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談《權力的遊戲》
2019-05-17
| Kevin DeYoung

我不明白基督徒爲什麼會去看《權力的遊戲》Game of Thrones,以下簡稱權遊,譯註)這樣的連續劇。上面這句話是我兩週前說的(本文寫作兩週前,作者曾寫過一篇《我不明白基督徒爲什麼會去看權遊》,譯註)。在收到成千上萬來自博客與臉書的讀者評論後,現在我仍然保持這個觀點。

這是一個值得重視的話題——我不是指這部美劇本身,而是指一個更要緊的大原則——因此我寫了現在這篇文章,希望能有所幫助。我會先告訴你一些獲得點讚最多的、懟我前文的評論,並在最後給出一個總結。

評論一:「你壓根都沒看過這部劇!」沒錯,但沒人會否認權遊中有許多含有性愛畫面的鏡頭,這事實無可爭議。

評論二:不愛看就閉嘴!」如果目前的爭論僅關乎個人品味與偏好,那我倒覺得確實應該閉嘴。然而,如果你的兒子正試圖捍衛他看色情內容的權利,你還會無動於衷嗎?

評論三:聖經也充滿了色情與暴力啊!」這個反駁很流行,但幾乎沒有說服力。閱讀關於罪的文字不一定是犯罪,甚至在一些情況下目擊犯罪的過程也不一定是犯罪。對罪簡潔的描述(大衛與拔示巴同寢[1])、對浪漫愛情的隱喻詩歌(雅歌)、或是看到屬靈淫亂的醜陋景象(結十六),閱讀這些經文和觀看兩個裸體的人表演性愛之間有著天壤之別。聖經著重談到眼目的情慾,這是有道理的。好萊塢式的裝束與性愛場面正是爲了勾起這些情慾,這就是他們的目的,兩性間吸引的一部分。作爲對比,聖經未曾以這種不聖潔的「勾起」爲目標——恰恰相反,聖經中描繪性愛最露骨的那捲書(指雅歌——譯註)所稱讚的,乃是婚約中愛情的美妙;它所採用的隱喻手法並非鼓勵窺淫癖(指通過窺視別人的性交過程而獲得性快感,是一種性變態——譯註),而是爲要讚美上帝爲一男一女間所創造的美好。

評論四:「性愛場面和裸體並不會勾起我的情慾。」毫無疑問,這的確屬於智者見智,但我懷疑說這些話的人是否真的是智者。此外,如果觀看一些上帝所禁止我們看的東西,卻內心毫無波瀾,這並不是一個好兆頭。

評論五:「我的良心很平安。」良心是會失效的(來10:22),我們有時也會對罪感到麻木(提前4:2)。上帝遮蓋了亞當與夏娃的赤裸之身(創3:21),約伯則與自己的眼睛立了約(伯31:1),基督徒亦被要求穿著得體(彼前3:3-4)。照理來說,性愛場面會影響我們。

評論六:「請你不要論斷和挑刺了!」論斷其實是指一種過分挑刺的心態,然而作出道德評價卻是基督徒一直在做的事,比如「爭論」某個電視節目不合宜,或寫篇博客/推特評論某件事情,這並不是論斷。

評論七:「一有少兒不宜鏡頭我就會閉眼。」我想,閉眼總比不閉好。但是你通過偷偷瞄一眼來確認不良鏡頭有沒有結束,這種做法真的靠譜嗎?看HBO(一個美國的付費網站,權遊即爲其出品,黃暴是其電視劇的特色之一——譯註)就真的這麼重要,以至於我們要用偷偷瞄的方法才安然觀看?有些人說他們是用VidAngel(一個幫助觀眾跳過不適畫面的軟件,類似於騰訊的「和諧版本」——譯註),我倒認爲這個方法更有效。

評論八:大多數節目都同時包括正反兩面,故事和藝術本身的價值勝過了那些不良鏡頭。不過,(我希望)每個人都會認同,即有些元素已經壞到一個程度,以至於那些好的內容也無法將其掩蓋。這就好比你拿起《花花公子》(Playboy ,美國一份男性成人雜誌——譯註)卻說自己是爲了閱讀裡邊的文章,或你翻閱《體育畫報泳裝特輯》(Sports Illustrated swimsuit issue)卻說自己是爲了欣賞沙灘的自然風光。當然,和上述這些赤裸裸的性刺激相比,權遊是一部更令人印象深刻的藝術作品(就我所聽到的而言)。但話說回來,就我所聽到的而言,其中的性愛場面也非常露骨。

評論九:「我看這個節目是爲了能和同事傳福音。」我敢打賭,因爲看權遊而歸向基督的信徒數量非常低。或許我們能以其他方式更快地傳福音,比如,溫柔地解釋我們爲什麼看這部美劇。

評論十:「你就沒別的更重要的事能批判了嗎?」在所有糟糕的社交媒體爭論中,這種轉移話題式的詭辯(Whataboutism;譬如,A說「你怎麼罵人」,B卻回「那個人也罵人,你怎麼不說他」;——譯註)是最糟糕的一種方式。相較於批判這個,我們確實有無數更重要的事要做;但話說回來,相較於在電視上看性愛畫面鏡頭,我們肯定也有無數更重要的事去做。

重中之重

以上這些反駁的問題在於,它們大多有這樣一個默認的前設,即:對基督徒的自由而言,沉浸在感官享受之中某種程度上是一個灰色地帶。然而,事實並非如此。

現在我要給出我的結論:我從沒遇到過任何一個令人信服的論述——關於基督徒能夠觀看性愛畫面鏡頭的合法性。

從亞當夏娃匆匆以無花果葉遮蓋身體(創3:10),到挪亞的可恥赤裸(創9:21),再到大衛臣僕所受的露臀之辱(撒下10:4),聖經確認我們生活在一個墮落的世界——在這裡,我們的身體必定有一些部位要被遮蓋。事實上,當保羅說「我們身體上不太體面的部分」必須「更加要把它裝飾得體面」(林前12:23,新譯本,下同)」時,他所指向的便是那些部位。媽媽們稱那些部位爲私處是有原因的,在婚約以外,我們不打算去展示、也不打算去看那些部分。

真的有人認爲,使徒保羅(或其他使徒,或主耶穌)會對權遊裡常見的肉慾(以及我們的享受其中)感到無所謂麼?我們並不是在談論大理石雕像、一部災難紀錄片或一名正在看病的醫生;我們所談論的,是兩個赤裸之人在我們面前,做著赤裸之人才做的事。假設我們並不是透過電視這個媒介,那麼你會進入一個私密房間,透過牆眼來觀看這種事嗎?有人會認爲這是我們可以爲之感恩的事,或是成熟基督徒會做的事呢?

如果有認真嚴肅的基督徒正在讀我這篇文章,而他同時又認爲看一些包含裸露與性愛的畫面沒什麼關係,那麼我謙卑地挑戰你,花一整週時間禱告,尋求神,看看在這件事上,你是否正在聆聽聖靈的帶領並正確地理解聖言。更好的方法是,花一個月來爲此禱告,並在此期間逃避一切可能含有露骨或含蓄性愛場面的事物。你會擁有一個新的眼光,併發現目光所及之處都是如此舒暢。你甚至可能察覺到,你之前一直對此不以爲然、將此視爲宗教包袱的態度,會被自己的良心定罪。當我們隨意處理有關性的罪時,我們很可能正在錯失恩典,饒恕,以及清潔的心——若非內心清潔,我們便無從得見神(太5:8)。

我自己曾偶然看了幾分鐘PG-13級的影片(在美國電影分級制度中,PG-13指由於影片包含不適合13歲以下觀看的內容,家長需特別注意。例如《復仇者聯盟》——譯註),並作爲一個青少年享受其中(例如白頭神探[Naked Gun]系列)。當時我被這些超出我良心承受能力的事物所震撼,雖然現在已經淡定了。如今,我們被肉慾徹底淹沒,以至於許多基督徒甚至都沒有發現他們已經變得多麼妥協。

我並非要討伐某一個特定的電視劇,這部劇本身並不是我想說的重點。我想說的是,只要我在年輕人中還有那麼一丁點兒影響力與代表性,我就會盡我所能,爲聖潔搖響警戒的鈴鐺,爲那些我們甚至還未意識到的敬拜偶像之邱壇拉響警報。只有在我們這種對於性文化過度開放、被色情內容徹底充斥的社會裡,我們才會覺得性愛畫面鏡頭沒什麼大不了的,或因劇本的精彩而以某些方式來掩蓋這些問題。我無法想像,若有人從小就順服於聖經中的上帝,而他居然會想要多看一些性愛與裸體的畫面,或他居然會覺得像權遊這樣的節目是看見並體驗基督時的一個嚴肅祝福。

我們會被我們所看的內容影響,因此,讓我們保守我們的眼目。


[1]聖經只用了「大衛就與她同房」幾個字來描述那個場面,譯註。

譯:許志斌;校:JFX。原文刊載於作者福音聯盟博客:One More Time on 『Game of Thrones』

Kevin DeYoung(凱文·德揚) 是哥頓-康威爾神學院的道學碩士,北卡羅來納州馬修斯基督聖約教會的主任牧師,福音聯盟的董事會主席,改革宗神學院夏洛特校區的系統神學助理教授,萊斯特大學博士。凱文和他的妻子特麗莎有八個孩子。
標籤
文化
影評
情慾
色情
電視
眼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