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仰与工作
一間貸款公司如何愛鄰舍?
2022-06-16
—— Sarah Eekhoff Zylstra

如果2000年初你在NFL(美國國家橄欖球聯盟)的更衣室裡閒逛,你滿耳會聽到可疑的財務建議。

「每個人都在說,『買房肯定不會錯!』」凱西·克勞福德(Casey Crawford)回憶說,他曾是卡羅萊納黑豹隊(Carolina Panthers)的替補邊鋒,後來又在坦帕灣海盜隊(Tampa Bay Buccaneers)任職。「有一天晚上,我熬夜買了房,都不用付首付。」

他自嘲道,現在回顧當時的決定相當諷刺:「這怎麼可能出問題呢?」

剛開始,這的確不可能出問題。克勞福德開始在休賽期炒房,然後決定在橄欖球賽季結束後全職投資房地產。他賣掉了自己在兩個主要投資項目中的股份,雖然獲得了一點利潤,但他對此並不滿意。(「我很確定我被利用了,被擠出了這些項目。」)

事實證明,這筆糟糕的交易對他的銀行帳戶來說是好事。2007年,房地產泡沫開始破裂。(「如果我沒有果斷抽身,我肯定會破產。」)次貸危機爆發,大量貸款人開始申請破產,每個人都爭先恐後地退出房地產。

除了克勞福德。

「我認爲神在帶領我成立一家抵押貸款公司,」他在2008年告訴他的密友、教會植堂者斯蒂芬·菲蘭(Stephen Phelan)。「你能和我一起禁食並爲此禱告嗎?」

「弟兄,我認爲這件事不值得禱告,」菲蘭告訴他。「我只知道這是個壞主意。……打開電視——有個頻道叫CNN,你必須看看。」

但克勞福德想得很清楚。他在危機中看到了更多的機會,而不僅僅是低價買入。

克勞福德這樣告訴福音聯盟:「我越來越覺得這是神呼召我要做的事情——成立一間榮耀基督的公司,利潤是爲了看到基督的國度——而不是我的國度——得到拓展。」

克勞福德找到了一個合夥人——一個名叫託比·哈里斯(Toby Harris)的基督徒房地產老手,以及兩名僱員。然後他們四個人制定了一個巨大的、不可能實現的目標。

克勞福德說:「我們的經濟之所以下滑,是因爲我們沒有愛人如己。我們想改變人們對美國式借貸的看法。」

但「在公司只有四個人的情況下,這樣的目標似乎很荒謬,」克勞福德說。

現在看來並不荒謬。

十年之後,他所建立的「移動房貸」公司(Movement Mortgage)已經發展到了4000多名員工,2017年完成了128億美元的貸款,帶來了6億美元的收入。

而他們是用一種不同的模式做到這一點的。「移動房貸」愛客戶,在他們開始購物之前就預先批准額度,這樣他們就知道自己能花多少錢,在七個工作日內完成大部分貸款申請,並爲首次購房者提供首付補助。它也愛員工,鼓勵他們償還債務和存錢,提供使用健身房的機會並舉行健身挑戰,舉辦查經和崇拜之夜,以及提供接觸牧師和輔導員的機會。

它也熱愛更大的社區,爲當地慈善機構提供共享空間以鼓勵合作,爲夏洛特市受教育不足的兒童開設特別學校,並在烏干達創造農業就業機會。

「塑造美德、創造財富、創造就業機會和建設經濟,這些目標在『移動房貸』公司經營中表現得非常明顯,這很鼓勵我們,」 「蓬勃發展」(Made to Flourish)機構總幹事和福音聯盟理事會成員湯姆·尼爾森說。該公司的做法「展現了福音如何深刻地塑造工作、創業和經濟生活」。

夏洛特派克教會(The Park Church)主任牧師克勞德·亞歷山大主教(Bishop Claude Alexander)說:「從很多方面而言,他們並沒有大張旗鼓地宣傳自己。他們做那些事情不是爲了讓人知道他們的名聲,而是想要去做而已。凱西之所以做這些事情,因爲他相信神呼召他去做這些。」

他這樣說很容易理解,因爲在2008年幾乎所有人都認爲在美國開抵押貸款公司是個糟糕的想法。

最壞的時代

克勞福德說,「十年之後再回顧過去,很容易發現這是一個偉大的時代去開始提供抵押貸款。如果要等好時機,你永遠等不到。」 

事實上,公司開始的時候,的確令人感覺是這個行業最糟糕的時候。

當2007年和2008年向信用記錄差的人提供的貸款開始無法收回時,幾乎所有的大型貸款人都爭先恐後地避免破產(不是每間都成功了)。標準普爾和穆迪都降低了支持次貸的債券評級;取消贖回權的急劇增加和新房過剩開始推動房價下跌;股票市場隨之暴跌。

聯邦政府急於恢復對經濟下滑的抑制,投入了7000億美元來救助銀行。它還通過了《多德-弗蘭克華爾街改革和消費者保護法》(Dodd-Frank Wall Street Reform and Consumer Protection Act),要求聯邦機構制定243項新規則,進行67項一次性研究或報告,並要求金融機構或顧問提供22項新的定期報告。

銀行和抵押貸款公司搖搖欲墜,爭先恐後地糾正自己的錯誤,執行多德-弗蘭克法案的規定,並與正在下滑的房地產行業保持距離。

就在這個時候,克勞福德在谷歌上輸入了「如何創辦一家抵押貸款公司」。

這樣做很有效,他找到了他需要的信息和關係。但谷歌不能幫助他發明一個新的模式。克勞福德和哈里斯不得不自己想辦法解決這個問題。

愛你的鄰舍

克勞福德和哈里斯從馬太福音第22章中愛神和愛人的原則開始。

克勞福德說:「大誡命它總結了所有的經文。作爲耶穌的追隨者,我認爲將我們的公司建立在祂所說過最重要的基礎上是個好主意。」

這兩個人都想到了家庭買房的問題。

克勞福德說:「房屋所有權是財務安全和家庭合一的第一指標。反之,離婚的頭號原因是經濟壓力,而大多數家庭的頭號債務是他們的房貸。」

他們想到了抵押貸款的過程。

克勞福德說:「如果我妹妹要買房,我會告訴她先把她所有的財務信息整理好,在她決定購買之前先看看自己能負擔多少。因此,這就是『移動房貸』所做的——免費地爲每個人整理財務信息。去年他們這樣服務了四萬多個最終沒有使用『移動房貸』或壓根沒買房的人。」

但是,即使這會帶來更多的工作量,克勞福德和哈里斯也不希望這樣的服務花費太多時間。克勞福德推斷,已經決定買房的人通常擔心的是價格談判和誰來支付哪些維修費用,他們不太會擔心自己無法及時拿出錢。

他說:「我們想出了一個六小時做決定、七天最終批准的程序,這樣我們就能夠在幾天內幫助你做決定,然後幾個禮拜可以放鬆地專注在其他問題上。」

該公司也是最早提供在線貸款申請的公司之一,以使客戶流程更加容易(75%的客戶使用在線申請)。瞭解到首次購房者往往因爲首付不夠而受阻,去年「移動房貸」測試了一項援助計劃,現在與地方和州住房組織合作,幫助人們獲得補助。

但是,消費者只是「移動房貸」的鄰舍之一,克勞福德和哈里斯希望在公司內部也能像愛外部客戶一樣去彼此相愛。

首席企牧

克勞福德無視菲蘭的建議,創辦了「移動房貸」,他要求菲蘭能夠繼續督責他保持公司對上帝的敬拜。(克勞福德說:「這就像要求一個海豹突擊隊員做你的泳伴一樣。」)

現在菲蘭在大廳裡做這件事:去年,他作爲首席企牧(Chief Pastoral Staff)加入了「移動房貸」。

 「這裡在很多方面都有國度的味道。」菲蘭說。它看起來也像個教堂。牆上有聖經經文,還有企業的文化價值觀: 

  • 優先事項:上帝、家庭、社區、商業。
  • 忠心:靠著上帝的恩典,爲了祂的榮耀。
  • 愛是一個動詞
  • 僕人式帶領:給予者的收穫
  • 優秀:在任何時候任何事情上都是如此
  • 夥伴+隊友:投資於持久的關係
  • 影響:做出令人難忘的改變
  • 利潤很重要

這些價值觀顯然來自基督教信仰,但「移動房貸」的4,000名員工中有一半以上不是基督徒。

「這就像第一世紀的基督徒畫出來的前半條魚,」克勞福德說。「如果你是一個基督徒,你來到公司的時候毫無疑問會認出這是一個基督徒公司。如果你不是基督徒,你會欣賞我們在活出馬太福音22章的愛鄰如己。」

「移動房貸」建立了領袖學院,以提升員工的專業能力。辦公樓裡有健身房,員工會得到一個免費的計步器。2016年,「債務挑戰」活動幫助員工償還了280萬美元的債務(主要是信用卡和學生貸款),並爲緊急情況節省了140萬美元。2017年,「401(k)挑戰」鼓勵近70%的員工(高於25%)將其收入的至少6%投資於401(k),公司對其進行了1:1的匹配。

它還匹配員工對「愛心工程」(LoveWorks)的捐款,這是一個爲處於危機中的員工提供的基金,以使徒行傳第二章爲藍圖。克勞福德把它比作教會的慈惠基金——先攢錢,然後在有需要的時候分配出去。(幾乎70%的員工每月都會捐款;自2013年以來,「愛心工程」已向有需要的員工提供了250萬美元的幫助。)

但是,雖然非基督徒員工也很樂意加入到幫助償還債務或更多鍛鍊身體的行列中來,但鼓勵健康的屬靈生活則更爲棘手。

搞清楚這一點是菲蘭的工作。到目前爲止,「移動房貸」有週間查經,每季度舉行一次敬拜之夜,從美國企牧協會(Corporate Chaplains of America)那裡聘請了15名牧師,並正在發起小型門徒小組。

克勞福德希望把員工當作按照上帝形像而被造的人來愛。但他也在創造「自然的切入點,以便人們可以問,『我們爲什麼要這樣做?』」

自然的切入點

克勞福德和哈里斯都爲他們的收入設定了上限,確信上帝希望他們建立基督的國度,而不是他們自己的王國。

但這意味著他們需要用沒有分配給他們的那部分收入做些什麼。因此在2012年,他們成立了「移動房貸」基金會,並使其成爲公司的大股東(53%)。

該基金會每個月向員工提議的慈善機構提供1萬美元的資金。它每年幫助資助半打的企業服務旅行(《機智的好撒瑪利亞人》是該機構的最愛)。它爲八個非營利組織支付了夏洛特市一棟工業建築的翻新費用,將一個破舊的帶狀購物中心變成了經濟貧困地區的特別學校,並正在烏干達建立一個工作農場。在過去的五年裡,「移動房貸」基金會已經捐出了超過3700萬美元。

亞歷山大說:「當你能夠爲那些通常在孤軍奮戰的機構和組織搭臺,使其協同合作,這將改變城市的面貌和感覺。」他與克勞福德合作,將「運動日」(名字相近,但與「移動房貸」無關)——一個將事工和市場領導人聚集在一起尋求城市益處的組織帶到了夏洛特。「當你用雙腳跳入教育,爲家庭提供另一種選擇時,這有助於影響這個城市。」

「有這麼多不同的方式,我們在不斷地尋求將我們的身份定位在基督的榮耀上,」菲蘭說。

但這可能會令人頭暈目眩——特別是當增長來得如此之快時。

挑戰

在10年內,「移動房貸」的員工數量從4名發展到約4,000人。在過去的五年中,它一直是全國增長最快的抵押貸款公司之一。

2017年,這種瘋狂的增長速度放緩了——還好,首席投資官布雷特·麥克多納(Brett McDonough)說:「去年我們增長了約10%。在此之前,我們更習慣於70%或更多的增長。但增長肯定是一把雙刃劍。」

他說:「增長太快,你就沒有時間做出戰略性的決定——每個人都忙於撲滅『任何燃燒得最旺的火』。」

最大的挑戰之一是保持文化。

他說:「我經常聽到的是,『移動房貸』現在給人的感覺更像個企業了。你必須投入精力在結構和系統上才能成長。」

克勞福德把它比喻成《使徒行傳》中的教會——自然發生的事情最終被正式化。他說:「它隨著時間的推移而演變。而且它並不完美。我今天可以看看,並找到10種我們沒有(很好地保持文化)的方式。」

但這些事仍然值得做。「很酷的事情是,一旦你把正式的結構和流程落實到位,公司就開始增長了。」

信仰與工作的融合

「移動房貸」的事工是如此全面,你可能會懷疑它是否爲地方教會留下了任何空間。

「我們根本不認爲自己是教會的替代品或競爭者,」企業溝通主管亞當·奧丹尼爾(Adam O』Daniel)說。「我們是一個營利性企業,而不是一個事工。我們盡力在世俗市場上以榮耀上帝的方式運作、以愛待人,用收益來愛那些被邊緣化的人。」

「移動房貸」正在努力把星期天帶到星期一,對信徒和非信徒來說都是如此。

「我最喜歡的工作是看到人們意識到生命,說:『我從未想過我可以成爲這樣一個社區的一部分,』」克勞福德說。「我有幸成爲一個社區的一部分,這個社區的人們正在努力弄清楚彼此相愛和愛耶穌的意義。」

一些基督徒企業領導人「在工作之外是非常虔誠的人,但當他們踏入市場時,他們覺得他們必須把他們的信仰放在一邊,」麥克多納說。

但「移動房貸」並不鼓勵人這樣做。

「我們當然可以渴望事業的成功——只要我們先從正確的地方開始,我們就可以安然接受,」他說。「這是一個相當奇妙的地方——工作和信仰的匯合。」


譯:DeepL;校:JFX。原文刊載於福音聯盟英文網站:How a Mortgage Company Is Loving Its Neighbors.

Sarah Eekhoff Zylstra(沙拉·茨爾察)是福音聯盟的資深作家,於西北大學獲得新聞學碩士學位。
標籤
企業
房貸
市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