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是否應該用屏幕時間獎勵孩子?
2020-05-04
| Justin Whitmel Earley

編注:福音聯盟「荊棘與蒺藜」專欄旨在信仰,工作和經濟領域給出基於聖經的智慧忠告。


問題

用屏幕時間獎勵孩子做作業是否是一種正確的方法?我的孩子現在 10 歲,我們嚴格限制他接觸科技。但有一天,我用了給他 15 分鐘屏幕時間的方法激勵他寫作業。這種方法讓我感覺就像是收到了上帝的禮物,因爲他很快和很認真的完作他的作業(我檢查過,是認真的),而且沒有抱怨。不過我還不明白幾個問題:(1)這樣爲「工作」得「報酬」是合理的嗎?這種方式是神賜給我們的嗎?——畢竟它運作得很好!(2)還是說我培養了錯誤的慾望,獎賞了他應有的努力,其實他應該心甘情願地做他該做的事。請指點我!

思考

我(賈斯汀)10 歲的時候,我爸爸說只要我不看電視一年,他便給我 500 美元。對於我這個年齡的孩子來說,那簡直是一筆鉅款。所以我做到了。事實上,這也給我的生命帶來了改變——但不是因爲錢的緣故。(事實上,我爸爸後來告訴我這筆錢是以用我的名義投資購買玫瑰百貨公司的股票給到我的。你聽說過一家叫玫瑰的百貨公司嗎?可以想像——我最後什麼都沒有得到)

這給我的生命帶來了改變,因爲自此我看待電視的態度完全改變了。一方面,我那連續五個小時看尼克兒童頻道的癮頭被中斷了。但更重要的是,改變這一習慣爲我開闢了愛上新事物的空間,這些新事物包括和我的兄弟們在外面享受生活、在院子裡玩棒球比賽,或在小巷裡開發各種的自行車路徑。

就像你的問題一樣,我的故事一部分是關注屏幕時間帶來的益處,但也有一部分會講到紀律該如何運作。讓我們(賈斯汀和勞倫)分享我們學到的一些功課,以及我們如何與我們四個孩子一起處理紀律和屏幕時間。

紀律爲我們所愛的東西重新排序

當我們提到「紀律」這個詞的時候——無論我們談論的是個人屬靈操練還是教導孩童——我們經常有一個極大的誤解,這種誤解常常以下面這句話表達出來:神關注的是我們的心,如果我做任何東西若都不是出於正確的動機,那麼操練就成了空洞的法律主義。

是的,神的確關注我們的動機(太15:8),但在講到操練和紀律的時候,這種解釋就有點問題。這種觀點並沒有認識到恩典可以通過我們的順從改變我們的心,即便我們開始的動機是錯誤的。

在《羅馬書》第6章中,保羅用主人的比喻去詮譯恩典如何運作:「但現今你們既從罪裡得了釋放,作了神的奴僕,就有成聖的果子,那結局就是永生!」(羅6:22)。

他說我們總是受轄制,但恩典給我們自由、讓我們可以選擇上好的主人,成爲順服神的奴僕實際上是生命中最自由的路徑!在這當中,神的愛最美妙的果子就是促使我們悔改(羅馬書2:4),而且,順服能夠爲我們所愛的東西重新排序。這是一個從信心到行爲的健康結果,我們稱之爲成聖(sanctification)。

我們在日常生活中都能看到這種模式。例如,愛神和愛鄰舍的方式不是等待我們具備正確的動機,而是要操練自己閱讀聖經、祈禱、敬拜和服事你的鄰舍,其間我們相信神會使用這種操練來改變你對神和鄰居的感覺。

我們的孩子也需要這種模式。父母的主要工作不是管理他們的行爲和結果,而是訓練孩子的心來愛正確的對象——首先是愛耶穌自己。

那麼,你要怎樣訓練孩子們透過他們的作業來榮耀神呢?如果我們期待他們因爲喜歡它們才做,我們不僅會在他們(不可避免地)真的不喜歡時感到非常失望,我們也會錯過操練他們的心去正確地愛。學習如何爲神的榮耀寫作業(林前10:31),其中一部分就是學習先花時間去做作業。爲此,獎勵可以幫助訓練孩子們養成習慣,以陶治美德和塑造一個能夠爲神的榮耀而工作的人。如果你們想了解更多,大家不妨閱讀托馬斯・阿奎那(Thomas Aquinas)關於的習慣和美德的討論。或者,如果你想了解更實用的層面,賈斯汀在其關於習慣和靈性培養的著作《共同規則》(The Common Rule)中也努力提供了一些辦法。

重要的是,獎勵必須是恰當的(下面會有更多這方面的討論)、前後一致的(否則我們就是在變相地告訴他們掌權者的心血來潮最重要)、並在孩子成熟後逐漸放手,讓他們去負責自己的品格培養,但如果我們等待動機變好,那將錯過培養靈性的重要機會。

但……用屏幕時間當作獎勵真的好嗎?

不要害怕屏幕時間,但要無情地規劃它

現代科技如何改變我們,我們有很多還不知道,但我們知道一件事:如果我們不掌握屏幕,他們將掌握我們。

這並不意味著我們需要害怕屏幕,這是我們作爲在父母經常遇到的情緒,而這確實意味著我們應該有紀律地使用屏幕。當涉及到屏幕時,我們應該無情地爲我們自己和孩子實施紀律。

實施紀律的思考方式是這樣的:我們只有有限的時間(就像畫廊的一面牆,可以掛的畫是有限的),所以我們必須仔細挑選(只掛最好的藝術品才)。由於我們的孩子更多地是從我們樹立的榜樣學習,而非我們定下的溝通規則,父母必須有同樣的紀律才能教導他們的孩子。

我們知道屏幕以強大的方法使我們的注意力固定在某些事情上:大多數是無關痛癢的,而有些是極度危險的。但是也有許多故事形成了我們的想像力,讓我們渴望美、救贖和其他美德,我們應該挑選這一類的影片;同樣,也有許多遊戲帶領我們建立創造力或與人建立關係,而不是讓我們無意義地分心,我們應該挑選那些遊戲。

列出可以看的節目和電影

我們機構策劃了一個家庭電影列表,列出我們認爲值得孩子們關注的電影(如果你有興趣,我們將在未來幾個月內透過 www.thecommonrule.org 發佈這個列表資源)。通常情況下,這些都是全家人可以一起觀看的節目。 對於我們的家庭(有四個 8 歲以下的男孩)來說,歷久不衰的《皮克斯》(Pixar)電影、早期的《哈利・波特》(Harry Potter)電影和《動物兄弟》(Wild Kratts)電視節目,都是很好的起點。 對於那些還不能跟隨故事發展的小朋友來說,我們試圖列出那些以參與和角色爲主的電視電影(《芝麻街》(Sesame Street)、古老的《藍色斑點狗》(Blue's Clues),或《小老虎丹尼爾》(Daniel Tiger)),而拒絕通過不斷變化以保持注意力的節目(例如自動播放的隨機 YouTube 剪輯)。

列出可以玩的遊戲

對於 5 歲以下的男孩,我們喜歡那種適合他們發育或發展解決問題技能的平板遊戲,例如,我們喜歡應用商店裡 Toca Boca 或 Originator開發的遊戲。對於我們 7 歲的孩子,我們喜歡 Minecraft 和其他建設遊戲,以幫助他們拓展想像力。同樣,一個重要的規則是社群性。例如,每個星期天,當我們的大男孩在他們的祖父母家玩超級任天堂時,他們可以和他們的表兄弟一起玩多人遊戲,但他們不能自己玩單人遊戲。

實用提醒

總之,在用屏幕時間當作獎勵之前,作爲家長的要先自己做一些功課:

  • 要特意把屏幕的時間減少到一個大家都知道的範圍,相比之下,時數的多寡不如設定一個限制重要。
  • 提前計劃你什麼時候允許你的孩子面對著屏幕,而不是因爲你覺得對付他太痛苦就把iPad扔給他們。其實,這都曾經發生在我們身上!但神的恩典夠我們用,只是不要讓它成爲例行程序。請注意,爲了讓孩子看好節目,你可能需要付出幾塊錢,而不是只是下載免費遊戲(別擔心,付費買個app通常比你今天早上買的一杯咖啡還便宜)。
  • 即使孩子們拿到平板,那它也不應該是一個讓他們脫離群體的許可證。相反,要讓他們看一些好的故事或有趣的戲劇。抽出時間來列出那些引人入勝的、擴展想像力的遊戲和節目,這樣你就不會在最後一分鐘搞錯。
  • 最後,如果一個偉大的電視節目或遊戲是作爲沒有怨言地完作作業的鼓勵,那麼我們說,「做得好,良善和忠心的父母。」你正在訓練一個孩子有紀律,讓他知道什麼是良善和美麗的。


譯:何坤閱;校:JFX。原文刊載於福音聯盟英文網站:Is It OK to Pay My Child with Screen Time?

Justin Whitmel Earley(賈斯汀·惠特梅爾·厄利)是美國弗吉尼亞州里士滿的一名商業律師。他和妻子勞倫有四個兒子:惠特、亞設、庫爾特和謝普。他有一本關於習慣的書(The Common Rule: habits of Purpose for an Age of Distraction)將於2019年2月由InterVarsity Press出版。
標籤
父母
養育兒女
學習
科技
荊棘與蒺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