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被忽視的宣教工場
2019-08-27
| Dean Inserra

我覺得自己像是一個叛徒。畢業離開神學院、開始進入教牧服事的時候,我選擇了最容易走的路——回到在佛羅裡達州北部的家鄉牧會。而我認爲我在神學院的鄰居才算是真正的宣教士:他決定去加利福尼亞州北部植堂。我有一種「宣教使命上的不安感」,就像基督徒在計劃春假旅行到某個度假勝地後卻發覺朋友即將出外宣教。就服事和牧會而言,我受到了一切良好的教育和關乎福音迫切性的知識……卻選擇了成爲一個」聖經地帶」(Bible Belt,暨美國基督教文化佔主流的南部地區——譯註)的牧者?

我試著通過讓鄰居知道我多麼敬佩他的勇氣來讓自己感覺好過一些。我說了好些含有貶低和嘲諷自己的笑話,然而,他很快就打斷了我這種可憐的說話方式。 「我要去的地方,」他說:「人們都知道自己不是基督徒。我的起點很清晰:向不信的、世俗的、持某種人文精神的人傳講福音。但是你要去的地方,每個人都以爲自己是基督徒。情況就像你必須先讓人們感到自己是失喪的,他們才能明白自己需要救恩。」

這正是我需要聽到的,他說得很對。

「掛名基督徒」的宣教工場

我的這位神學院鄰居所形容的,正是我居住過的、最大的宣教工場。它被稱爲「文化基督教」或者「掛名的基督教」。當你問在這個文化下的人們是否是基督徒時,他們會迅速地回答說「是」。但如果你進一步問他們任何有關信仰的問題,你很快就會發現,你聽到的不是屬乎耶穌基督的福音。事實上,如果你問一個掛名基督徒爲什麼他是一個基督徒時,他給的答案可能和耶穌基督沒什麼關係。對這個文化下的許多人來說,如何和上帝保持良好關係,是和傳統、人生大事及其慶祝儀式,或者一般道德體系有關。耶穌只是恰巧成爲他們一個很好的吉祥物罷了。

這種文化需要引起我們的關注,因爲它並不是美國南方獨有的。人口普查、民意測驗或調查(我認爲這些方法都不管用),都不可能告訴我們全美國最主要的宗教信仰究竟是什麼。現今美國最主流的宗教信仰其實是一種寬泛的神論,這種宗教信仰是將聖經概念與對人類本性良善的盼望混合在一起,同時又相信人類可以保持個人在決策和生活方式上的自主權。在這個宗教裡,善良的人死後會去「更好的地方」 ,這資格不需依靠耶穌基督的死亡和復活。而且持這種信念的人,依舊被歸類爲「基督徒」。

成千上萬的人因此在福音工作中被忽略了,只因爲他們早已坐在教會長椅之上,但其實他們的生命沒絲毫得救的跡象。先不要下結論說這種情況是教會在傳福音時溝通不足所造成的——無論是因爲害怕說出真話,還是人們普遍誤解了聖經內容,福音的需要還是在那裡,而且是緊急的。很多人輕易地得出這一結論:文化基督徒需要更加認真地對待信仰,因此他們的問題,可以被看爲是加強門訓的問題。  

但我不相信事情就這麼簡單。

傳福音在門訓之先

我相信文化基督徒在接受「加強版」門訓之前,先要聽到福音,因爲是他們可能根本還沒有重生得救。在我的新書《未曾得救的基督徒:對文化基督徒傳福音》(The Unsaved Christian: Reaching Cultural Christianity with the Gospel)中,我希望能幫助教會識別和牧養掛名基督徒,因爲我相信他們爲數眾多,並且經常被誤認作軟弱或不成熟的基督徒。正當人們對救贖有著種種誤解時,耶穌在沙上劃了一條線,並宣稱自己才是通往上帝的唯一途徑。如果一個人對「爲什麼你是一個基督徒?」的答案,是憑藉耶穌基督福音以外的東西,這個人很有可能根本就不認識耶穌基督。宗教成就和教會歸屬感都不能讓人得救。 

在馬太福音7:21-23中,耶穌對一世紀的文化性基督徒這樣說:

凡稱呼我主阿、主阿的人,不能都進天國。惟獨遵行我天父旨意的人,才能進去。當那日必有許多人對我說, 「主阿、主阿,我們不是奉你的名傳道、奉你的名趕鬼、奉你的名行許多異能麼?」 我就明明的告訴他們說,我從來不認識你們,你們這些作惡的人,離開我去吧。」 

這些人最需要的,不是信仰上的成長,他們需要的,是因信靠耶穌基督而得救。

環顧現今的社區文化,人們把信心繫在宗教傳統,良好道德或教派儀式上(例如幼兒時就邀請耶穌進入心中或是進行認信)。這些人可能很熟悉教會,精通聖經術語,並且在被問及個人信仰時動機良好。然而,我擔心如果他們今天站在耶穌面前,這位主會宣稱:「我從來不認識你。離開我去吧。」

如果我們的使命是向萬民傳講福音,就必須確保也把這福音傳給已經坐在教會長凳上的那一群人。未得救的「基督徒」需要耶穌。我們必須瞭解他們所信的,並瞭解掛名信仰會出現的各個生活層面和文化領域。我們還必須意識到,接觸他們時,就和接觸其他極需要福音的無神論者、不可知論者或世俗主義者一樣,必然會遇到障礙。

唯一改正的方法

我對這個使命充滿熱忱,是因爲我正是從文化基督教中被拯救出來的。在我未聞福音以先,已經謝飯祈禱,每個星期天,都會去我最喜歡的宗派聚會,並且可以告訴你,耶穌出生在伯利恆。我知道許多聖經故事,但從來沒有人告訴我,我是一個需要基督饒恕並與神和好的罪人。當我終於聽到福音時,我無法理解我如何能一生置身教會裡,卻從未聽聞過這真理。我是一個未曾得救的「基督徒」 ,而且從不自知。 

要把好消息帶給我們社區中未得救的「基督徒」, 必須先了解這一問題的迫切性、他們的信仰與聖經真理之間的差異,以及如何能積極介入。我寫這書爲給教會的佈道者們作爲工具,因爲我希望看到像我這樣的人,能因信靠而從文化基督徒轉化爲真正的基督徒。在任何情況下,福音都是唯一改正的方法。那麼,就由此起,讓我們一起深入地把福音帶給那些自認爲沒有了它,也沒大問題的人。


譯:Casper;校對:JFX。原文刊載於福音聯盟英文網站:The Most Overlooked Mission Field in America

Dean Inserra(迪恩·因塞拉)是佛羅裡達州塔拉哈西(Tallahassee, Florida)城市教會(City Church)的主任牧師。 
標籤
福音
宣教
傳福音
事工
掛名的基督徒
失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