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是否在傳講一個自己不該去的地獄和一個自己配得的基督?
2019-10-25
| Peter Gurry

近日,我教導了兩次有關地獄的教義,而這兩次課程結束時,我都感動得淚流滿面。

我印象最深刻的是在第二次。當課程的結束時,一位與上帝同行多年的老姊妹,她和藹地向我走來,然後問了我一些關於她母親的問題。正當她講述時,她哭了起來:她很想知道自己的母親現在是否在地獄裡。

我又能說些什麼呢?我只能告訴她大多數基督徒在這個時刻會說的話。我說:我們無法知道在人們生命最終的時刻做了什麼,因此我也無法知道她媽媽現在在哪裡。

這是真的。我並不知道,我們都不知道。

然後,我還告訴她:「但這是我所知道的事:我知道假如她現在正在地獄裡面,這是公義的。而我知道若神也把你我送到那個地方,這也是公義的。因爲那是我們罪人應得的結果。」這是一個嚴肅的對話,我不會忘記當時她緩緩地點點頭,然後我們流著眼淚彼此擁抱。

我們如何思想地獄?

我發現一個重要的事實:我們如何思想地獄總是在反映我們如何思想罪,進一步,也反映了我們如何思想基督。問題是,基督徒很容易認爲地獄只是「存在在那裡」的一個地方,而且認爲其他人應該去那裡——也就是那些與我們思想不同、投的票和我們不同或者生活方式和我們不同的人。然而,這樣的思維方式最終會使我們冷酷無情地看待福音和看待那些不同於我們的人。

約拿單·愛德華茲對這一現象有很深刻的理解。他發現,如果一個基督徒認爲「地獄僅屬於其他人、但不屬於他自己;他就會把地獄當作一個武器揮舞著去攻擊那些拒絕相信地獄的人士。」人們更喜歡相信一個自己不用去的地獄。愛德華茲發現,很多人對地獄的認識其實是用來服事自己的。

這樣的思想今天仍然存在,但卻是以另外一種形式出現的。自由派新約學者戴爾·埃利森(Dale Allison)在他的書中這樣描述他年輕時怎麼思考這個問題:

我想起我曾經讀過……一本講論基督教和其他宗教區別的小冊子。整本小冊子都是在講猶太教徒、穆斯林教徒、以及印度教徒將會在那裡如何永遠被火焚燬。爲了證明這一論點,作者引經據典、使用了很多聖經經文。讀完了之後,我倒抽一口涼氣,然後我站了起來並焦慮地在房間裡來回踱步。我無法接受所有與我們信仰不一樣的人都要在死後遭遇酷刑折磨,直到我遇到自由派神學,我才爲此釋懷。

的確聽起來令人反感,的確我們需要抵擋這樣的觀點,但我們並不是要像埃利森那樣否定地獄的教義,而是要抵擋「所有和我們不一樣的人都要下地獄」這樣的觀點。後者並不是聖經所教導的,這就引導我們去重新認識耶穌基督的福音。

沒有人下地獄是因爲在某個特定的方面和你不同。不!在地獄中受刑罰恰恰是因爲他們和你一樣。這正是地獄的教義令人驚訝的地方。我們都配得這樣的結局,沒有一個人可以例外,這是一個令人震驚的消息。當我們讀到保羅在羅馬書3:23寫下的「世人都犯了罪,虧缺了神的榮耀」時,真理應當驅散我們所有自以爲義的驕傲。

基督徒規避了地獄的刑罰,這並不是因爲我們和其他人有不同的觀念或做法;我們被免予刑罰,因爲基督我們不同,因爲神聖潔、無瑕疵的聖子基督,也就是那無罪的的替我們成爲罪(林後5:21)。基督,唯獨基督,使我們變得不一樣。

我們該如何教導有關地獄的教義呢?

基督使我們免予地獄刑罰這一真理以三種方式影響著我們傳講和教導地獄。

第一,當我們談論爲什麼一位慈愛的神會把人丟到地獄去時,我們應該更多地講我們自己。

當我們把斯大林或者希特勒的罪行拿出來看的時候,會面臨一種試探,就是認爲一個公義的神必然要把罪人丟進地獄,這是出於一種護教學的考量。但是誰會認爲自己和那些犯下邪惡暴行的惡徒們是一樣的呢?但事實是,我們和他們是一樣的,我們內心恨人、我們有根深蒂固的自我中心,我們也在心思、意念和行爲上沒有愛神。如果我們在考慮地獄問題的時候,不是先說那些大家公認的惡人,而是從自己開始,這會對我們理解和傳講地獄更有幫助。

第二,不要爲宣講地獄的真理感到尷尬。

有些人否認終末的懲罰,更遑論會去相信地獄的存在。還有一些人不想談論這個話題,他們不但在公開的講道和教導中不敢過多談論地獄,而且在平時的對話中也盡可能不提及這檔事。這可能是因爲他們想要關心某些人,因此不想冒犯或者不希望所愛的人承受永遠的痛苦。這兩個顧慮都是以可理解的,但如果隱瞞地獄的嚴重性,我們就弱化了耶穌爲了愛世人而給出了祂自己這一極大的代價。畢竟,「那赦免少的,他的愛就少。」(路7:47)

第三,地獄的真理必須影響著我們傳講福音的方式。

倘若我們宣講一個我們認爲自己不會去的地獄,那麼我們必定會宣講一個我們理應得到的基督。

這兩者都是不可避免地環環相扣。我們對下地獄的恐懼必須與我們的呼求緊密相系,就是耶穌會拯救我們這些配下地獄、配受刑罰的罪人。我們必須以迫切、敬畏和強調的態度來同時談論地獄和耶穌,然後用保羅的話來發出呼籲(羅11:33):

深哉,神豐富的智能和知識!祂的判斷何其難測,祂的蹤跡何其難尋!


譯:Deborah Lwo;校:JFX。原文刊載於福音聯盟英文網站:Are We Proclaiming a Hell We Don』t Deserve—and a Christ We Do?

Peter Gurry(彼得‧格裡)是劍橋大學博士,現任鳳凰城神學院(Phoenix Seminary)新約助理教授,教授希臘文及新約課程。
標籤
教義
地獄
系統神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