有東西神是不知道的,任何地方都有神的同在。但在這個越來越鏈接的世界和充滿數據的地方,似乎沒有任何東西能夠向我們周遭的人隱藏。我們一定要作我們私隱的好管家,不是因爲我們有東西要去隱藏,而是因爲我們不知道何人有我們的數據,我們也不知道那些數據會如何被使用,故此我們需要謹慎。

爲了互相守望的緣故,也爲了教會群體,我們應該邀請其他人進入我們的生命,但把我們那些深入的個人資料交給那些公司和營銷專家,又是不是一個有智慧的做法呢?


譯:何坤閱;校:JFX。原文刊載於福音聯盟英文網站:The Lie of Privacy in a World of Data Mining

Jason Thacker(傑森.薩克爾)是美南浸信會倫理與宗教自由委員會(The Ethics and Religious Liberty Commission)的創意總監,畢業於田納西大學和浸信會南方神學院。他正在寫作一本關於人工智能和人的尊嚴的書,將在Zondervan出版。
標籤
文化
基督徒世界觀
時事
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