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与时事
如何迎接「元宇宙」?
2021-11-18
—— Ian Harber , Patirck Miller

亨利·福特(Henry Ford,福特汽車的創始人——譯註)的初衷並不包括建立巨型教會(megachurch)。但是在個人汽車出現在市面上之前,大多數找教會的基督徒面臨的都不過是一個簡單的宗派(神學?)決定:你是參加附近的浸信會、衛理公會、長老會、路德會,還是天主教會?但是擁有了汽車之後,基督徒突然可以決定參加有最好兒童事工的教會、青年事工最激動人心的教會,或是週日早上敬拜採用搖滾音樂的教會——只要開車半小時之內能到就行。於是我們成了教會的消費者,因爲汽車讓我們可以成爲消費者。事實上,現在的教會使用豐富多彩的事工菜單來供應我們的消費主義需求,那種豐富性甚至可以讓芝士蛋糕工廠(Cheesecake Factory)的服務員感到羞愧。

這不是第一次技術改變教會,也不會是最後一次。但是,雖然近年來技術變革的步伐已經讓教會感到眩暈和疲憊,我們也只是看到了數字冰山的一角。將真正改變我們的思想、屬靈和教會面貌的改變很快就會到來:元宇宙(the metaverse)。

什麼是元宇宙?

對大多數人來說,「元宇宙」是一個新詞,我們之所以聽到這個詞只是因爲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最近宣佈臉書(Facebook)的母公司將改名爲「元」(Meta)。這個新名字是對未來的一種認可,Meta公司將自己定位爲一個新的數字宇宙的第一推動者。

但究竟什麼是元宇宙?馬修·鮑爾(Matthew Ball)是一家大力投資於元宇宙的風險投資基金管理合夥人,他在自己的入門讀物中這樣說:

元空間是一個大規模的、可以互動的、實時渲染的三維虛擬世界網絡,可由無限數量的用戶參與、同步和持續體驗,並具有數據的連續性,如身份、歷史、權利、對象、通信和支付。

元宇宙不是一個數字世界。它是一個由多個世界組成的數字世界,人們可以無縫地穿越這些世界,無論他們走到哪裡,都能保留他們的外表和數字財產。這些世界不僅僅存在於VR(虛擬現實)中,而且還通過AR(增強現實)分佈到物理現實中。

元世界仍然是一個雛形,但一些早期的例子提供了對於未來的一瞥:

  • 在福克斯新聞(FOX)的Alter Ego節目中,音樂藝術家以數字化身爲節目的評委表演。參賽者解釋說,以前外貌或社交焦慮阻礙了他們,但使用數字化身讓他們變得真實。在元宇宙中,人們將擁有數字身份,而這數字身份可能會比現實中的身份更優先。
  • 耐安堤克(Niantic)公司的遊戲《寶可夢GO》(Pokémon GO)允許玩家用手機攝像頭看到AR寶可夢並捕捉它們。在未來,人們可能會使用AR眼鏡來模擬辦公室和與朋友一起玩耍。
  • 特拉維斯·斯科特(Travis Scott)在《堡壘之夜》(Fortnite)中舉辦了一場現場音樂會,玩家可以參與其中、在裡面跳舞和在多個世界中移動。那次音樂會有超過3000萬人參與,使其規模超過超級碗的中場表演。在未來,人們可能期待甚至更喜歡將虛擬場所作爲體驗現場活動的場所。
  • 蘋果的面部識別軟件使用紅外線來分析你臉上的3萬個點。這就是讓你製作3D表情(animojis)和擬我表情(memojis)的原因,它可以準確地實時呈現你的面部表情。在元宇宙中,人們的數字化身將無縫地反映他們的實際面部表情,創造一個真實的個人存在的數字模擬。
  • Playstation 5的控制器擁有革命性的觸覺技術,使遊戲製作者能夠創造出令人毛骨悚然的真實物理感覺。在未來,觸覺手套將使你能夠感受到數字式的握手、握住數字式的杯子,或者數字式的擊掌。
  • 微軟的PlayFab和亞馬遜的GameLift這兩種技術都使用人工智能來主持和匹配尋求多人遊戲體驗的遊戲者。這可以保持遊戲的趣味性,因爲你只與技能相似的玩家競爭。在元宇宙中,匹配服務可能使用人工智能驅動的個性測試,根據共同的興趣創建數字朋友群。
  • 非同質化代幣(non-fungible tokens,NFT)允許你擁有一塊獨立的數字財產。在元宇宙中,人們將使用這種代幣購買數字設計師的產品、在VR中跨平台攜帶或使用它們,甚至通過AR在現實世界中使用。戴上你的AR眼鏡,一個人或一個地方就變成了一個活生生的、移動的藝術作品(或廣告)。
  • 微軟最新的《飛行模擬》(Flight Simulator)遊戲包含超過250萬GB的數據,因爲微軟繪製了現實世界的地圖,並將其內置到遊戲中。它有2萬億棵獨特的樹,和15億個獨特的建築。模擬遊戲與現實世界的活動保持同步和一致,甚至包括天氣(有些人飛到颶風中只是爲了檢查它)。這被稱爲「鏡像世界」,未來人們可能會使用這些數字資產來設計建築,用於現實世界的建設或僅用於數字世界的建設。你可以購買一個超現實的數字房產,在其中居住、互動或進行小型度假。

這些例子本身都不是元宇宙。但它們共同勾勒出了元宇宙可能帶來的未來前景。

基督徒如何做好準備

元宇宙對教會和基督徒來說意味著什麼?

當Facebook在2004年首次亮相,iPhone在2007年發佈時,我們並不知道未來會發生什麼。14年後,我們逐漸知道了,但教會現在才剛剛跟上。我們不可能在元數據重塑文化的十年後才意識到它的影響,我們必須現在就爲塑造未來的門徒做好準備,因爲我們知道元宇宙只會加劇目前由入侵性較低(信不信由你)的互聯網造成的問題。

值得慶幸的是,還有五到十年的時間元宇宙才會來到眼前。我們可以預測即將到來的變化,並準備好耶穌的門徒迎接它和在那個未來的世界中作爲忠實的基督見證人生活。以下是我們今天應該開始強調的三個主題,以便我們能夠塑造預備好迎接明天的門徒。

第一,在一個定製的世界中,身份是自我定義的。

如果你認爲現在的社會正在與所謂「身份政治」爭戰,那就準備好吧。元宇宙中的個人將能夠通過完全由自己設定的身份來表達他們想要表達的東西。例如,在馬克·扎克伯格的演講中,一位朋友作爲機器人出現在了空間站裡。

當我們對自己的虛擬版本比對現實中的真實版本更加認同時,會發生什麼?人們可能會開始混淆他們上帝賦予的身份和他們在元宇宙中精心打造的自我身份。超人類主義(transhumanism)的辯論就眼前,神的形像(imago Dei)即將遭遇元的形像(imago meta)。

在一個我們身份的每一方面都可以完全定製的世界裡,慶祝一個神所賜予的身份——神設計了我們成爲祂形像的承載者,用肉和骨創造了男性和女性以看守和護理這個世界——將與文化徹底背道而馳。但是,這一合乎聖經的觀念同時也會帶來生命和自由,因爲「創造自我」的焦慮已經使Z世代和千禧一代陷入癱瘓。

教會可能是最後一個接受你原本被造的形像,而不是你爲自己設定的形像之處。

第二,實體世界中的創造之善。

我們將開始更多地過著非實體的生活,要麼是作爲VR空間裡的一個頭像角色,要麼在使用AR技術的全息實體世界中。我們感覺到的分離——在我們的物理身體和物理境與我們虛擬擴展的意識之間——將越來越大。我們將很快開始看到我們虛擬世界和虛擬身體的無限可能性,並認爲它比物理世界更好、更真實。

世俗主義使世界失去了活力,並使它失去了超驗、神聖的含義,而元空間提供了一個山寨版的超越世界。正如一位播客所說,它滿足了「長期以來,人類渴望進入一個想像世界的願望」。作爲耶穌的門徒,我們卻堅持認爲我們的物質世界和身體原本是美好的。亞當第一份最基本的工作是培育一個園子。耶穌呼籲祂的追隨者照顧病人、拜訪孤獨者、扶助被壓迫者,並管理環境。我們知道,由上市公司創造的虛擬世界永遠不會比上帝創造並稱爲「甚好」的世界更真實或重要。

耶穌的追隨者必須不斷地抵制數字化並形成共同體,讓人們可以刻意脫離虛擬現實、與他人同在:看著他們的眼睛、給他們一個擁抱,並簡單地陪伴他們。這將是最好的反文化方式。

第三,在一個無限的世界裡,有限制就是恩典。

元宇宙將爲我們提供機會,讓我們體驗到只有上帝力量的驚鴻一瞥。信息的無處不在將使我們以爲自己是全知的,創造世界和個人身份的能力使我們以爲自己無所不能,而輕易地征服(虛擬的)地理邊界將使我們能夠在任何時候出現在我們想出現的地方,好像無所不在。當我們能夠通過VR體驗回到過去時,時空障礙的打破將使我們以爲自己能進入永恆。這未來的巴別塔正以「無限」作爲誘餌來引誘我們成爲神。

耶穌的門徒則需要通過擁抱上帝賜予的限制來進行抵抗。我們在地方性的共同體中同存,我們專注於導致人們繁榮的系統和結構的緩慢改進(包括真實的和虛擬的),並接受越來越不時尚的短語「我不知道」。我們的生活可以體現出這樣的真理:我們不可能無處不在,也不可能無所不能,而這種有限性正是來自上帝的禮物。

在新領域的忠誠

雖然我們無法預測元宇宙將以何種方式改變我們,但我們知道,基督徒的見證總是反文化的。元宇宙可能會保證提供神一樣的力量和知識,但就像所有的偶像一樣,它索取的總會比給予的多。儘管它很有誘惑力,但元宇宙最終將超越自身而指向超然的君王,他的話使非虛擬的遠像成爲現實。

就像每一項技術革新一樣,元宇宙帶來機遇,也帶來威脅。但是,如果我們今天就開始做門徒培育的艱苦工作,我們可能會發現耶穌堅韌不拔的門徒們在一個新領域的邊緣忠實地帶領著,並爲著每個人真正的結果子而努力——無論在真實世界裡還是在虛擬世界裡,並能夠在面對巨大的變化時都充滿自信的謙遜。


譯:DeepL;校:JFX。原文刊載於福音聯盟英文網站:How to Prepare for the Metaverse.

Ian Harber(怡安·哈伯)是德克薩斯州丹頓市(Denton, Texas)一間非營利組織的媒體總監。他道學碩士畢業於美南浸信會神學院,同時在教會中負責青少年事工。
Patirck Miller(派崔克·米勒)畢業於聖約神學院(Covenant Theological Seminary)是「交叉路口」教會(The Crossing)的牧師,負責數字媒體事工。
標籤
技術
社交網絡
元宇宙
虛擬現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