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与时事
牧師與政治
2018-11-09
—— Kevin DeYoung

前幾天我寫了一篇文章:《在兩極化的世界裡發表政治觀點時常見的七種錯誤》,現在我想再具體一點,特別對牧師們說點什麼。

我想你可以把我形容成那種「熱衷政治」的人。我在網上讀了很多政治評論的文章,我也訂閱政治性主題的雜誌和期刊,我大學學的是政治科學,還和教授們一起編了本關於美國政府的教科書。我想我關注我們州、我們國家的政治熱點比很多牧師要多。儘管如此,我仍然想說:牧師們要小心,不要被捲進美國政治(或者英國政治、加拿大政治等等)的漩渦中去。

注意這句話裡我說了「牧師們」和「要小心」。這句話並不是一個絕對的命令,也不是禁止一切對政治的參與,而是特別給到牧師們的提醒。如果你經常閱讀我寫的文章,我想你明白我過去評論過政治。我並不是說牧師們不得關心政治,好像教會應當在這個日漸敗壞和不公義的世界裡撣去肩上的灰塵、關上大門遠避塵世一樣。我說的是牧師應當堅定地將事工的優先級放在講道、禱告和牧養所交託給我們的羊群上。

再一次地,我要澄清這一點:我並不反對基督徒參與政治。事實上我們需要更多地參與政治,而不是更少。我也不是反對牧師裝備他們的會眾能夠給世界帶來改變。我甚至也不是說牧師不應該對某個政治議題、某個案例或法令發表觀點。那我顧慮的是什麼呢?

我擔憂的是,一個牧師上網的時候他的時間都花在評論過去24小時發生的政治事件上。一個牧師怎麼會有時間關注所有最近的微博、川普政府的每個行政決定呢?更不用說還要立即發表評論了。

我擔憂的是,一些牧師將聖經價值觀很快地與政府政策對應起來。是的,我們有很多理由可以反對川普的總統令,但是聖經所說的愛寄居者的命令並不直接等同於我們應當讓多少難民或移民進入美國,聖經也沒有告訴我們應當允許來自哪裡的移民。

我擔憂的是,一些牧師過多地把他們的觀點建立在很多優秀的基督徒可能並不同意的根基之上。就川普提名的高級法院大法官而言,我們有很多理由可以爲之歡呼,但聖經並沒有說基督徒一定要在美國憲法的解釋上採取原旨主義。(新任聯邦法院大法官戈薩奇系憲法原旨主義者,即主張按照憲法制定者初衷解釋憲法。——譯註)

我擔憂的是,一些牧師在需要智慧考量的政治議題上離間他們的會眾。我會在講道中反對墮胎、講到婚姻的神聖性和反對種族主義,因爲聖經直接講到了子宮中生命的價值、講到了婚姻的定義,也講到了種族主義是罪。我也可能通過分解當下的矛盾來幫助人們建設性地和認真地思考政治議題。但是我絕不會把聖經沒有說成是罪的說成是罪。我們的長老們會懲誡一個主張墮胎的教會成員、一個違背聖經的婚姻,或者一個種族主義者。但是我們不會因爲在某個政治議題上,根據實證或某個方法學得出一個沒有被聖經證實是對的或是錯的結論而懲誡一個成員。

我擔憂的是,一些牧師在一些需要某些專業能力的議題上激烈地發表輕率的看法。我們應當成爲聖經的專家,成爲關懷靈魂的專家。除此之外,有些牧師可能特別地深思熟慮和善於閱讀,但是我們應當在我們不熟悉的領域上少說話。

我擔憂的是,一些牧師以相當高的頻率並且永無休止地對政治發表觀點。你可能會說,「我每天只在微博和臉書上花30分鐘,其他時間我都在開會、探訪和預備講章。」可能的確如此,但是對於那些上網的人來說,好像你生活的原則不是圍繞著耶穌基督的福音、解經釋經或者親愛聖徒,而是圍繞著激動的政治權威,或者文化評論家在轉的。

親愛的牧師弟兄們,我沒法告訴你在政治議題上花多少時間才算不多,沒有這樣的公式。但是我知道我要保護自己的心,以避免濫用時間或陷入激動的情緒。我們必須小心,不要給人這樣的期望:「你總能在我這裡找到對某個公共事件的評論。」我們是那位昔在、今在和永在君王的信使,而不是熱點事件的首席評論家。當我們在新聞媒體永不停息、總在旋轉的新聞上衝浪的時候,我們並沒有在幫助我們的會眾和人的靈魂。

我不知道我是不是在對合適的人說這番話,但我首先是說給自己聽的。放下智能手機、關上瀏覽器,嘗試不要通過發微博來改變世界。讓我們確保我們瞭解自己的聖經、瞭解自己的會眾千倍於瞭解川普政府的新政策。同時,也不要害怕在這個充滿政治噪音的世界裡,自己的社交媒體帳號啥也沒說。互聯網給了我們一個麥克風,並不等於你非得說點啥。


譯:謝昉;校:胡天津

Kevin DeYoung(凱文·德揚)萊斯特大學博士,北卡羅來納州馬修斯基督聖約教會的主任牧師,福音聯盟的董事會主席,改革宗神學院夏洛特校區的系統神學助理教授。凱文和他的妻子特麗莎有九個孩子。
標籤
牧師
政治
網絡
社交媒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