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維·撒迦利亞和神的審判
2021-02-18
| Collin Hansen

我知道很多人都喜歡拉維·撒迦利亞,這包括了我們當中與他有親密合作的人,也包括了從未與他有過交集的人。因爲他使基督信仰對我們來說更可信、更合乎知識體系。他的書和講座使成千上萬的人相信了基督,幫助他們信靠上帝、信任聖經作者,也使他們信任他作爲一個可靠的指南來指引認識基督的心意。

現在我們知道,他以一些我們不敢想像的、最令人髮指的方式背叛了這種信任。

我看到很多人的反應都很震驚,因爲這些細節很難讓人接受。我們從未見過一位如此知名的福音派領袖持續地進行這種複雜的、延續多年的屬靈權柄濫用和侵害。許多爲撒迦利亞工作的人都會受到這一醜聞的影響,因爲他們信任他——即使是在指控開始浮現的時候。他的否認使一個可怕的情況以某種方式變得更糟。

但我們也無需對此過分驚訝,因爲他的性侵害看起來像是那種常見的性剝削(sexual exploitation),我們已經從很多背叛信任的男人身上看到了這種模式。我們已經學會了識別這些人的做法。他掠奪弱勢群體,他利用他的事工影響力來恐嚇受害者,他讓世人相信他不可能是人們想像中的那種性侵者。

然而,換句話說,他恰恰就是那種人。

沒有人能夠逃脫神的正義

我記得2018年春天,在一些最初的指控浮出水面後有一次談話。某位事工負責人想知道我對撒迦利亞和他的一位指控者之間的和解有什麼看法,當時機構誣陷了這位指控者,說他想要勒索這位世界著名的護教學家。

我的回答是,還沒有人把他的故事放到一起來看。不管和解協議說了什麼,真相遲早會出現。他的死亡終於讓真相發出了聲音、勝過了金錢和權力的遮蓋——這些遮蓋往往讓受害者沉默,獨自承受著自責的思想和自我傷害等試探的痛苦。

拉維·撒迦利亞也許逃脫了今生的正義,但沒有人能夠逃脫來世的正義。

沒有人能夠知道撒迦利亞在審判時與神之間會怎麼對話:他是否明白自己所做的事?他是否爲自己的罪悔改了?是否懇求基督的寶血饒恕?我們不知道,但我們知道,神的公義正在以這樣或那樣的方式進行。而性不道德的人,除非倚靠基督的義,否則不能承受神的國(林前6:9-10)。

願神幫助我們。

數字革命

我們生活在一個數字媒體時代,數字媒體能夠幫助有進取心的記者和勇敢的受害者說出真相。其中一些記者在告訴這個世界那些我們不想聽到的、關於撒迦利亞的事情時,付出了代價。很多時候,經濟報復的威脅讓受害者及其夥伴不敢說出來,也沒有期刊敢發表。但新媒體改變了這一格局,並使受害者獲得了權力。現在,你總可以在互聯網上的某個地方找到一隻同情的耳朵,在那個人的幫助下,你可以站出來對抗那些如果真相被曝光就會失去一切的、預算上數百萬美元的事工機構。

這個世界喜歡它的英雄,但它也在學習相信受害者,現在我們已經聽到了越來越多的受害者聲音。施害者也許可以換個城市,換個教會,開始新的事工,但互聯網不會讓他們隱匿行蹤。崇拜他們的新粉絲可能會出現,以繼續領受他們的錯誤教導或侵害行爲,但互聯網不會允許他們壓制所有過去的受害者。

同時,數字媒體也幫助了撒迦利亞的侵害行爲。事實上,如果沒有智能手機無處不在的拍攝和分享功能,我們很難想像這種犯罪行爲。懂得用裸體自拍的不僅僅是初中男生。我們曾經認爲葛培理原則和牧師輔導室的透明玻璃可以保護受害者,但現在我們知道,施害者還可以通過手機、短信達成自己邪惡的目的。

隨著色情文化的泛濫,性試探隨處可見,侵害也遵循同樣的模式。事工中的預防和保護政策必須充分考慮到這種文化轉變。

可以做什麼?

經常性地揭露基督徒領袖和事工中的性侵害,會導致兩種結論。要麼我們對在我們的英雄身上找到忠信感到絕望,要麼我們要求改變,一勞永逸地防止侵害。但無論哪種方法,是絕望還是要求,都不能使我們得到期待的持久改變。

看到撒迦利亞所行的惡就像在他之前的許多人一樣,讓我們懷疑應該仰望信仰上的任何偉人,這是可以理解的。我們可能認爲,通過管理對屬靈領袖降低期望,甚至一點都不信任任何教會和領袖,可以讓自己保護自己和其他人。彼此問責是好的,但它無法與來自神的問責相提並論,因爲只有神才知道並看到一切。這就是爲什麼我們還是要順服我們領袖的原因,要順服他們。他們會交帳,就像撒迦利亞現在必須交帳一樣(來13:17)。沒有萬無一失的人類領袖,但神的公義絕不會讓我們失望。我們不必爲此絕望,因爲上帝與我們同在。

同樣,要求改變也是有道理的。但是,任何熟悉最好的互聯網內容過濾方法的人都知道,技術手段仍然是可以逃避的。只要有犯罪的意願,就有辦法。這些互聯網過濾工具肯定有幫助,但它們不能帶來公義。任何防止權柄濫用的制度也是如此。每個事工都需要一個好的計劃,但即使是最好的計劃也不能保證你的安全。

撒迦利亞爲了掩蓋自己侵害他人的事實,做了非常多的事情,而且他似乎得到了幫助。這就是爲什麼最好的計劃並不總是有效。有時候制定規矩的人是最知道該如何鑽規矩的漏洞,就像給安全系統編程的人知道所有的系統漏洞。我們可能永遠不知道誰在RZIM機構內部何時知道了什麼,目前的調查報告還沒有涵蓋所有的問題。也許在未來的日子裡,會有更多的領袖揭露真相。但我們從人性就知道,機構會有各種世俗的動機來詆譭他們的指控者,保護自己的名譽。

我想我沒有見過一個收入上千萬美元、讓多個家庭成員擔任領袖職務的事工機構有什麼好的結局。也別以爲撒迦利亞是最後一個站著的人。這是許多向你籌款的事工機構常見的治理模式,任何一個曾經參與過遺產糾紛的人都可以告訴你,將金錢和家庭結合在一起的結果往往是痛苦和信任破裂。

只有一條前進的道路

拉維·撒迦利亞破壞了我們的信任。他破壞了我們的信任,首先是因爲他破壞了脆弱、被暴露的婦女們的信任。我們爲她們感到痛苦,並乞求上帝不要讓其他人像她們一樣受苦。我們爲這一令人痛心的罪惡感到悲哀。我們再次承諾修復不公正所摧毀的一切。

從這裡出發只有一條路可以讓我們繼續前行,那就是救世主給我們指明的路。「凡事不可結黨,不可貪圖虛浮的榮耀;只要存心謙卑,各人看別人比自己強。各人不要單顧自己的事,也要顧別人的事。」(腓2:3-4)

領袖們,因爲耶穌爲我們取了奴僕的樣式,所以我們可以服侍別人。我們不能爲了自己的性或經濟利益而剝削他們。我們必須在神的審判面前戰戰兢兢,因爲我們要爲此交帳。因爲基督爲我們流血,我們可以照顧受傷的人。我們敬拜的是那位「靠近傷心的人」之神,那位「拯救靈性痛悔的人」之神(詩34:18)。

對於任何遭受侵害的人,無論過去還是現在,你都可以知道,正義遲早會得到伸張。請放心。因爲「神阻擋驕傲的人,賜恩給謙卑的人。」(彼前5:5)


譯:DeepL;校:JFX。原文刊載於福音聯盟英文網站:Ravi Zacharias and the Judgment of God

Collin Hansen(柯林·漢森)是福音聯盟的編輯主任,也是多本書籍的作者;他在三一神學院獲得道學碩士學位。他和他的妻子是阿拉巴馬州伯明翰救贖主社區教會(Redeemer Community Church, Birmingham, Alabama)的成員,他是Beeson神學院的顧問委員會成員。
標籤
醜聞
性侵害
RZIM
撒迦利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