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怎樣愛一位體重超標的基督徒
2021-09-04
—— Lindsey Carlson

想像一下,你在教堂裡遇到了某人,僅僅看到了她的外表你就認爲她陷入了某種飲食上的犯罪,你會這樣做嗎? 

雖然聽起來很荒謬,但對於體重超標的基督徒來說,這並不是一個罕見的經歷。

我25歲的時候,教會裡一位受人尊敬的老太太邀請我和她一起參加一個基督徒減肥計劃。她承諾這一種「符合聖經」的減肥方法(然而並不符合聖經)會幫助我把罪交給主,並減去多餘的體重。她認爲彼此督責對我們兩個人都有好處。難道我不願意加入她嗎?

我被戳到了。但是,不,謝謝你,我不願意。

她的這種邀請非常自以爲是。爲什麼她認爲我陷入了與食物有關的罪?當然,我知道答案。我體重超標。我和她都不像教會裡的許多其他姊妹那樣健康苗條,而她錯誤地認爲我們的問題都是罪的結果。

在我生命中的某個時刻,我的體重超過了我的理想體重。那時的我是一個產後的婦女、一位忙碌牧師的妻子,有著一個遲鈍的甲狀腺,但是我並沒有生活在持續的、不悔改的貪食或懶惰中。在那個季節,我需要的是一杯咖啡、一雙傾聽的耳朵,以及一個理解我正在面對和沒有面對掙扎的朋友。

很多時候,我們非但沒有幫助超重的基督徒,反而無意中傷害了他們,造成了內疚和羞恥。我們可以做得更好。

肥胖症的真相

在最近赫芬頓郵報(Huffington Post)的文章《你所知道關於肥胖的一切都錯了》("Everything You Know About Obesity Is Wrong")中,邁克爾·霍布斯(Michael Hobbes)報導:

大約從40年前開始,美國人開始變得更「大」。根據美國疾病控制和預防中心(CDC)的數據,現在有近80%的成年人和約三分之一的兒童符合超重或肥胖的臨床定義。患有「極端肥胖症」的美國人比患有乳腺癌、帕金森病、阿爾茨海默病和艾滋病的人加起來還要多。

霍布斯指出,醫療系統未能爲病人提供一系列的資源、支持和同理心。醫生沒有考慮情感、身體和社會經濟方面的因素,而是簡單地指責胖子太胖了。社會的認知是把肥胖當作個人的失敗:只要停止吃奇多餅乾和散步就可以了。但是,居高臨下和這種粗略的建議沒有提供什麼實際的幫助,也很少能帶來持久的改變。

在教會內部,我們可以把這種冷酷無情的態度再向前推進一步——假設某人越是超重,他或她就越是有罪。多餘的體重成爲一種「紅字」,把某些聖徒標記爲偶像崇拜者、貪食者和遲鈍者。

作爲一個一生都在與體重作鬥爭的基督徒,我的主要目標應該是聖潔,而不是減少體重。雖然追求一個健康的身體作爲管理的手段是我在聖潔方面進步的一部分——我必須每天都要操練——但我的體重並不是衡量我在敬虔方面成長的標尺。

作爲一個被好心的基督徒傷害過的人,他們根本不知道如何幫助,我同意霍布斯的結論,即往往「最大的問題是我們對胖子的(負面)態度。」

在教會中,當涉及到牧養我們中間越來越多的超重聖徒和患者時,我擔心我們往往並不比醫療系統更謹慎或更有同情心。

愛護超重的基督徒

作爲一個超重的基督徒,以下是我希望看到教會成員、平信徒領袖和牧師與超重或肥胖的人接觸的一些有用方法。

  1. 看到我,而不是僅僅看到罪。我的超重可能與內住的、未悔改的罪有關,也可能與之無關。不要假設。
  2. 問問自己,你是否是合適的幫助對象。體重是一個敏感的話題。你能看到我的贅肉並不意味著你已經被邀請去談論一個問題。考慮你與我的關係,以及你在我的門訓或督責中蒙召扮演的角色。
  3. 傾聽和學習。避免用屬靈的答案來「解決」身體的問題,或用身體的答案來解決屬靈問題的試探。首先傾聽,爲自己有分辨力禱告,然後詢問你能如何幫助。
  4. 不要羞辱我。要鼓勵我。如果我正在與習慣性犯罪作鬥爭,羞辱我並不是最好的幫助方式。(是的,我知道我的身體是神的殿,但不假思索地拋出聖經經文是很傷人的。)提醒我注意福音,我的價值並不是基於我的外表。「我們又勸弟兄們,要警戒不守規矩的人,勉勵灰心的人,扶助軟弱的人,也要向眾人忍耐。」(帖前5:14)
  5. 認識和理解重擔。要理解涉及食物的罪在對人的試探上是複雜的,與毒品或其他成癮不同。我們都必須繼續每天進食。每次我進入教堂時,歡迎臺附近的桌子的食物既是營養,又是試探。請向我彰顯恩典、理解和憐憫,安慰我的苦難(林後1:4)。
  6. 幫助我不要跌倒。根據設計,食物將永遠是教會的一部分。主餐、愛宴和慶祝都是我們一起生活的一部分。然而,並非所有的教會活動都需要成爲過度放縱的機會。在考慮哪些事工活動需要食物時要敏感,並在不需要食物的活動中消除食物的干擾。並非每次查經班都需要果汁和餅乾。考慮爲那些試圖在聚餐活動中自我控制的人提供美味的健康選擇。如果你知道我想戒掉某些東西,不要告訴我「沒關係」或允許我放縱,從而把我引向犯罪。「有人因食物叫人跌倒,就是他的罪了。」(羅馬書14:20)通過鼓勵我的自制力來保護我。
  7. 要有耐心。不要指望我一生的掙扎會因爲一次談話或幾次談話就立即得到解決。我可能會在未來的幾年裡與我肉體的這一部分搏鬥。幫助我的關鍵是鼓勵我繼續參與爭取聖潔的鬥爭,不要放棄。在我跌倒的時候指出神的饒恕,在我站起來對抗誘惑的時候鼓勵我。

要明確的是,這不是要求你忽略罪。這不是以犧牲聖潔爲代價來爭取「身體的接受」。這只是懇求看到人,而不是他們的褲子尺寸。在我們的社區和教會裡,肥胖的「危機」正在增長。讓我們做好準備,以反文化的同情心和憐憫心來回應。


譯:DeepL;校:JFX。原文刊載於福音聯盟英文網站:7 Ways to Love Christians Who Are Overweight.

Lindsey Carlson(林希·卡爾鬆)是一位牧師的妻子,育有五位子女。他們所在的教會是巴爾的摩的英普林特社區教會(Imprint Community Church)。
標籤
門訓
愛心
肥胖
督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