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師的沉淪
2018-10-09
| Trevin Wax

當我還在羅馬尼亞讀大學的時候,我也在一個靠近匈牙利邊境的農村教堂服事。教堂的負責人之一是一個年紀比較大的男人,他和妻子一起住在教堂隔壁,他同時也保管著這個只有一個房間的教堂鑰匙。他帶領禱告會、爲讚美詩伴奏,也負責維持聖所中央的爐子裡面燒著的爐火。我們都叫他外公,因爲他對待我們就像他屬靈的孩子一樣。當你和他說話的時候,他和上帝的關係會讓你覺得在和耶穌旁邊的某個人講話。

一天,我們的話題談到對未來的恐懼,考慮到他這些年來所經歷的,我預期他會提到對失去摯愛的恐懼或者對疾病的恐懼。但是他卻眼含著淚水痛苦地看著我,說道:「我最害怕的就是我做了些讓上帝難過,讓祂的子民羞愧的事情。」

在當時,那個回答給我困擾。我當時認爲這樣的恐懼是一種誤導——誤導人傾向律法主義,當我們在榮耀裡面的時候爲什麼會害怕罪呢?我相信這樣的恐懼是不合理的。他已經70多歲了,他和上帝同行是我們都能見證的。我無法想像他會犯那種使他深愛的教會蒙羞的罪,他的回答很困擾我,因爲他這樣的痛苦看起來是毫無根據的。

過了20年之後,他的回答不再困擾我。事實上,隨著年齡的增長,我越來越能理解那種恐懼。那不是沒有根據的。也不是因爲沒有信心。這是預防屬靈的驕傲和傲慢。

真理告訴我們,那個屬神的人對自己的瞭解超過我們對他的瞭解。他知道我們在地上並沒有從和罪惡的鬥爭中「畢業」,我們也沒有屬靈到可以完全逃避罪的影響;他知道人在有生之年會再犯罪,這樣的信心失敗會在很多年裡留下陰影甚至會影響很有信心的神職人員。

經文中給了我們一個又一個例子讓我們看到一些偉人是如何晚節不保的:大衛的出軌讓他的家庭變得混亂,所羅門的慾望使他的心轉向偶像,希西家的驕傲讓他的王國處在脆弱的狀態,摩西由於一時對上帝失去信心,使他沒有進入上帝所應許的土地。

在最近的幾個月裡,我們看到很多基督徒領袖承認他們不道德或者違背基督徒倫理的行爲。在每一個事件中,當事人所展現的罪的模式都讓我們重新評估他在過往服事中的成績。很遺憾,不是麼?可能魔鬼的目的並不是要他們停止服事,而是想毀壞他們的名聲,讓他們先前所結的果子都受到污染。

但是很清楚的是,罪不應當抹去先前所結的好的果子。大衛是一個真正跟隨主的人,他寫的詩篇至今還在向我們傳道。我們要爲一些人過去祝福過我們而讚美神,我們也要爲同樣的人令我們失望而難過。

罪確實會影響我們對過去的看法。這就是爲什麼我現在能更好的理解我的那位羅馬尼亞「外公」在他晚年的時候和我分享的他對於跌倒的恐懼。他是智慧的,並不傲慢。他沒有把自己看作是很聖潔的聖徒(那個時候我認爲他是聖徒),而是看自己是跟隨耶穌的人,一個對於罪和誘惑是很脆弱的人。他知道罪會徹底毀掉他過去作爲基督徒所有的見證。 這就是爲什麼當他覺得離死亡越近的時候越是強烈地禱告神,讓他脫離罪的轄制,因爲罪會使神的兒女名譽掃地。

弟兄姊妹們,如果最近領袖的紛紛跌倒讓我們論斷多於悔改,那我們就失去了爲罪哀痛的好機會。這些人的罪被公開,其實是給了我們悔改和被更新的機會。

就像Eric Geiger指出的一樣,使徒保羅力勸提摩太「謹慎」他「自己」和「自己的教訓」。在罪上跌倒或者是因爲錯誤的教義跌倒,這兩種情況都會使我們晚節不保。 「要在這些事上恆心」,保羅寫到,「因爲這樣行,又能救自己,又能救聽你的人。」

我們不要錯過爲罪憂傷痛悔的機會,我們不要說服自己說自己站立的很穩。我們在聖潔的生活還有教義上都需要持守,這樣使神的名得到高舉,並且使神的百姓受益處。

Trevin Wax是基督徒資源機構「生命之路」(LifeWay Resources)出版的《福音計劃》(The Gospel Project)叢書的主編,他也是位作者,最近著有《真假福音》(穆迪出版社2011年出版)。
標籤
牧師
屬靈領袖
跌倒
犯罪
熱點
謹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