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惕「弗萊」式的信仰
2019-08-08
| Brett McCracken

到目前爲止,2019年最受關注的影片要屬網飛(Netflix)的一部紀錄片:《地表最爛:FYRE豪華音樂節》Fyre: The Greatest Party That Never Happened)。它記錄的是2017年一個缺乏籌劃卻大肆宣傳的音樂節活動。

2016年十二月的促銷活動把弗萊豪華音樂節渲染爲:一個將在毒梟巴勃羅·埃斯科瓦爾(Pablo Escobar)的私人巴哈馬小島上舉辦的頂級、臨場經歷、舉世無雙的音樂盛事,有海灘、狂飲酒宴、超級名模、私人飛機接送、特製豪華營帳、手工美食,以及著名歌手如眨眼182(Blink 182)和普沙·T(Pusha T. )演唱。弗萊的促銷團隊花了數百萬美金請Instagram的網紅和名模例如坎達兒·珍娜(Kendall Jenner)、伊莎貝拉·哈蒂德(Bella Hadid)、艾蜜莉·瑞特考斯(Emily Ratajkowski)、和海莉·羅得·比伯基(Hailey Baldwin Bieber)在網絡上預告這項活動;企業家比利•麥可法蘭德(Billy McFarland,FYRE的共同創立者)保證這將是十年內最大的活動,可以說宣傳手法的技藝極其高超。

然而這些不過是誇大的宣傳。弗萊的赴宴者付了昂貴的費用(門票從美金$1,000到$12,000以上),結果竟來到一個荒島和一場混亂,不如說它像科馬克·麥卡錫所描述的世界末日大災變,完全不是宣傳片裡的遊艇與名模的天堂。廣告裡的「美食體驗」成了隔夜的芝士三明治,而「豪華帳篷」成了泡過水的救難帳篷,根本沒有樂團眨眼182的蹤影。

這場鬧笑話的音樂節在社交媒體上可熱鬧了!事件被告發,犯詐欺的麥可法蘭德如今在監獄裡坐牢。網飛的《地表最爛》,再加上與它打對臺的另一部由影視網站「葫蘆」(Hulu)製作的紀錄片《弗萊騙局》Fyre Fraud),使弗萊成了今天的代表性事件,對社交媒體時代的真相提出了警告——你在網絡上所看到的未必與實情相符。

在某種程度上,我們很容易帶著幸災樂禍的眼光看這慘敗的弗萊事件:那些富家子弟只因爲那些精心設計、主打網紅的廣告就被騙上當,想到巴哈馬參加狂歡週末,他們豈不是自找苦吃嗎?我們對這易受騙的網絡時代搖頭,對這類似「國王的新衣」的無聊文化,大不以爲然。

對這不容忽視的「弗萊慘敗」,與其幸災樂禍,也許基督徒應該把它當做一個反省的機會,評估我們自己是否也容易上網絡騙局的當,也不斷分不清實情與虛假。

不要上虛假的當,要爲真理而戰

說穿了,弗萊事件不過是我們的認識論大危機其中的一種類型。假新聞、另類事實、後真理時代。在這個數字化的世界裡,輕易被網絡矇騙的情況是前所未有的;而缺乏謹慎思考與判斷的情況也是空前的,我們已經不知道該相信什麼。最近在網絡媒體上的例子包括科溫頓天主教學校的學生,以及史莫裡特醜聞(Jussie Smollett)這兩個事件,兩者都有社交媒體的典型特質——未經謹慎分辨,立即引起公憤\爭議不斷,結果不過是白忙一場,怎麼回事呢?都是針對假新聞的反應。

基督徒也跟其他人一樣有罪,也在還沒有收集到足夠的事實之前,就加入網絡上的爭論。我們經常投機取巧,聲稱反對假新聞,卻又在有必要的時候把它當作真實的。我們那麼強調真理的重要性——我們所追隨那位是「真理」(約14:6),且是「真理叫人得以自由」(約8:32)的救世主——可惜在網絡世界裡,我們並沒有因對真理熱心忠貞而聞名。

我們的世界迫切需要的引導是如何分辨與篩選假消息。基督徒在這動盪混亂、迷失方向的網絡世界裡,本該成爲可信任的嚮導,然而我們還不稱職。就如泰文·維克斯(Trevin Wax)說過,我們需要基督徒更致力於認清事情的真相,「不論它們是否有用,是否有助於我們的『路線』 」;我們應該超越這個時代的趨勢——簡化實情以用來作黨派相爭的彈藥——也就是,即便不是實情,我們仍照自己的意思解讀。基督徒比任何人都該爲真相而戰,純粹因爲它們是真實的,而不是因爲它有助、或有害於我們的目標。

基督徒也許不至於因爲看到Instagram網紅,伊莎貝拉·哈蒂德在熱帶小島遊艇上的照片,就上當參加一場昂貴的音樂狂歡節,但當然也有其它包裝精美、與實情不符的介紹,叫我們上當的事,例如:有喬布斯那種魅力的名牧;像勵志暢銷書《女孩,洗你自己的臉》(girl, wash your face!)的作者,她以那完美的不完美髮型讓我們上當相信她是權威;還有作者、講員、或在網絡上具影響力的人、以一幅「中肯」的形象,就讓我們買了他們的東西。

基督徒也跟參加弗萊音樂狂歡的人一樣容易上當,只不過東西不一樣罷了。

幻想的信心與實情不相符時

在《地表最爛》影片裡有一句話也許是最實在的,它出現在接近片尾的部分。應聘拍攝音樂節廣告的商業錄像製作人,布瑞·金凱說:「真正的弗萊其實有兩場,第一次是在拍攝廣告的時候。人們要的,就是廣告。」

《地表最爛》反映著當今越來越常見的現象:推銷給我們的與我們實際拿到的,有很大的出入。Instagram上所呈現的完美自我,與現實生活中的笨拙相差很遠,而我們就是認定需要這種差距才有賣點。如果我們誠實呈現有問題的部分,人們還會買嗎?如果他們在Instagram看到真實的我,還會按「讚」嗎?

令人難過的是,當基督徒想如何在無神的世俗文化面前吸引人時,也經常陷入這樣的試探。我們的錯誤預設是,真實的耶穌、聖經、以及教會本身不夠吸引人,還需要裝扮一番;所以我們把教會打造成討好消費者,提供舒適經歷的地方,有拿鐵咖啡、有TED演講風格的證道,加上孩子喜歡的音樂。牧師也被我們重新打扮一番,堅持不要他們穿打褶的卡其褲,要換上流行的窄管褲;避免談到地獄、十一奉獻、以及聖經的性倫理;我們高談耶穌帶來「豐盛生命」的信息(約10:10),卻閉口不談「背起十字架」(可8:34)。我們把基督信仰說成一個用來自我提升的工具——能成爲主角、能成名、能活出極致的生活——卻把捨己的那一面輕描淡寫的帶過。簡單的說,我們銷售的是一個我們認爲足以引人入門的基督信仰,也經常得逞。如果以即時電報那種「美滿人生」的幻想的語言來銷售基督信仰,人群當然會湧進教會,就像那些買門票要進弗萊狂歡節的千百人一樣。

基督教信仰要求代價很高

然而,一旦他們發現推銷給他們的那帶有玫瑰色彩的基督信仰不是真實的基督信仰,會發生什麼事呢?當他們發現做門徒的代價——跟隨耶穌的代價是悔改、從自主的權威寶座上下來;教會經驗就像任何有多元文化的團體一樣,充滿挫折和不舒適;我們的生活並非到處受歡迎、或搭頭等艙飛來飛去——他們會怎麼樣呢?像去參加弗萊狂歡節的人一樣,抱著參加派對的期望而去,結果卻是一場混亂,發現真實情況根本不是所承諾的天堂,他們會怎麼樣呢?

常見的是他們放棄信仰,認定整件事不過是個贗品;或者,他們抱著一個幻想,認爲真有所謂的「極致生活」,那種賈斯汀·比伯(Justin Bieber)式的時髦基督信仰是存在的,只需要去找出來。無論如何,所兜售的信仰與真實的信仰完全脫節,只讓幻覺破滅和讓他們對耶穌更加懷疑。

這就是爲什麼基督徒要從弗萊事件學到教訓,我們必須忠實委身於純正一致的信仰——傳講的與實際的一致;生活與言語一致——不計任何代價,並且相信耶穌與聖經不需要修圖、也不需要PS來讓它們受歡迎。

如果基督徒真的委身於真理,我們對抗的不僅僅是外面的假新聞,更要對抗內部的——自己與教會。世界不需要一個弗萊式、光鮮亮麗的基督信仰,它需要一個可靠、合乎聖經、令人不舒服的基督信仰,即便它看起來不受歡迎。


譯:麗文;校:JFX。原文刊載於福音聯盟英文網站:The Perils of Falling for a 『Fyre』-Style Faith

Brett McCracken(佈雷特·麥卡拉根)是福音聯盟高級編輯,著作包括Uncomfortable: The Awkward and Essential Challenge of Christian Community;Gray Matters: Navigating the Space Between Legalism and Liberty及Hipster Christianity: When Church and Cool Collide。佈雷特和妻子琪拉居於加州聖安娜市,二人都是薩瑟蘭教會(Southlands Church)的成員,佈雷特在教會擔任長老。
標籤
文化
影視
影評
虛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