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新冠病毒後生活的五個預測
2020-04-22
| Collin Hansen

我想我們都能感覺到,其實我們永遠不能再回到2019年11月的生活常態了。我們會記得那些日子,那是個決定性的轉折點:一些心愛的朋友和親人遭受痛苦,另有一些得到康復;一些人的事業夢想夭折,另有一些則獲得新生;一些家庭被迫隔離,另一些家庭卻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緊密。

現在還是隔離早期,我們對新冠病毒過後會怎樣做任何武斷的預測都是愚蠢的。我們甚至不知道隔離是否會在2020年6月還是2021年6月或兩者之間的任何時候解除,以及會有多少人死亡。所以,我們怎麼能知道神正在做什麼呢?

最近有個朋友問我,我期望新冠病毒疫情之後生活和事工有怎樣的改變。我相信你們中的許多人也會有同樣的疑問。我並沒有先知的恩賜。我只是大量閱讀,並與比我聰明得多的專家們交談。根據這些交流,我提出了五個初步的預測,用看似矛盾的表述來作爲標題。

要小心那些對將來提供簡單答案的人。最有可能的是,我們會看到箭頭指向多個方向,在我們死後很久,後人們會解釋我們這一代人。有些事情會改善,其他的會消失。沒有什麼會保持不變,因爲我們會獲得新的興趣和新的恐懼。不過,就目前而言,我預計我們會在這五個方面有所改變。

第一,我們將失去信任——即便我們團結一致。

從來沒有哪一個問題像這樣能如此迅速地將民族、國家和階級之間的差異拉平。沒有人能夠倖免,確實如此!最著名的演員和最有權勢的政客都會被傳染上新冠病毒,就像你我一樣。

我親眼目睹了美國人對新冠病毒產生恐懼的那一刻。那是3月11日的晚上,我和妻子在教會裡接待各小組的帶領人。那天早上,我讓妻子去買食物和其他生活用品,因爲病毒就要來了。會議結束後,我就去了家裡的書房查看錯過的新聞。在短短90分鐘內,NBA已經暫停了本賽季的比賽,總統特朗普發表了電視國情諮文,湯姆·漢克斯和麗塔·威爾遜宣佈自己感染了新冠病毒。福音聯盟官網的讀者人數立即翻了一番。突然間,數百萬人同時意識到了事態的嚴重性。我們不得不做點兒什麼——因此不知道爲什麼,廁紙是最快賣光的。

這種情況是世界各地的政府、媒體和公共衛生機構都說了謊話,或者至少在最初的應對措施上做了手腳而造成的。他們看到了簡報,但仍然沒有讓我們做好準備,所以我們不能相信他們。既然我們不能相信我們的領導人,我們就要想辦法爲自己小心打算。近三週後,在人類歷史上最富有的國家,我們仍然無法得到可靠、及時的測試。從紐約市區到南達科他州的農村,沒有人是安全的。我們都一起在這場疫情中,但我們又是各自爲戰,因爲即使我們沒有感染病毒,我們哪怕只是聚在一起也會危及他人。

往前看,不管是最富有的人還是最貧窮的人,都會帶著偏見的眼光來看待政府當局,至少會這樣看待那些負責最初應對的人。新的、更值得信賴的政府機構會出現,但至少要等到富人和名人的廁紙得到配給供應才行。

第二,我們將依賴虛擬的網絡,同時我們也會愛護本地商業。

在新冠病毒的傳播過程中,許多富豪變得更富有。亞馬遜自詡的供應鏈已經成爲了生命線,數以百萬計的人學會了使用Zoom,Facebook Live起死回生了,谷歌爲我們提供新聞,YouTube爲我們提供娛樂。

與此同時,這次的經濟蕭條將終結許多在掙扎中的主要商業街道零售商,和他們一起結束的還有他們爲地方政府和媒體提供的稅收和廣告收入的剩餘生命線。規模和利潤不足的小企業,尤其是餐館將會消失。然而,這些小企業卻抓住了我們的主要感情。沒有Red Robin(美國的一家連鎖快餐店——譯註),我們仍然可以活得很好;但我們會團結起來,拯救我們本地的麪包店。

教會的情況在一定程度上將也是一樣。規模較大的教會將受到傷害,尤其是在可預見的未來在大型聚集仍受限制的情況下。什麼時候訪客才會覺得帶孩子們進入這些不熟悉的環境是安全的呢?但大型教會可以在必要的時候縮減他們的項目和人員配置。而小教會就沒有那麼幸運了,許多會因爲教會生活節奏被打破而不得不關閉,尤其是在隔離期間——他們無法跟上虛擬化的選擇。再加上這些小型教會的大多數成員在病毒面前是處於弱勢的老年人,而他們的工薪階層成員將是受經濟逆風的影響最大的。當我們最終再次聚集在一起時,對社區和敬拜的熱情的爆發會有所幫助。但是,許多教會的生存將取決於我們隔離時間的長短。如果隔離期在今年夏天結束,規模較小的地方教會相比吸引眾多訪客和頻繁進出者的大型教會可能會覺得更安全。

第三,我們會增強對國家的保護,同時獲得全球視野。

從印度到印第安納,新冠病毒不存在歧視。我們不關心疫苗是來自南非還是南美。我們共同加入到這場鬥爭中來。如果中國的領導人從一開始就以全球視野來看待這個問題,就可以避免整個世界的受苦。

現在,我們身處在一個難以想像的場景中,新英格蘭各州之間的邊界被關閉了。歐盟成員國之間也是如此。我們對出現在洛杉磯的坦克和芝加哥的裝甲吉普車感到不安,即使他們還沒有強制實施隔離。從現在起,只需一個通知,邊境的大門將可以在雙向即時被關閉。也許在我們的有生之年,我們將再也不會享受到旅行的便利,尤其是去境外,而不僅僅是在國境之內。

幾年前,在阿拉巴馬州,我們遭受了致命的龍捲風和罕見的暴風雪襲擊。許多兒童和青少年不得不睡在學校裡。在無法通行的道路上,通勤人員被困在汽車裡。現在,爲了應對這種情況,即使是惡劣的天氣預報也會導致各種取消。而且,我想我們不會很快就會恢復正常。雖然孩子們都已經長大了,但創傷依然記憶猶新。同樣的,你認爲教會什麼時候會再次放心地派遣青少年去那些新冠病毒可能會爆發的地方宣教?他們在那裡可能會因爲只有極少的醫院和不確定的食物來源而被困住。

我們記得9/11事件是如何改變了機場安保的。我們的新常態將包括口罩和體溫測量,就像我們現在在亞洲的各大城市看到的那樣。每個人都在同一條船上,只是在自己的一方水面上。即使是在我們更擔心如何保護我們本地人的時候,我們會對全球的趨勢和鄰舍越來越有同情心和有意識。

第四,我們將看到靈裡的飢餓,也看到自然主義的興起。

每一次危機都會產生英雄,我們已經可以在醫學研究人員和護理人員身上看到英雄的產生。新冠病毒提醒我們,沒有比健康更脆弱的了。而集體的應對措施是把我們的信心投入到計劃、準備、供應和治療上,那麼這樣的事情就不會再發生了(然而這仍會發生)。

然而,我們將永遠不會忘記這種暴露的感覺,我們將永遠不會擺脫不確定性的創傷,也不會對安全感到安心。即使是疫苗也無法讓這種感覺完全恢復。因此,我們將面臨著許多精神和現實的問題:當我死後會怎樣?我爲什麼會如此焦慮和恐懼?誰能來照顧我?

通常在危機中,我們會聚集在一起,在儀式性的聚會尤其是宗教聚會中尋求保證,這賦予了我們共同的意義和目的。但冠狀病毒卻將宗教進一步推到了家庭中自己家人的邊緣。麥加被冷落了,教皇獨自站在聖彼得教堂前。那麼,群眾將到哪裡去尋求安慰呢?當教皇告訴他們可以直接向神懺悔時,這雖然讓新教徒們感到高興,但天主教徒們還會回到羅馬嗎?

當新冠病毒被擊敗後,我們會歸功於神嗎?還是會因爲我們的醫生救世主們而歡欣鼓舞呢?還是當他們最終載譽歸來時,我們會回歸世俗的歡娛?我很想預言那些保證可以得醫治和財富,但他們的保證卻敵不過這場疫情的騙子們將會走到盡頭。但是,就像彩票一樣,這些騙術似乎並不受事實的影響,因爲他們利用了我們對急功近利的偏好。一些主要以靈命和情感提升爲目標的教會,可能會掀起隔離結束後的興奮的浪潮。然而,更多的屬靈果子將會在直接解決生死問題的團體中結出來。 

第五,我們將與家人更親近,但家人數量將減少。

今年早些時候爆發了一些爭論,說我們是否高估了(只包括父母和子女的)核心家庭的價值。這種爭論現在看來很老套了。核心家庭是一個重要的防禦和庇護所。這些人是你唯一信任的、可以影響你的人。新冠病毒可能會促使許多單身人士走向婚姻的保護和情誼。而這可能會改變許多生活模式,因爲年輕的成年人,由於學校關閉和失去工作而被迫在家生活,害怕再去遠方冒險。

與此同時,冠狀病毒對父母造成的傷害也將是巨大的。由於父母被感染,沒有鄰居和大家庭的幫助,誰來看管孩子?家長們一邊在家教孩子,一邊還要工作。而在家的孩子們也失去了友誼和有組織的活動的出口。難怪有人說,如果隔離會產生生育高峯,也只會有頭胎孩子。從長遠來看,愛會加深,而愛的缺席會更快地使人變得更有愛。

經濟蕭條對年輕人的打擊最嚴重。他們找不到工作來建立自己的事業。在上一次經濟衰退期間,生育率下降,再也沒有恢復過來。孩子們消耗著稀缺的情感和經濟資源。不確定的未來讓父母們對生養更多的孩子更加地謹慎。即便是在家庭變得越來越重要的時候,小家庭的趨勢也會加快。然而,文化敘事將把家庭作爲第一份感情和最後防線的地方。

神的時間表

無論這些預言中的任何一個或所有的是否能成真,我們都知道神有祂自己的時間表,而我們只能瞭解其中的一部分。無論祂在做什麼,「立志行事……爲要成就祂的美意」(腓立比書2:13)。如果神能從耶穌的十字架上成就美意,他也可以從新冠病毒中成就美意。唯有神才能使我們知道生命的道路。唯有在祂的同在中,我們才能找到滿足的喜樂。在祂右手中有永遠的福樂(詩篇16:11)。任何東西,哪怕是新冠病毒,都不能奪走我們藉著與基督的聯合所能得到的應許。

我們的神所命定的都是對的。總有一天,感謝耶穌,我們會明白怎麼才能做到。


譯:Jeff;校:JFX。原文刊載於福音聯盟英文網站:5 Predictions for the COVID-19 Aftermath

Collin Hansen(柯林·漢森)是福音聯盟的編輯主任,也是多本書籍的作者;他在三一神學院獲得道學碩士學位。他和他的妻子是阿拉巴馬州伯明翰救贖主社區教會(Redeemer Community Church, Birmingham, Alabama)的成員,他是Beeson神學院的顧問委員會成員。
標籤
問題
社會
時事
新冠病毒
進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