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產可能會讓我們難以區分悲傷與罪
2020-10-23
| Jamie Carlson

從我還是一個小女孩的時候起直到現在,《我心靈得安寧》一直是我最喜歡的詩歌之一。我還記得第一次聽到詩歌作者史百福(Horatio Spafford)處在約伯般信仰危機中時超凡信心的故事,當時他在一次危機中不但失去了財富,也失去了家庭。這故事讓我認識了一位在哭泣中服事我們、在混亂中賜下安慰的神。我很喜歡這首詩歌,但其中有一段歌詞讓我剛到困惑,這困惑一直延續到我成年之後:

回想我眾罪,全釘在十架上,
每念此,衷心極歡暢,
主擔我重擔,何奇妙大恩情,
讚美主!我心靈得安寧。

我喜歡這首歌,但不知道爲什麼這段關於罪的歌詞會出現在一首關於痛苦和損失的歌曲中間。

罪與悲傷

在我流產後,我突然意識到這一點:憂傷和罪往往互相關聯。也許流產恢復過程中最令人困惑和最持續的部分是與罪的試探爭戰,並除去那些因痛苦而暴露出來的的毒根。受傷、損失必然帶來悲痛,但悲痛這一強烈的情緒使我很難把試探、罪與悲痛區分開來,以至於我在屬靈上癱瘓了——我無法朝著靈魂得愈的方向前進。

流產後,在社交網絡上看到的「懷孕喜訊」幾乎讓我喘不過氣來。罪和撒但準確地擊中了我的弱點。每一次看到有人宣佈懷孕、每一次在Target結帳時看到懷孕的朋友或帶著新生兒的「完美陌生人」,每一次在Facebook上看到有人貼B超照片,我都會同時感受到三種反應:爲他們的幸福而感到真正的喜悅,爲我的損失而感到真正的悲傷,以及以多種形式表現的誘惑試探。我需要不斷地與那些試探爭戰——這讓我很疲憊。大多數時候,還是呆在家裡躲避人比較容易。

但流產迫使我面對的一個現實是,總會有和我們寶寶一樣大的孩子、我身邊總會有懷孕的人。一旦我讓試探進入道我的腦海中,罪就不會自己消失。

墮入深淵

幾週過去了,我的掙扎雖然很微妙,但隨著我越來越累,掙扎也越來越嚴重。自私的、有時是卑鄙的想法擠滿了我的腦海,我迷失在罪和悲傷的泥潭中,無法區分這兩者。我的心受了傷、感到憤怒,也變得剛硬。我不那麼渴望公義,我的靈修生活和集中注意力的能力都衰退了。我不知道該怎麼辦,我所能做的就是禱告說「主啊,幫幫我」,並努力相信詩篇34:17所說的:「義人呼求,耶和華聽見了,便救他們脫離一切患難。」 

在心底深處,我覺得自己就像第100隻羊:失落、疲憊、孤獨。

但「耶和華靠近傷心的人,拯救靈性痛悔的人。」那位牧人正在走近我。

三個主要掙扎

與未知的敵人作戰是很艱難的,但藉著禱告和彼此相交,主溫柔地把我的罪和試探從我的悲痛中區分出來,使我注意到三個主要的掙扎。我把它們列在下面,好作爲一個救生筏,給任何一個與我一樣心靈受苦的罪人——你可能需要聽聽我的獨白。

第一,我的應激反應之一是盡量輕看別人的喜樂。當我屈服於這一試探時,我會故意不進入我那些懷孕朋友的喜樂中。我試著讓他們的喜樂在我自己的心中顯得微不足道、不值得高興,以此來減少我的損失。這在一定程度上是自我防衛。即使如此,在我悲痛時把他人獲得新生命的祝福和價值降到最低,不與那些喜樂的人一同喜樂,這仍然是罪。

第二,另一個經常出現的反應是惱怒和憤怒。每一次看到朋友們的慶祝或「宣佈」、看到每一張Facebook上另一個新生兒的照片或B超,或者聽到每一個「意外」消息,我的惱怒就會上升。我的內心會催促我告訴人們,沒人能保證你們的孩子會健康地生下來。當然,我從來沒有真正開過口,但我還是屈服於內心的憤怒和苦悶,這是不義的怒氣。

第三,我還感到一種卑劣的嫉妒。我很慚愧地承認這一點。想要孩子甚至不是我嫉妒的重點,我嫉妒的是其他準父母懷孕時得到的喜悅和關注。屈服於誘惑並不意味著我嫉妒他們健康的寶寶,我只是想讓我的悲傷蓋過他們的喜悅。哦,這是罪孽深重的心靈發出的惡臭。

超大的恩典

從根本上說,這些試探是悲傷帶來的自私反應,當我不相信神的主權和良善時,這些自私反應就會紛紛湧現。我應該教導自己,神「未嘗留下一樣好處不給那些行動正直的人」(詩84:11),我應該相信在神無限的智慧中,現在經歷的是爲我們(和我們的寶寶)永恆利益而制定的最佳計劃,也爲他帶來最大的榮耀。沒有什麼是未完成的,沒有什麼是在他的旨意之外的。記住這些並不容易,我流產後的那段時間是我深深的悲痛和內在的罪豐富湧現的時期。但祂恩典更多,在我絕望無助的時候,我每天都得到力量爲結出聖靈的果子而奮鬥。

如果你也有類似的情況,我想鼓勵你:即便在最黑暗的夜晚,神豐富供應的與罪爭戰之恩仍然甘甜足夠。雖然當時我很難接受這句話,但以弗所書2:4-7所說的是真的:

然而,神既有豐富的憐憫,因他愛我們的大愛,當我們死在過犯中的時候,便叫我們與基督一同活過來。你們得救是本乎恩。他又叫我們與基督耶穌一同復活,一同坐在天上,要將他極豐富的恩典,就是他在基督耶穌裡向我們所施的恩慈,顯明給後來的世代看。

如果你在基督裡,那麼你的罪——即便是苦難帶來的——也不會決定你的人生。你現在就可以告訴自己,你將來也可以繼續告訴自己:「我的罪,不是部分而是全部,已經被釘在十字架上,我不再背負它了。讚美主,我的靈啊,你要讚美主!」


譯:DeepL;校:JFX。原文刊載於福音聯盟英文網站:Miscarriage and the Confusion of Sinful Grief

Jamie Carlson(傑米·卡爾森)碩士研究天主教神學,她的博客文章常常是關乎死亡和基督教信仰的。她是明尼阿波利斯伯利恆浸信會的一位成員。
標籤
苦難
試探
爭戰
流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