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用憤怒文化來幫助你傳福音
2019-07-02
| Ashley Marivittori Gorman

我們都會同意:美國的文化氛圍是高度緊張的,這種氣氛籠罩著幾乎每一次談話——政治、種族、性、宗教或其他主題——空氣中彷彿充滿火藥味,最小的火花都能將這種可能性點燃,並使禮貌不復存在。這種社會氛圍被稱作「憤怒文化」,它名副其實。

相較於一群喜歡建設性對話的、頭腦複雜的人,我們捍衛自己意見的方式越來越像野蠻的動物,不論是面對面還是在網絡上。彷彿我們都是加斯頓(Gaston,《美女與野獸》中一個自戀而沒有內涵的強壯男人——譯註),狂熱且怒火中燒,一手持乾草叉,一手舉著點燃的火把,等待另一邊發來「殺死野獸」的信號。

並且一直以來,我們都沒有意識到鏡中的野獸就是我們自己

憤怒文化揭示了真相

然而,在憤怒文化所有令人討厭的方面裡,基督徒可以善用一個令人驚訝的救贖性信息:憤怒文化揭示了一個聖經真相。

第一,憤怒文化揭示了關於道德的真相

通過快速瀏覽社交媒體,我們可以極其清楚地發現,人們確實真的相信絕對準則(absolutes)的存在,尤其是絕對的是與非。之所以會爆發憤怒,是因爲人們認爲發生了一些非常不道德的事,這些事真的無法接受。憤怒,甚至過度或被誤導的憤怒,可以證明:即使是道德「相對主義者」也在他們的骨頭深處感受到道德秩序。

這對基督徒來說是個好消息,因爲我們知道這種道德感從何而來。人類關心是與非,因爲我們是按著聖潔上帝的樣式被造的。

第二,憤怒文化揭示了人性的真相

在一個極其想要相信人類(我們這樣的人類)很完美的社會裡,憤怒文化拉開遮羞布,揭示出「我們這樣」不僅不完美,實際上是一副很糟糕的景象。美國的交流現狀無可否認地表明:在一些時候,出於某些原因,人性已經發生了非常嚴重的問題。事實上,很多人正嘗試找出「某些原因」究竟是什麼。

同樣,基督徒能夠在上述議題中給出一個有用的聲音:墮落就是原因。儘管人因帶有上帝的形象imago Dei,拉丁語——譯註)而承受固有的尊嚴,但是始祖的墮落使全人類都陷入了墮落,這解釋了爲什麼人們可以如此殘忍地對待彼此。

第三,憤怒文化解釋了關於罪的真相

如果憤怒文化證明了什麼,那就是:人類其實同意神對罪的看法(即使是那些自認非宗教人士的朋友),因爲他們知道罪要人付出代價。

想想最近的任何一件負面事件,你是否注意到,公眾對此的回應經常與基督教對犯罪後果的解釋不謀而合?對嚴重程度不同的惡行,公眾要求施行相應的、從上而來的懲罰,包括以下形式:親自償還(坐牢)、悔改(公開道歉)、失去地位(被解僱)或失去關係(離婚、失去監護權等)。公眾的強烈抗議不會停止,除非作惡者受到相應的處理。雖然我們必須小心,不要讓憤怒轉爲暴民似的混亂或私行暴力,但憤怒的存在實際表明,上帝對罪的回應不但符合我們的直覺,也是正確的。

事實上,上帝也以相同的方式處理罪:我們的惡行引起了公義的憤怒,並需要通過接受從上而來的懲罰以付出代價。罪帶來的後果也相似:因我們的過犯,我們失去了與上帝的關係以及在祂面前的地位。當涉及如何滿足罪所帶來的後果時,出路還是很相似:親自償還(試圖現在靠自己取悅上帝,並在死後被永遠拘禁、償還自己的罪債)或悔改(以憂傷痛悔的心來信靠基督完全的代贖)。

使用憤怒文化來分享福音的恩典

當帶有敵意的談話在周圍盤旋時,這對我們基督徒來說是個分享福音中希望的機會,我們可以使用憤怒文化做有益處而非邪惡的事。

第一,有了關於道德的真相,我們能夠安慰義怒者

雖然憤怒文化以反應過度著稱,但對有些情況而言,基督徒確實應該予以譴責。我們應當關心那些基督所關心的事,那麼,當那些祂所愛的人正被公然傷害時,我們理應直言不諱並挺身而出。

對那些發義怒的人,我們能告訴他們有一位上帝,祂看顧,祂曉得,對於正發生在祂的世界甚至發生於義怒者生活中的惡事,祂也有自己的計劃來消除這些惡事。我們可以說:

「沒錯,那個作惡之人應該爲自己的所作所爲負責,而你理所當然會產生義怒,因爲上帝的道德規範告訴我們那種行爲是錯誤的。此外,我還想告訴你,上帝有一個計劃以使所有這些事都重回正軌。讓我用來自祂的訊息安慰你,因爲祂是有權柄糾正每個錯誤的那一位。」

第二,有了關於人性的真相,我們能駁倒錯誤的憤怒

在人人對凡事都感到沮喪的時代,基督徒有個獨一無二的機會,可以溫柔地提醒那些反應過激的人:他們的憤怒、輕蔑、甚至動物般對待他人的方式都表現出他們與現實的分裂,事實上他們與他們所指責的人同樣破碎。

我們可以告訴他們:

「是的,你在怒批的那個人可能確實該爲他的所作所爲負責,但你也該爲你的負責,我也該爲我的負責。墮落面前人人平等,這意味著你我都必須爲自己的所作所爲負責,正如剛剛那個被你批判的人。上帝有權柄來追查每一個錯誤,但更重要的是,上帝也可以自己承擔那些後果,可否讓我告訴你?」

第三,有了關於罪的真相,我們能夠和作惡者交流

當我們遇到那些從恩典中墮落之人,或甚至已經與他們有過談話,我們能夠生出同情,因爲我們也曾那樣。一個有著巨大與公開失敗的人在最低谷時並不會孤獨,因爲整個世界都正在對抗他。我們的罪也配得憤怒與相應後果。

讓我們這樣與作惡者傳福音:

「是的,我也曾經歷過自己的人生低谷,但我想告訴你:福音能夠償還你所做的惡事。這就是上帝之恩典與權力的『醜聞』,祂揀選一個怪物並讓他成爲信仰的勇士,你聽過使徒保羅的故事嗎?」

當週圍的人們開始憤怒,舉起甘草叉要殺死另一邊的野獸——不論那一邊究竟是什麼——我們是站在雙方中間,告訴他們上帝的好消息的人,上帝能夠殺死那使得憤怒文化如此糟糕的源頭——我們自己心中的野獸。


譯:許志斌;校:JFX。 原文刊載於福音聯盟英文網站:Let the Outrage Culture Help You Share the Good News

Ashley Marivittori Gorman(艾希利·格曼)負責B&H出版集團(LifeWay Christian Resources下屬的一個出版品牌)的女性事工。她目前正在浸信會東南神學院完成她的神學碩士學業,並曾在查爾斯·西緬基金會實習。她熱愛寫作、門徒訓練、兒童看護、神學和書籍。艾希利和她的丈夫科爾住在田納西州的納什維爾,育有一女。
標籤
文化
罪的本質
傳福音
憤怒
護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