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師需要女師傅,女師傅也需要牧師
2018-08-17
| Jen Wilkin

我本人爲婦女講解聖經。我希望在有生之年,能看到教會興起許多有資格的女師傅,來普及聖經知識。但這一願望的實現,需要牧者的幫助。我知道這是可能的,因我自己就曾接受過並受益於牧者諸多的幫助和鼓勵。

女人能不能、應不應教導女人,基督徒對此幾無分歧。但如果女人被賦予教導的恩賜,牧師當如何合宜地看重、培養以及運用女師傅的恩賜呢?

牧師,如果你仔細衡量兩個事實,我相信你一定會做好它。

你需要她

你可能是世上最優秀的傳道人,但是,爲了教會中婦女的靈命健康,有恩賜的婦女的教導絕對有必要,否則上帝是不會允許她們教導真理的。你需要女師傅的幫助,她可在以下四個方面減輕你的負擔。

1.她擁有你不能替代的示範作用。當一個女人看到與她差不多的另一個女人滿有激情、睿智地講解聖經,便會想自己也能以同樣的心志愛上帝,甚至超出自己認爲必要或可行的範圍。只聽男人善講聖經的女人,有時會忘記自己也能講得同樣好。看到一個聰明勤奮的女人懷著敬畏之心有技巧地分解聖經,其他女人會因這榜樣而受益。

2.她擁有你所沒有的觀察問題的角度。男人講解聖經,自然會舉與男人產生共鳴的例子。這麼一來,只聽男人解經的女人,聽到的多爲男性色彩濃厚的例子,比如動作片、體育等。這也挺好。但如果是女師傅,就可能用簡·奧斯汀的語氣告訴你應當怎麼做。她對經文的觀察可能與男人的觀察略有不同。但這並非說她對經文做了女性化的解讀。她可能特別強調突出女性在救贖史中作用的經文,或涉及女性常見之罪的經文。

3.她具有你不可取代的權威。女人能夠用你做不到的方式,告訴其他女人不可以自己的工作或家庭爲偶像,向女人講解有關虛榮、驕傲、順服和滿足等話題。她對自己的女學生既有權威,又能與她們產生共鳴。她能夠說:「我知道纏累女人的罪和恐懼,我來把聖經充分的教導指給你們看。」她能夠減輕你的擔子,將女性不願意由你來插手處理的罪,由自己來抵擋。當她說了類似「不可用經前綜合症給自殺找藉口」這樣敏感的話,第二天也不會有人爲此招惹她。

4.她能看見你(或你的妻子)看不見的需要。在一週復一週的服事中,女師傅能體察你所在教會婦女的情緒,或許連同工妻子都無法做到這一點。女性傾向於把自己最好的一面展現給牧師的妻子,對女性事工領袖卻不會如此。牧師,如果你的妻子對自己而言如謎一般,請考慮,你或許需要有人將佔會眾一半人數的女性的需求揭示出來。女師傅能幫助你看見「一線實況」哪。

她需要你

你可能以爲女師傅能自然而然地找到培養和操練自己恩賜的場所。這十有八九不可能。在你的教牧監督下,女師傅迫切需要你在以下三件事上幫助她。

1.她需要你肯定她。根據我本人的經歷,如果牧師不重視我,我絕無勇氣講解聖經。聽到牧師的鼓勵,並知道他會熱情地支持我,我會不顧自身的恐懼和不安全感,放手發揮我的恩賜。女師傅需要牧師對她說:「你可以做。」

2.她需要你磨練她。受工作或家庭的限制,女師傅通常較少有機會在別人有力的帶領下培養自己的恩賜。她需要你全程幫助她,需要你提高她的神學素養、推薦好的解經書和網上材料、溫柔地批評她、協助她理解難懂的經文並有時間回答問題。她也需要你主動提供這些幫助。不要以爲她的教導恩賜憑自己就能成就。要培養她成爲一名致力於造就信徒靈命的師傅。

3.她需要你的保護。如果你不准許隨便一個男人教導你的男信徒,也別讓隨便一個女人教導你的女信徒。你要像對待男師傅一樣,審查女師傅以及她的教導資料。一旦你確定女師傅及其教導資料具有價值,就鼓勵她。在她受到不公平的指責時,支持她。公開爲她擔保,肯定她的努力、付出。

好人(男人和女人)寥寥

上述幾點並不表示(或要求)打亂夫妻關係,她的或你的。顯然,你們的溝通仍然適用常識原則。我們當然應該審慎地對待合作,只是不能完全排斥合作。我們必須找到爲教會的共同福祉而合作的辦法。

聖經讓男人和女人都作戰士,教導並捍衛基督教信仰的真理。女師傅通過自己的示範、觀察、對女人的同感及權威,提供男人不能提供的必不可少的保護層。我們掌握著男人沒有的「情報和武器」,我們的工作很有必要。用男人的話說:「你需要我們來保家衛國,需要我們來完成這個任務!」(電影《好人寥寥》的臺詞)

女師傅需要男性領袖的幫助。如同你採用專門的方法向其他女性傳講真理,我們也需要你幫助我們以應有的嚴肅和技巧「分解真道」。你若這麼做,便是效法地上那位最偉大的師傅。幫助我們,就是幫助了你。給我們位置,讓我們爲大家共同蒙召要打的仗、要守衛的陣地全副武裝、蓄勢待發吧。

Jen Wilkin(珍·威爾金)是一位妻子,4位大孩子的母親;她倡導女性通過學習上帝的話來愛上帝;她寫作,演講,教導姊妹聖經。她住在德克薩斯州花崗市(Flower Mound, Texas)。她是兩本屬靈書籍的作者。
標籤
女性
聖經釋義與詮釋
社會議題
男女角色
領導力
使徒行傳29植堂網絡
教會與政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