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所愛的人不願信主,我該怎麼辦?
2019-11-05
| Aaron Menikoff

我最近跟一位父親聊天,他在一個充滿愛心的基督教家庭裡養育了三個孩子。他和他的妻子是虔誠的父母,每個孩子都曾宣稱自己是基督徒。但如今他們讀了大學,沒有一個人在跟從主。當然還有希望,但我的朋友一直在自我懷疑中掙扎。我做錯什麼了嗎?他也質疑上帝的旨意:神怎麼會讓這種事發生呢?

這個父親讀到詩篇38:10-11,覺得這就是他的狀態:

我心戰慄,體力衰微,眼中無光。我遭遇災病,良朋密友都袖手旁觀,我的親戚本家也遠遠站立。

我們都經歷過類似的情形:一個我們關心的人、我們曾經分享過福音和生命的人,拒絕把他或她的生命交給基督。你播下了福音的種子,卻看不到任何成長。

當一個你所深愛的人拒絕信靠基督的時候,一個成熟的基督徒如何能堅定地繼續信靠?我將給出一些該做與不該做的事項。

不要放棄地獄的教義

當你與家人和朋友的持續不信作鬥爭時,撒但會問:「神真的說有地獄這回事嗎?」不要容忍這種想法。放棄地獄的教義是誘人的,但關鍵是要信。

上帝用地獄的教義來拯救我。當我第一次從一個高中朋友那裡聽到福音時,我反駁了她。她更強硬地反駁說,除非我悔過自新、相信基督,否則我就會下地獄。我簡直不敢相信她說的話,更不用說相信主了。幸運的是,聖靈用她的信心和勇敢打開了我的眼睛。幾個月後,我相信基督。

但我最終相信了地獄,不是因爲一個年輕女子的信念,而是因爲救主所傳的道:

  • 那殺人身體但不能滅人靈魂的,不要怕他們;惟有那能在地獄裡毀滅身體和靈魂的,才要怕他(馬太福音10:28)
  • 如果你一隻眼使你跌倒,就把它挖出來扔掉。你只有一隻眼進入永生,比有兩隻眼被扔進地獄的火裡還好。(馬太福音18:9)
  • 王又要向那左邊的說:「你們這被詛咒的人,離開我!進入那爲魔鬼和他的使者所預備的永火裡去!」(馬太福音25:41)

避免在傳講耶穌道德教導的同時忽視耶穌關於永恆的懲罰的教導。基督不僅僅是救主,他更是審判者。請不要因爲你不喜歡這教義而放棄好的神學。我們要麼完全順服經文,要麼完全順服自己,沒有中間地帶。

不要停止哭泣

如果耶穌可以爲拉撒路的肉體(和暫時的)死亡而哭泣,那麼當我們所愛的人不愛耶穌的時候,我們不是應該更悲傷嗎?

保羅爲他的許多猶太弟兄姊妹棄絕基督而難過。他們說愛律法和先知,卻恨律法和先知所預言的。這撕裂了保羅的心(羅馬書9:2-3):

我非常憂愁,心裡時常傷痛。爲我弟兄,我骨肉之親,就是自己被詛咒,與基督分離,我也願意。

保羅對他猶太同胞的不信而感到痛心。

如果我們對所愛之人的不信無動於衷,那麼我們的神學就毫無用處。不要停止爲失去的朋友和家人哭泣,不悲傷並不代表成熟。耶穌和保羅流淚。但也許你不會以你過去的方式爲你所愛的人哀慟,那麼你該怎麼辦呢?

更多地禱告:以神兒子之名爲你失落的朋友和家人祈禱。求神賜他們生命,讓你的神盡一切可能讓他們對神有所瞭解。

思考永恆:沒有什麼比沒有主的一生更令人痛心的了。「與基督隔絕」就是沒有希望。繼續思想地獄的教義,這會讓我們對那些還沒有屈膝之人更加柔軟。

放手

如果你確信你已經和你的家人和朋友很清楚地分享了福音,那就自由地放手吧。他們知道你的立場,他們也知道你知道他們的立場。是時候安靜地爲他們禱告了。

這是否意味著你永遠不會提起他們的靈命狀態?當然不是!有時候我們可以說:「媽媽,我們談論基督已經有一段時間了。我知道你的信仰,我只是想提醒你,如果你想多談談他,我隨時都有空。」

對你的家庭成員放手不代表忽視或者把他們從你的生命中剪除。相反,要花時間與他們相處而不是經常討論他們的靈命狀態。 在實際生活中該如何去做呢?有四件事:

第一,時常爲他們禱告。哪裡有生命,哪裡就有希望。

第二,做你自己。不要隱藏你的信仰。持續討論對你來說重要的事情。這無疑意味著談論你與基督還有地方教會的關係。

第三,表達情感。讓他們知道你在乎他們。記得他們生日和紀念日。讓他們明顯的感受到,你做這些事,不是因爲他們有一天會得救,而是因爲你愛他們。

第四,給他們點空間。這意味著你不需要持續轉發給他們一些屬靈的信息或者邀請他們去教會,在聖誕節送他們屬靈書籍之前要三思。如果你已經把福音講清楚了,你就可以自由地放手了。

信靠神

我讀過的最艱難的講章是約拿單·愛德華茲(Jonathan Edwards)的講道《落在忿怒之神手中的罪人》。他把羅馬書3:19作爲他的講道經文:「好塞住各人的口。」愛德華茲認爲,這節經文的教義很簡單:「惟有神永遠棄絕罪人,滅絕他們。」換句話說,我們是誰來跟他頂嘴呢?他是一個公正的上帝。

我需要記住懲罰是我應得的。 我背叛了上帝,我一直想成爲我自己的王。 如果沒有上帝的恩典進入我的生活,用肉心取代了我的石心,我將面臨可怕的永恆(以西結書36:26)。

我曾經聽狄馬可(Mark Dever)敦促他的會眾「站在神這邊反對罪惡」。愛德華茲就是這麼做的。這就是我想做的。當涉及到我內心的罪,我周圍世界的罪,甚至是那些離我最近的罪,我必須永遠站在神的一邊。

那些有罪的人——那就是我們所有人——應該受到永遠的懲罰。說出來並不容易,但這是真的。

所有這一切留給我們一個簡單的問題:即使在我們所愛的人身上發現了罪,你會站在神的一邊反對罪嗎?在上帝的恩典下,我想這樣做。如果我要忠實地追隨他,我不僅要相信他在掌權,還要相信他是好的。當我面對那些我所愛的人可能永遠不順服基督的時候,我必須和摩西一起相信我的神是「磐石,他的作爲完全,他一切所行的都公平」(申命記 32:4)。是「一切所行的」。

當你的家人和朋友不信主時,你還會繼續信靠嗎?最終,得到平安唯一的方法就是使所愛卻拒絕基督之人驚歎於上帝的恩典,在基督裡接受我們。上帝在我們死在罪中的時候救了我們,並且他可以以同樣的能力拯救我們所愛的人,如同使基督從死裡復活一般。對神來說,拯救他們就像拯救我們一樣是他的作爲。


譯:Rebecca. C;校:JFX。原文刊載於福音聯盟英文網站:Someone I Love Won』t Believe. What Should I Do?

Aaron Menikoff(亞倫·曼尼科夫)博士畢業於浸信會南方神學院,現在擔任喬治亞州沙泉阜南浸信會(Mt. Vernon Baptist Church in Sandy Springs, Georgia)的主任牧師。
標籤
福音佈道
傳福音
地獄
親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