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著聖經爲COVID-19新冠疫情禱告
2020-05-26
| 微僕

瘟疫是神刺耳的吶喊,爲要喚醒蒙召者;瘟疫也是神忿怒的鞭子,爲要刑罰沉淪者。在瘟疫中不要只盯住疫情,而要轉身仰望基督,祈求聖靈幫助我們留心聆聽神的聲音,按照聖經、配合神的心意禱告(羅8:26-30)。


問題一:瘟疫是從哪裡來的?

答:從神而來。若沒有神的允許,任何災難都不可能發生,所以不論直接間接,當前全球大流行的COVID-19新冠疫情若追根究底,都可以追溯到神那裡去:「在祂前面有瘟疫流行;在祂腳下有熱症發出」(哈3:5)。神使用瘟疫作爲工具,可以攻擊仇敵(結38:22)、警告世人(結28:23);也可以管教百姓(利26:25),讓我們看清這個世界已經病入膏肓,轉而「思念上面的事」(西3:2)。

問題二:神爲什麼要創造病毒和細菌?

答:因爲神看著甚好。病毒是介於生命體和非生命體之間的類生物,是由蛋白質保護外殼包裹的一段核酸分子(DNA或RNA),利用宿主的細胞系統進行自我複製,自己無法獨立繁殖。病毒和細菌一樣,都是神奇妙創造的一部分,「看著一切所造的都甚好(創1:31)。大多數病毒和細菌都能與宿主和平相處,是生態圈中不可或缺的一環。病毒是地球上數量最大的生物實體,自然界中存在著幾百萬種病毒,每平方米土地上方的大氣中漂浮著約8億個病毒(Billions of Viruses Are Falling to Earth Right Now,《生命科學》2018年2月7日文章),最終都會落到地上。人體裡的細菌和細胞數量相同,而腸道中的病毒數量比細菌更多;這些病毒調節著體內細菌的數量和類型,幫助我們避免被細菌迅速吞噬。同樣,海洋也是高濃度的「細菌湯,每升海水中至少有100億個微生物和1000億個病毒(An Ocean of Viruses,《科學家》2013年6月30日文章);這些病毒平衡著細菌的數量,維持著整個生態系統。

但是,自從人類墮落以來,一些變異的病毒擺脫了制衡機制的約束,複製速度也比起初快了許多,所以對宿主非但無益、反而有損。跨物種的病毒尤其兇險,包括流感病毒(Influenza)、冠狀病毒(COVID-19、SARS和MERS)和艾滋病毒(HIV)等。所以,真正的零號病人是創世記第三章墮落的始祖,即使新冠疫情過去了,更大的疫情也會層出不窮;即使防住了一種病毒,還有更多防不勝防的病毒;即使瘟疫不在此地爆發,也會在彼地爆發。因此,對於世人來說,最重要的不是追究病毒的發源地,而是追溯災難真正的根源——罪,並且冷靜地反思:世人還能繼續「平安穩妥(帖前5:3)地安於現狀嗎?

問題三:病毒的「進化」能證明進化論嗎?

答:恰恰相反,病毒的基因衰退是進化論的反證。病毒的遺傳突變使有益的病毒變成了致病的病毒;但在繁殖的過程中,病毒還會不斷擷取新的突變,最終因毒性和傳染性的削弱而自行消失。1918年席捲全球的H1N1流感病毒,在2009年最終消失之前,基因組的突變率超過10%,絕大多數都是非適應性的突變,其中許多還是退化性的(A new look at an old virus,美國國家生物技術信息中心2012年10月12日論文)。顯然,自然突變所帶來的不是適應性的「進化」,而是遺傳的衰退,正如聖經所宣告的:「天地都要像衣服漸漸舊了(來1:11)。

問題四:我們可以求神收回瘟疫嗎?

答:不可以。主耶穌早已預言,當祂再來之前,「多處必有饑荒、瘟疫(路21:11)。使徒約翰也在異象中看見:有一匹灰色馬;騎在馬上的,名字叫作死,陰府也隨著他;有權柄賜給他們,可以用刀劍、饑荒、瘟疫、野獸,殺害地上四分之一的人(啓6:8)COVID-19絕不是最後的、也不是最大的瘟疫。當主再來之前,神不但不會讓瘟疫絕跡,還會允許瘟疫越來越頻繁、越來越嚴重,就如婦人的產難一樣:人正說『平安穩妥』的時候,災禍忽然臨到他們,如同產難臨到懷胎的婦人一樣,他們絕不能逃脫。」(帖前5:3)。降下瘟疫和停止瘟疫,都是神的主權,並不取決於人的禱告或禁食。大衛年間的瘟疫,是神先命令天使住手(代上21:15),然後大衛才獻上禱告(代上21:15-16)。

問題五:面對瘟疫,信徒當有什麼態度?

答:挺身昂首、預備交賬。主耶穌說,在末日越來越密、越來越重的災難面前,「人想起那將要臨到世界的事,就都嚇得魂不附體」(路21:26);但信徒不必和沒有盼望的世人一樣,一心對付病毒、解決難處,而應當「一有這些事,你們就當挺身昂首,因爲你們得贖的日子近了」(路21:28)。雖然這場瘟疫還不是最後的末日,但主耶穌吩咐我們隨時「警醒」(太24:42;25:13),做「忠心有見識的僕人」(太24:45),趁著白日多做主工(約9:4),預備向祂交賬(太25:14-30)。

問題六:我們可以求神讓信徒免遭瘟疫、病得醫治嗎?

答:可以,但神未必按我們的想法應允。神應許「必救你脫離捕鳥人的網羅和毒害的瘟疫」(詩91:3),讓信徒「不怕黑夜行的瘟疫,或是午間滅人的毒病」(詩91:6)。但這個應許是有前提的:「住在至高者隱密處的,必住在全能者的蔭下(詩91:1)。我們平時若沒有「住在至高者隱密處」,當然也不可能「住在全能者的蔭下」。因此,我們當求聖靈幫助弟兄姊妹「住在至高者隱密處」,而不是「專以地上的事爲念」(腓3:19)。

瘟疫也是主接走信徒的方式,真正「住在至高者隱密處的」的信徒,又怎麼會害怕見主、捨不得離開世界呢?所以使徒保羅「情願離世與基督同在,因爲這是好得無比的。然而,我在肉身活著,爲你們更是要緊的。」(腓1:23)苦難向我們大聲疾呼:這世界並非樂園、也非我家,但許多信徒的禱告心態卻是「情願在肉身活著」,先求神放過一馬,然後繼續渾渾噩噩。因此,我們既要以愛心和同理心爲病痛軟弱的肢體代禱(雅5:14),又不能像希西家王一樣強求醫治(王下20:1-3)。我們更應當提醒自己:是否我們在世上活得越久,就越像亞瑪謝一樣荒廢時日(代下25:25),或會像希西家一樣晚節不保(王下20:1-21)?

問題七:既然有神的保守、與基督同在又好得無比,信徒還需要防疫嗎?

答:需要。主耶穌說:「不可試探主——你的神」 。(太4:7)信徒若不採取必要的防疫措施,未必是出於信心,反而可能是出於肉體的自信。不但給社會造成了威脅,失去了「無可指摘」(腓2:15)的見證;也是在故意試探神,就像魔鬼攛掇主耶穌:「祢若是神的兒子,可以跳下去。」(太4:6)。

問題八:我們可以求神讓非信徒免遭瘟疫、病得醫治嗎?

答:可以,但主權在神。亞伯拉罕禱告神,神就醫好了亞比米勒和他的妻子」(創20:17),這讓亞伯拉罕體會到「地上的萬族都要因你得福」(創12:3)的應許是真實的。但醫治的主權在於神,因爲病得醫治和不得醫治,同樣可以成就神的旨意、使地上的萬族得福。神伸手攻擊這地,也可以讓世人知道祂是耶和華(出7:5)。而信徒作爲「有君尊的祭司」(彼前2:9),首要職責不是爲世人求醫治、求福利,而是「用諸般的智慧,勸戒各人,教導各人,要把各人在基督裡完完全全地引到神面前」(西1:28)。

問題九:我們可以爲某國、某城求平安嗎?

答:可以,但要先問神的旨意。神固然應許:「我所使你們被擄到的那城,你們要爲那城求平安,爲那城禱告耶和華;因爲那城得平安,你們也隨著得平安」(耶29:7),但這個應許只給被擄巴比倫的百姓。連先知阿摩司以「雅各微弱」(摩7:2,5)爲由替選民代禱,神也只應允兩次(摩7:8)。保羅教導提摩太:「第一要爲萬人懇求、禱告、代求、祝謝;爲君王和一切在位的,也該如此,使我們可以敬虔、端正、平安無事地度日」(提前2:1-2),但保羅也教導提摩太:「凡立志在基督耶穌裡敬虔度日的也都要受逼迫」(提後3:1),這表明禱告的結果並不能保證信徒一直「平安無事地度日」,所以歷代殉道者的靈魂都在不住地呼喊「聖潔真實的主啊,祢不審判住在地上的人,給我們伸流血的冤,要等到幾時呢」(啓6:9)?因此,信徒應當好好思想,是求神「向淫婦討流僕人血的罪,給他們伸冤」(啓19:2),還是兩千年後繼續爲這個「邪惡淫亂的世代」(太12:39;弗5:16)求平安呢?

問題十:我們可以求神讓某國回轉歸向神嗎?

答:可以,但史上鮮有回轉。尼尼微雖然「離開所行的惡道,丟棄手中的強暴」(拿3:8),但仍然敬拜偶像,根本談不上回轉。而在希西家和約西亞王的時候,先知以賽亞、彌迦和耶利米也指出百姓並沒有回轉,所以被擄的結局已定。同樣,基督再來之前,這個世界不會越來越好、只會越來越糟:「你該知道,末世必有危險的日子來到。因爲那時,人要專顧自己,貪愛錢財,自誇,狂傲,謗讟,違背父母,忘恩負義,心不聖潔,無親情,不解怨,好說讒言,不能自約,性情兇暴,不愛良善,賣主賣友,任意妄爲,自高自大,愛宴樂,不愛神,有敬虔的外貌,卻背了敬虔的實意。(提後3:1-5)。人性既然如此,國家怎麼可能回轉?雖然神「願意萬人得救,明白真道」(提前2:4),但主也宣告結局必然是「民要攻打民,國要攻打國」(路21:12)。因此,信徒可以愛自己的國家和人民,但不能做狹隘的民族主義者:「我們卻是天上的國民,並且等候救主,就是主耶穌基督從天上降臨。」(腓3:20)當基督再來的時候,「世上的國成了我主和主基督的國;祂要作王,直到永永遠遠。」(啓11:15)

問題十一:「醫治他們的地」這一應許,適用於這次疫情嗎?

答:不完全適用。我若使天閉塞不下雨,或使蝗蟲吃這地的出產,或使瘟疫流行在我民中,這稱爲我名下的子民,若是自卑、禱告,尋求我的面,轉離他們的惡行,我必從天上垂聽,赦免他們的罪,醫治他們的地」(代下7:13-14),這是神向舊約選民的應許,可以應用到教會,但卻不適用地上的萬國。因爲萬國在本質上都是敵擋神的,「世上的君王一齊起來,臣宰一同商議,要敵擋耶和華並祂的受膏者」(詩2:2)。信徒寄居在地上,猶如羅得寄居於所多瑪,縱然「看見聽見他們不法的事,他的義心就天天傷痛」(彼後2:8),但也無法使全地尋求神、轉離惡行;而今天良莠不齊的普世教會,也如南國滅亡前夕,縱然有約西亞的代求,但也無法避免神「必照著在猶大王面前所讀那書上的一切咒詛,降禍與這地和其上的居民」(代下34:24)。因此,這地需要的是潔淨和救贖,而不是頭疼醫頭、腳疼醫腳。所以神宣告:「我必使瘟疫進入西頓,使血流在她街上。被殺的必在其中仆倒,四圍有刀劍臨到她,人就知道我是耶和華」(結28:23),但「主知道搭救敬虔的人脫離試探,把不義的人留在刑罰之下,等候審判的日子」(彼後2:9)。

問題十二:面對瘟疫帶來的經濟危機,信徒當有什麼態度?

答:歡喜。聖靈呼籲你們都要因她歡喜,因爲神已經在她身上伸了你們的冤(啓18:20)。所以當巴比倫大城傾倒的時候(啓18:1-24),天上的眾聖徒歡呼:哈利路亞!救恩、榮耀、權能都屬乎我們的神!祂的判斷是真實公義的;因祂判斷了那用淫行敗壞世界的大淫婦,並且向淫婦討流僕人血的罪,給他們伸冤(啓19:1-2)。今天的世界經濟,豈不就是巴比倫大城嗎?今天世人所建造的,豈不就是高舉人、榮耀人的巴別塔嗎?我們若要與天上的眾聖徒一起歡喜,就要學習過簡樸的生活,無論在什麼景況都可以知足(腓4:11-13),才能回應神的呼召:「我的民哪,你們要從那城出來,免得與她一同有罪,受她所受的災殃。」(啓18:4)

問題十三:既然神早有命定,信徒在瘟疫中還需要彼此幫助嗎?

答:需要。主耶穌說:「你們若有彼此相愛的心,眾人因此就認出你們是我的門徒了。」(約13:35)。瘟疫爲人性的演繹提供了舞臺,更能顯明信徒的信心和愛心,向世人見證基督的身體:「若是弟兄或是姊妹,赤身露體,又缺了日用的飲食;你們中間有人對他們說:『平平安安地去吧!願你們穿得暖,吃得飽』,卻不給他們身體所需用的,這有什麼益處呢?這樣,信心若沒有行爲就是死的。」(雅2:15-17)。

問題十四:既然神早已預定,信徒在瘟疫中還需要幫助非信徒嗎?

答:需要。神的預定是我們傳福音的把握:哥林多的猶太人抗拒、毀謗使徒保羅(徒18:8),但主在異象中說:「不要怕,只管講,不要閉口,有我與你同在,必沒有人下手害你,因爲在這城裡我有許多的百姓。」(徒18:9-10)因此,保羅就在勇敢地「在那裡住了一年零六個月,將神的道教訓他們。」(徒18:11)。同樣,神的預定也是我們幫助人的把握:雖然許多人還沒有認識主,但其中必有神「許多的百姓」。我們不必去猜誰是被揀選的,而要愛鄰舍如同自己」(路10:27);不必去問「誰是我的鄰舍」(路10:29),而要問自己是不是別人的鄰舍(路10:36)。因爲信徒的生命就是「世上的鹽」和「世上的光」(太5:13-14),自然會給人帶來光明、智慧與和睦。

問題十五:在瘟疫中,信徒和非信徒的死是一樣的嗎?

答:完全不同。神重視祂所創造的生命,更珍惜祂聖民的靈魂,「就是你們的頭髮也都被數過了」(太10:30)。雖然信徒也會和世人一樣經歷患難,但我們可以放心,「在耶和華眼中,看聖民之死極爲寶貴」(詩116:15)。神不會讓祂的聖民死得毫無價值、毫無意義,「聖民之死」一定能被神用來成就祂的旨意。我們若知道自己的生死在神眼中「極爲寶貴」,還有什麼比這更重要的呢?「因祢的慈愛比生命更好」(詩63:3)!「聖民之死」,實際上付代價的是神自己。因爲我們靈魂的牧者與我們一同「行過死蔭的幽谷」(詩23:4),和我們一起在船中經歷風暴(路8:23);當我們陷在「患難愁苦」(詩116:3)當中的時候,祂也與我們一同受苦,「我們的大祭司並非不能體恤我們的軟弱」(來4:15),這是對我們最大的安慰!

微僕(匿名)是加拿大宣道會高貴林國語教會(Coquitlam Mandarin Church, CMA Canada)的一位長老
標籤
聖經
禱告
新冠病毒
祈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