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想做牧師了,這時候我該如何禱告?
2020-09-29
| Jeff Robinson

每位牧師都很獨特,都有自己的恩賜和個性,也有長處和短處;但大多數牧師也有共同點。我們大多數人常常與不安全感爭戰,我們往往都是工作狂和完美主義者,我們常常過分看重別人的看法(儘管我們傾向於否認這一點,特別是否認自己注重其他牧師的觀點),我們常常失望,我們都不喜歡禮拜一。

如果我們在牧師崗位上工作了很久,我們應該都已經考慮過離開,用我們的生命去做點別的事情——隨便什麼都行。我曾經有一個牧師朋友,他沮喪到一個地步是想要說服他的妻子幫助他故意讓自己不合乎事奉的資格。靠著神的恩典,我最終說服了他放棄這個荒謬的想法。

談到我自己,有一次我特別想離開事奉。

那時我剛剛做了三年的全職牧師,我想我幾乎可以說那一年是地獄般的日子。一個主日早上,一位同作長老的弟兄出人意料地在成員大會上要教會成員們就是否信任我進行投票,他說我是一個失敗的領袖。雖然會眾並沒有配合他,但我的家人們坐在第二排觀看了整個過程。這是壓垮我的最後一根稻草,幾天後我就辭職了。

我向妻子發誓說,我已經永遠退出了教會服事。一個失敗的領袖怎麼可能蒙召去牧養神的百姓呢?

不過那時我還做了一件我唯一能做的事:我讀了詩篇,也讀了很多遍哥林多後書,以至於我記住了其中的很多內容。我每天都要禱告幾個小時。因著神的恩典,這麼多年後我仍然在教牧事工中。所以如果你問我,一個不想做牧師的牧師該怎麼禱告呢?下面有六個可以禱告的方面:

第一,求神幫助自己從長計議

撒但經常用情緒作爲武器來攻擊我們。對於牧師來說,這似乎是加倍的真實。我無法告訴你有多少個星期一(特別是在我剛做牧師的時候),我都在想如果我幹別的工作可能會做得更好。有時候是我自己認爲我的講道平淡無奇,也有的時候是因爲一個「評道專家」在會堂門口或在聚會後的電子郵件中向我卸下了他的「貨」。

如果說服事教會了我什麼,那就是耶穌在馬可福音4:26-29中的教導:我不能控制一切,好事不會一夜發生。很快我就明白了,我絕不能純粹憑著情緒輕率地決定退出事奉。隨著時間的推移,神的目的會變得很清楚。於是,我們就需要第二個禱告。

第二,求神藉著祂的護理光照我們的決定

發生在我身上的事實在告訴我什麼?其他教會是否有興趣請我上臺講道?是否有機會作爲客座講員在其他教會的講台上講道?新來的牧師是否還在徵求我的意見?我越是想著要離開事工,這些事工機會就越多。離開第一個教會後,我幾乎每個週末都在某個地方講道。

我以前教會的一個小組想和我一起建立一個教會。這當然不是一個好主意,但我希望這在告訴我某些信息。還有兩個教會讓我投遞簡歷,申請他們空缺的教牧職位。另一家打電話來給我面試,然後一週內就給我提供了主任牧師的職位。我沒有給自己太多機會去思考和禱告,所以我拒絕了,但這些機會幫助我澄清了一些事情。於是我就祈求,求神光照我讓我知道該怎麼做,而他也確實光照了我。因爲神藉著祂的護理給了我一些光照,所以我明白了我作爲牧師的職業生涯並沒有到此爲止。

第三,求神改變我對事奉的心

後來,我受到另一個職業的吸引。有一次我差點在家鄉找了一份跟教會無關的工作,那份工作薪水很高,而且我從小認識那份工作的僱主。這將是安全的,那將會是一個避開批評的傾盆大雨之處,也是一個很好的堡壘讓我可以避開那些似乎急切地注視著我倒下的目光。我也考慮過回到報社從事新聞工作,這是我全職服事前的職業。

但問題是:我仍然想做牧師。神並沒有改變我的願望。如果說神做了什麼的話,那就是離開牧師職位讓我的心變得更加渴望做牧師。對我來說,這就有足夠的理由繼續向他請求敞開大門。

第四,求神幫助我在基督裡(而不是在牧養中)找到我的身份

我承認,有時我在想,我的身份是否被捆綁在了領導教會、做大部分講道這樣的職業身份上。當我做報社記者的時候,我用盡全身的力氣追求成爲這個領域的頂尖者,經常每週工作70到90個小時。當時如果你問我是誰,我會說:「我是個記者」——這是我身份的核心所在。當我在此後的歲月裡探究我的內心時,我相信它是一個偶像。

我們很容易把好的事情——比如牧養事工——變成神的替代品。那麼,求神審視你的心,幫助你誠實地回答這個問題:如果我再也不擔任牧師,而「僅僅」作爲一個活躍而忠誠的教會成員而存在,我會滿足嗎?當我在考慮是否繼續服事時,一位導師問了我這個問題。從此,我就祈求神讓我能夠不要把牧師這個身份抓的那麼緊,相反要緊緊地依附於基督,在他身上找到自己的滿足和認同。受薪的服事可能會讓身份成爲自己的神。

第五,祈求謙卑和成聖

清教徒牧師麥琴有句名言:「神子民最大的需要是我個人的聖潔。」多年來,我一直不完美地努力著讓釘死罪身和祈求神在我身上結出聖靈的果子成爲一種不懈的追求,特別是在疑惑的時候。我曾求神用我的環境使我像耶穌,使我成爲聖潔。全本聖經中最可怕的一節經文是希伯來書12章14節:「你們要追求與眾人和睦,並要追求聖潔;非聖潔沒有人能見主。」你知道爲什麼這很可怕嗎?追求聖潔比「我真的蒙召全職服事嗎?」這個問題更根本、更嚴肅。

我相信,事工中充滿苦難和疑惑的季節是提升和令自己成長成熟的機會。套用約翰·派博的話說,我請求神不要浪費我的苦難和疑惑,而是讓它成爲催化劑,在我身上收穫豐盛的義。當我們受苦或懷疑的時候,我們總是能知道神在做什麼嗎?不可能。事實上,我認爲我們通常不知道神在我們身上或通過我們在做什麼,因爲基督徒的生活是一場信心的競賽(來12:1-2)。但我們可以放心,他正在以一萬種我們眼睛看不見的方式工作。

第六,祈求神不斷賜下恩典

祈求保守的恩典也很重要。我們常常單純地從救贖的角度來思考神的恩典。但因著恩典拯救我們的神,也因著恩典保守我們。整本希伯來書都是關於恩典中堅韌的講道。

聖徒永蒙保守的教義也可以理解爲神對聖徒的保守(詩31:23)。把這句話寫在你的心門上:「你們必須忍耐,使你們行完了神的旨意,就可以得著所應許的。」(來10:36)每天都要禱告,求新鮮的恩典浪潮撞擊你生命和事奉的海岸。

如果你牧養的時間長了,你就會懷疑自己的呼召。不要浪費這個成熟的機會。讓它驅使你跪下來。


譯:DeepL;校:JFX。原文刊載於福音聯盟英文網站:How Should I Pray When I Want to Quit Ministry?

Jeff Robinson(傑夫·羅賓森)博士畢業於美南浸信會神學院,是福音聯盟的高級編輯,同時牧養位於肯塔基州路易維爾的基督團契教會(Christ Fellowship Church)。他也在神學院擔任教會歷史方向的客座教授,並在浸信會安德魯·富勒研究中心(Andrew Fuller Center for Baptist Studies)擔任研究員。傑夫和他的妻子麗莎(Lisa)有四個孩子。
標籤
牧師
禱告
沮喪
堅韌
打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