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工不是一個讓你 「尋求自我」的地方
2018-10-10
| Ross Lester

「這是你尋求自我的某種嘗試嗎?」

我清楚地記得自己在10多歲的時候總是惹麻煩,每次闖禍被抓時,我母親都會問我這個問題。我的父母眼睜睜地看著自己的兒子一天天長大,拼了命地想要自我探尋,不惜爲此改變自己的腔調、外表和交際圈。

平心而論,像我父母這樣保守而且特別屬靈的家長,發現自己的兒子在青春期突然喜歡抽菸、穿著髒兮兮的衣服、滿臉的憤世嫉俗、放著喧譁的音樂高唱自己有多恨「那個人」,這一切對他們來說,簡直太突兀了。

媽媽問我的這個問題,讓我深惡痛絕,因爲我知道她問到點子上了。我的確是在嘗試著「尋找自我」。我想要知道在茫茫宇宙中我算什麼,該怎麼做才能讓自己感到更安全,人生更完整。我以爲我終於找到了一個適合我的地方,在那裡我的自我探尋會有某種出路。

然而,我從來沒找到過。

年少輕狂的焦灼感慢慢燃燒殆盡了,因著神的恩典,隨之而去的還有我吸菸的惡習和差勁的個人衛生習慣。但在我心中,對自我實現、自我認知、自我價值體現依然懷有深深的渴望。悲哀的是,我承認這些渴望伴隨著我步入教會帶領和植堂事工。

感恩的是,這些渴望並不在主耶穌對我的造就計劃之內。祂在我的成長道路上大顯慈愛,攔阻了我在這些美妙事工中爲了自我追尋而付出的各種努力。我發自內心地感激祂的攔阻。

捨棄自我

主耶穌在「自我尋求」的問題上警誡了我們——「得著生命的,將要喪失生命;爲我失喪生命的,將要得著生命。」(馬太福音10:39)這是主耶穌在第一次差遣祂的12個門徒離開祂去傳道時給予他們的警告。

主耶穌的訊息十分明確:這次傳道最重要的是需要捨棄自我。門徒若是要求神的國,就需要捨棄自我。唯有如此,他們才能認清自己身爲神的僕人以及兒女的真實身份。

當時的門徒們在事工中企圖發現自我,這樣的狀況確實非常可怕。過去尚且如此,何況如今呢?我們豈不是更需要警醒嗎?我們的心扭曲主耶穌的話語,我們開始相信,靠尋求自我說不定就能得著一些生命,而不一定是以「失喪生命」爲代價。

說真的,符合聖經教導的教會植堂是絕對要把重心放在會眾身上的,目的在於榮神益人。因此,教會植堂理當是最值得我們捨棄自我去追求的事情之一。但是不知道爲什麼,我們把植堂的過程和神的新娘(教會)的發展壯大所帶來的榮耀歸到我們自己頭上了。

警告的信號

所以,我想給大家一些警告的信號——一些在我身上發現的問題——這些跡象可能表明我們在試圖通過事工來「尋求自我」。

1.我們試圖把別人當作我們自我實現的平臺。

主耶穌把一些人託付給我們牧養,而我們卻讓這些人最終服事的是我們個人的好處,這樣是很可怕的。我們開始視會眾爲我們書籍的購買者,我們的講道要點的推特轉發者,甚至只是我們履歷中的一部分,確保我們收到各種福音大會的發言邀請。

人們購買你的書,轉發你個人的重要觀點固然沒什麼錯。但首先,這群人是神呼召你去牧養和看顧的,其中大部分工作都要求我們親力親爲、不計回報地去做。

 

我特別喜歡尤金·畢德生(Eugene Peterson)對牧養的實質的描述,因爲牧養是植堂者的首要職責。他說:「牧養並不是一個光鮮亮麗的工作,而是像給人洗髒衣服或者換尿布之類的活。」

2.我們害怕自己得不到名利上的肯定。

對我們來說,比起沒幹好而言,我們更怕自己明明做得很好卻沒人看見。身處一個社交發達、極度自戀的文化中,我們往往會把這種「就怕沒人發現自己有多優秀」的擔心帶入事工當中。

3.我們也很難爲他人的成功感到高興。

別的教會的成功故事不勝枚舉。我們聽到這些故事的時候,我們會不會爲了福音的推進和會眾的增多歡欣鼓舞?如果不的話,我們需要問自己,是否我們悄悄地把基督的新娘(教會)——那些神爲他們流血捨命的人——變成了「我們」的新娘(教會)。

要是因爲別人的成功就覺得垂頭喪氣,我們可能就已經把教會變成了實現我們自我中心的工具。

4.在有信仰生命的群體裡,我們沒有按照聖經教導做好帶領工作。

如果我們的事工是圍繞著讓我們自己的講道、異象、見解和權威等方面得到提升,而沒有營造一個彼此互相帶領的良性環境,也不允許別人在群體中出於愛的目的提出異議,那麼我們就要問問自己究竟爲什麼會這樣。

或許我們將所有對我們異象和做法的質疑等同於對我們個人身份地位的挑釁了,把我們的身份和所做的事工相混淆是很危險的。

5.我們的屬靈脾性隨著事工的成敗而起起落落。

教會人數的變化,不順服和傷害人的會眾,以及事工其他方面的變數太多,都會使我們嚴重懷疑神的愛,對祂的呼召大惑不解。

朋友們啊,主耶穌愛我們。祂也愛祂的新娘(祂的教會),祂不允許我們把祂的教會當作自我實現的工具。因此,祂會阻擾我們,這樣祂——教會的元首——才能得祂當得的榮耀。我們可能要在教會的植堂失敗後才會明白,或者更可怕的是,在教會植堂成功而自己依然感到空虛不滿足時,才體會到這些真理。

無論植堂成功與否,祂會確保祂的教會是屬乎祂自己的,祂會阻攔你基於自己的存在感、價值、尊嚴和目的來行事,你一切的基礎要建立在神身上。

所以,我要讓我的母親問你同樣的問題:「這是你尋求自我的某種嘗試嗎?」

請不要讓你的教會植堂是出於自我尋求的目的。你要在爲你捨命的救主的奇妙和偉大中認清自己的存在意義。這樣,在你植堂的時候,才可以毫無負擔,心無旁騖,不會總想著去尋求自我。


譯:方靖華;校:江南慧。原文刊載於福音聯盟英文網站:Ministry Is Not a Place to 『Find Yourself』

Ross Lester(羅斯·萊斯特)是一名校園事工牧師,也是得克薩斯州奧斯汀市(Austin, Texas)奧斯汀柱石社區教會(The Austin Stone Community Church)的長老。他之前擔任布萊斯頓聖經教會(Bryanston Bible Church)的帶領牧師和「使徒行傳29植堂網絡」在南非的負責人(Acts 29 Southern Africa)。他是「使徒行傳29植堂網絡新興地區」(Acts 29 Emerging Regions)的領導團隊成員之一。羅斯的妻子名叫蘇(Sue),他們有兩個孩子。
標籤
教牧事工
使徒行傳29植堂網絡
門徒
耶穌基督
教會植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