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仰与工作
如果你的病人是個恐襲槍手
2022-05-25
—— Gaye Clark

羅伯特·鮑爾斯(Robert Bowers)帶著多處槍傷進入阿勒格尼綜合醫院(Allegheny General Hospital)時,仍在叫囂著要殺光猶太人。這是在他在匹茲堡生命樹(Tree of Life synagogue)猶太會堂開槍並殺死11人之後(2018年)。

院長傑弗里·科恩(Jeffery Cohen)告訴新聞四頻道(Action News 4),「警方把他送進了我的醫院,他在急救床上喊著『我想殺光猶太人』,而第一個照顧他的護士就是個猶太人。嗯,這太諷刺了。」

有一位急救人員名叫阿里·馬勒(Ari Mahler),他的父親是一位拉比,母親是一位外科護士。他後來在Facebook上發帖記錄了他與鮑爾斯的遭遇:

護理工作需要有恩慈,也需要對病人富有同情心,無論你是什麼人,當你躺在我的擔架上時,我的責任就是讓你的每一次呼吸都比上一次更好。我現在要護理的羅伯特·鮑爾斯就是剛剛犯下大規模殺人罪的羅伯特·鮑爾斯。我看到他時,心中充滿恐慌,因爲就在他來到我面前之前不到一個小時,我的父母都躺在了他的槍口下。

雖然我們經常以爲大規模槍擊事件是最近才有的現象,但醫務人員多年來一直需要護理罪犯,也要護理受害者。例如,1996年,馬丁·布萊恩特(Martin Bryant)在澳大利亞瘋狂掃射殺害了35人,擊傷21人。皇家霍巴特醫院(Royal Hobart Hospital)是該地區唯一一家配備有外科創傷設備的醫院,因此,照顧布萊恩特和其他21名傷者的任務就落在了該醫院的醫護人員身上。由於皇家霍巴特醫院也是這個城市的停屍房,它還需要接收所有35名死者。我們無法想像醫院工作人員當時的心情——在努力照顧倖存者的同時,還要面對警察、媒體和幾十個悲傷的家庭。

「把布萊恩特當作一個怪物,」採訪過布萊恩特的法醫精神病學家伊恩·薩利(Ian Sale)勸說道。「把他看成是一場自然災害。」這使我們更容易與這種邪惡保持距離,並相信類似的事件不會再次發生。

但是類似的事件仍然會發生。我們的神學本可以在1996年就告訴我們,布萊恩特不是一個怪物,而是具有上帝形像的人,是一個上帝的形像遭到嚴重破壞的人,但還是一個人。這一清醒的提醒應該塑造我們面對任何一個人——無論他的行爲多麼沒有人性。

我們中許多人可以熱烈地談論爲他人捨命,直到我們遇到一個特定的人。這時候有人會說,「我可沒有蒙召去爲這個人做什麼。」 

馬勒當時決定接受這項任務並不是他所做事情中最重要的,而是他如何思考這個問題。他在Facebook上這樣寫道(強調爲筆者所加):

我確信他不知道我是猶太人。爲什麼要感謝一個猶太護士,在那之前的15分鐘,他會毫無悔意地朝我的頭開槍?我沒有對他說過什麼,也沒有提及我的宗教信仰。我選擇在整個過程中不對他說任何話。我想讓他感受到憐憫。我選擇了向他表示同情。

這種恩典不僅僅令人驚訝,甚至會給很多人帶來冒犯。我們真的有義務關心(更不用說護理)馬丁·布萊恩特和羅伯特·鮑爾嗎?畢竟,馬勒可以體面的做出其他選擇。他可以讓一個非猶太人護士來收治這個病人,沒有人會認爲這樣做不對,甚至還可能稱讚這是一種「專業」的迴避。

雖然醫學文獻中有幾十條引文指導醫生和護士在照顧忘恩負義、充滿敵意的病人時要「暫停道德判斷」,但很少有人提供實際指導。更少有人會就如何拯救一個你知道如果有機會就會殺害你的人給出建議。我們會認爲,神不會這樣期待我們,馬勒只是一個有著超然工作倫理的好護士。

路加福音第10章中,有一個律法師問了耶穌類似的問題:「誰是我的鄰舍呢?」耶穌給出了詳細的回答。耶穌以外科手術般的精確性講述了一個非常需要幫助的猶太人從他的敵人——一個撒瑪利亞人——那裡得到照顧的故事。當我第一次把這個故事讀給我當時9歲的女兒安娜聽時,她沒有意識到一個撒瑪利亞人幫助猶太人有多麼反常,因爲她不瞭解歷史背景。相反,她問了一個有深度的問題:「那個撒瑪利亞人要去哪裡?」

這個好撒瑪利亞人中止了他正在進行的任務(雖然我們不知道是什麼),幫助了一個無論在文化上還是在宗教上都是敵人的人。他所做的可不是簡單地貼了個創可貼,而是做了今天護士們所說的以病人爲中心的整體醫治。

「誰是我的鄰舍?」誠實地說,儘管我們知道他想爲自己辯解,但你是不是也與這位律法師產生了共鳴?主啊,你希望我有多大的同情心?我的時間、金錢和精力有限。當然,還有其他更適合的人可以幫助。這個人沒有家人嗎?聖經不是說了我們要優先服事家裡的人嗎?

但耶穌用一個更好的問題來回答這個律法師——我怎樣才能成爲一個有愛心的鄰居?不要去假定「誰」是鄰舍,而是愛你在日常生活中就會遇到的人。對有些人來說,可能是布萊恩特或鮑爾斯;對其他人來說,可能是你在感恩節晚餐時坐在一起的一個親戚。

現在重讀路加福音第10章,我更意識到自己和那個律法師相似,而不是和那個撒瑪利亞人相似。這催促我禱告說:「主啊,救我脫離自我辯解的罪。賜予我恩典,讓我以昂貴、耗時和不方便的方式愛我的敵人。不要讓我在看到你給的機會時,用我自己微薄的資源計算成本,然後在錯誤的自信中走開,還以爲這不是我的使命。」

當神給我們承擔的超過我們能力的時候,當祂對我們的要求超過了我們相信自己能給予的時候,我們不應該找理由走開,而是去找耶穌。


譯:DeepL;校:JFX。原文刊載於福音聯盟英文網站:When Your Patient Is a Mass Murderer.

Gaye Clark(蓋伊·克拉克)是帕克里奇健康系統(Parkridge Health Systems)的病例管理護士。她利用業餘時間寫作。
標籤
愛鄰舍
幫助
愛仇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