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該學習希伯來文和希臘文嗎?還是聖經軟件就足夠?
2021-05-04
| Keven McFadden

編注:本文屬「講道工具箱」系列文章中的一篇。


市場上已經有很多很好的聖經軟件,例如BibleWorksLogos,及Accordance。基於這個情況,傳道人及聖經教師還需要學習聖經原文嗎?作爲一個教導聖經原文六年的教授,很多牧師問過我這個問題,我也能理解爲什麼他們會這麼問。

整個神學院期間最困難的科目大概非希伯來文和希臘文莫屬了。神學院的學生常常將語言類的課程視爲獲得道學碩士前必須跨越的一個最艱難的攔阻。很多牧師想起這些語言課時,想起來的都是背單詞、在課堂上被點名做語法分析或動詞時態分析等種種不堪回首的記憶。

而且,許多(若不是所有)牧師在準備講道的過程中都不會真的使用到原文。牧師們都非常忙碌,大多沒有多餘的時間可以自己解析和翻譯原文,也因此,他們對原文的大部分見解常常來自聖經註釋和解經書。即便他們有回去查找原文,大多是爲了查詢單一字詞的意思,但在聖經軟件中要做到這一點很簡單:把鼠標移到這個詞上就能做到了。

我們應當繼續要求傳道人學習希伯來文和希臘文嗎?

有很多神學院已經不再要求道學碩士必須有原文語言類的學分了,也有一些神學院決定把原文學習「作爲工具」來教授:指導學生如何使用聖經軟件,而不要求他們必須學習原文。但仍有一些神學院繼續要求學生一定要完成希伯來文及希臘文的學習,就歷史的角度而言,這的確一直以來都是訓練傳道人的必修課之一。

爲什麼要把原文語言當作必修課呢?

以下是我最簡單的答案:聖經軟件給原文學習必要性帶來的影響不大。這些軟件的好處在於它們可以在最快速的時間內提供關於經文的許多信息:字詞含義、時態解析、詞頻數據、不同的翻譯版本、文法、註釋,甚至是早期的原文手稿影像。我自己的電腦上都裝了這三種聖經軟件,而且我每天至少都會使用其中之一。然而,這些信息其實本來都可以在參考書中找到,軟件只是改變了我們查詢資料的媒介,並且縮短了過程所需的時間罷了。

一些人聲稱聖經軟件已經替代了學習聖經原文的必要性,我認爲他們的意思是:這些軟件可以快速地提供字詞的意思,或是快速解析它們。但是,我們一直都有不同的工具來得到這些信息,也不必學習希伯來文或是希臘文。詞典中都有這些信息,而我們也一直可以從文法書中找到字詞的語法分析。

使用語言還是知道語言

學習聖經原文的目的從來就不是爲了知道各個單字或是可以解析詞語。背單詞和分析詞語都是爲了達到另一個目標所需的過程。學習聖經原文的目標是爲了可以讀、理解原文,好更加正確的解釋經文內容。

我們已經太習慣於聽到有人在教會裡說自己「使用」了希伯來文和希臘文了。因此,我們似乎忘記了它們是真正的語言,而你不可能使用一個你不掌握的語言。高中時期,我學了三年的西班牙文,但是這對我來說毫無用處,因爲我沒有真正的掌握這門語言,我只會用西班牙文問「廁所在哪兒」?

如果牧者或聖經教師沒有掌握希伯來文跟希臘文,但自以爲可以使用它們,他們就會專注在字詞研究上,並且專注於研究某個希臘文字詞(很少希伯來文)的「真正意思」。這種字詞研究通常都演變成誤解和謬論。極具諷刺意味的是,如果使用原文的人不掌握原文,通常結果都是帶來錯謬而非正確的解釋。

我再用另一個例子來解釋:我爸是一位電氣工程師。我第一次離開家的時候,他給了我一堆工具作爲禮物。其中一個工具是專門用來測試插頭及電池內的電流。今年夏天,我把我們待修的房子中的所有插頭全部都換了新,但因爲我對電氣技術一竅不通,所以我其實無法使用那個工具。我猜想那個測量設備其實相當複雜,可能可以告訴我全家電路的情況。但對我來說,這一切簡直像一門外語一樣難以理解。

如果你對一個領域缺乏理解,那即便有工具仍是完全沒用。語言工具也是一樣的道理。如果你不懂聖經原文,那麼聖經軟件這一工具對你來說仍沒什麼用,甚至可能導致你有錯誤的解釋。

得之不易的見解

學完了希伯來文和希臘文之後還要保持對語言的某種熟悉度是相當困難的。我一直都在這個問題上掙扎,尤其在我不需要教授他人的語言上。我盡可能每天讀幾句經文。夏天的時候我會籌備一個讀書小組,爲的是有人一起彼此督促。從講道和教書來的壓力也幫助我要不斷練習經文翻譯。能夠正確地做原文解析一直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你不可能只是查詢單一字詞,卻對整段上下文內容沒什麼概念。原文解經必須包含艱苦漫長的翻譯和分析。

假如你事奉的中心是神的話語及福音,那麼如果你有機會學習聖經原文,就應當樂於擔負這一重任。沒有學過希伯來文和希臘文的人有能力瞭解聖經信息嗎?可以,真是感謝神!事實上,我也聽過許多非常棒的傳道人講道,雖然他們從來沒有過學習聖經原文的機會。

假如他們知道原文,是否能傳講的更好呢?我認爲完全可能。他們可以有能力辨別哪些翻譯更正確。他們可以更好地評估所參考的註釋而不是完全依賴註釋者。他們對於原文會有直接的概念。

聖經軟件是很實用的工具,但聖經軟件不能取代嚴謹經文解析的重要性。你無法使用一個你不掌握的語言。我的意思不是說牧者和聖經教師都要成爲聖經原文的佼佼者。然而,我盼望神話語的僕人能夠自己翻譯經文和正確地解析原文。而這樣的技巧只會從用功學習而來。


譯:Alice Wang;校:JFX。原文刊載於福音聯盟英文網站:Preacher's Toolkit: Should I Learn Hebrew and Greek or Is Bible Software Enough?

Keven McFadden(凱文·麥費登)是賓夕法尼亞州凱恩大學分校(Cairn University in Langhorne, Pennsylvania)神學院的副教授。
標籤
教導
原文
講道工具箱
語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