報告:拉維·撒迦利亞的性侵害行爲
2021-02-18
| Joe Carter

最近發生了什麼?

最新發布的報告詳述了對已故福音派護教學家拉維·撒迦利亞性侵害(sexual abuse)和行爲不當的指控。在本文「這意味著什麼」小標題後,我們思考三個可能導致牧師和事工領袖陷入這種罪中的原因。

背景

去年9月,《今日基督教》發表了一篇新聞報導,該報導引用了三個匿名消息來源的指控,稱拉維·撒迦利亞在他與人合夥開設的兩個水療中心對她們進行性騷擾。拉維·撒迦利亞國際事工(RZIM)聘請了米勒與馬丁事務所(Miller & Martin PLLC)對這些指控進行獨立調查,還聘請了由前聯邦執法人員組成的私人調查公司穆勒國際(Muller Group International)協助調查。

2021年2月11日,RZIM公佈了這份長達12頁的報告。以下是該報告揭露的一些主要調查結果:

  • 調查範圍並沒有延伸到RZIM的財務狀況和可能對員工的報復,也沒有涉及組織文化的其他方面。報告中的結論「僅僅基於我們判斷有可信證據的行爲」。調查人員認爲,沒有證據表明RZIM機構內部或理事會中有人知道撒迦利亞的性行爲不端。
  • 調查人員採訪了50多人,其中包括十幾名爲撒迦利亞提供服務的理療師。撒迦利亞的手機裡有200多個理療師。調查人員也沒有去聯繫那些亞洲的證人,雖然這些聯繫人中有許多都住在亞洲。調查人員聯繫的一些人拒絕接受採訪。
  • 有幾位按摩師證實,用一位按摩師的話說,撒迦利亞常常想要表達他要的「不只是按摩」。這些按摩師彼此本來互不相識,她們爲撒迦利亞提供服務的場合和處境也各不相同。
  • 報告表明,撒迦利亞在按摩開始時要麼全裸,要麼在按摩時會撤掉蓋在身上的被單。六名治療師報告說,他總是或幾乎總是身體興奮,而四名按摩師報告說,他要麼對按摩師進行性觸摸,要麼要求被觸摸。五名按摩師見證說,他對她們進行了性觸摸。
  • 只有一名目擊者說撒迦利亞進行了性行爲。「這名證人報告了多年來多次接觸的細節,她說自己被強姦了。」
  • 有一位證人報告說,在撒迦利亞安排了機構爲她提供經濟支持後,他要求與她發生性關係:

據這名證人說,撒迦利亞使用宗教表述來獲得她的服從,因爲她從小就是一個有信仰的人。她報告說,他讓她和他一起祈禱,感謝上帝給他們兩人「機會」。她說,他稱她是他的「獎賞」,因爲他一生都在服事神,他還提到《聖經》中那些有一個以上妻子的「敬虔男人」。她說,他還警告她千萬不要亂說話,否則她要爲「數百萬的靈魂」負責,如果他的名譽受損,這些靈魂將失去救恩。

  • 一些治療師描述,撒迦利亞通過詢問婦女們的背景,包括「經濟上的掙扎或情感上的破碎經歷」,讓她們放下警惕: 

例如,一位按摩師報告說,撒迦利亞在第一次按摩的前半部分時間詢問了她的屬靈歷程和以前的受虐情況。這讓她感到放鬆,讓她覺得他很關心她這個人,後來他才讓她按摩他的生殖器。另一名婦女報告說,他在撫摸她的乳房時,會談論她的職業前景和如何努力改善她經濟狀況的方式。她從來沒有站出來,因爲她認爲,「誰會相信我」對一個著名基督教領袖的指控呢?一些按摩師還報告說,撒迦利亞花錢很慷慨,或者會留下大筆小費,送的禮物有時也很奢侈,比如一塊波斯地毯或一個內有500美元的路易·威登錢包。

  • 撒迦利亞一直用事工資金支持他的一些長期理療師。RZIM機構預算的一筆可自由支配的資金中,有很大一部分提供給了四位不同的治療師。
  • 在撒迦利亞出差旅行的時候,有一名婦女經常陪同他提供理療。當RZIM的一名高級管理人員關心撒迦利亞的工作並希望他停止與理療師一起出差時,他「變得很生氣,很長一段時間幾乎不和這名員工說話。」
  • 撒迦利亞經常獨自前往曼谷和東南亞其他地區旅行,時間相當長。他在曼谷擁有兩套公寓。2010年至2014年期間,他在其中一間公寓共呆了256天,並就這些停留時間向RZIM申請租金補償。另一套公寓在同一棟樓裡但在不同的樓層,他讓一個理療師住在那裡。
  • 撒迦利亞在一段時間內使用多個電話和電子郵件地址,他在任何時候都至少有兩部電話。他堅持不安裝RZIM機構的內部通訊軟件(這樣的軟件一般會要求對手機通訊有部分權限——譯註),他的手機也不在RZIM機構的企業付費帳號下。他使用私人電子郵件地址而不是RZIM機構郵箱,在RZIM總部辦公時,他總是用公共無線網絡而不用RZIM機構自己的無線網絡。他使用加密的通信平台,包括黑莓Messenger和WhatsApp,從這些平台上無法找回已刪除的信息。
  • 在手機上的筆記應用中,撒迦利亞保留了某些單詞和短語的泰語和漢語普通話翻譯。泰語短語包括「我好想你。我想看看你的臉」和「再下去一點」。普通話短語包括「柔和點,輕點」、「你真美」、「不夠」、「我希望我們的愛永遠持續下去」、「我從心底裡愛你」、「我想和你有一個美麗的回憶」、「生活真美好,因爲(原文如此)我能見到你」、「你的嘴唇特別美麗」、「我愛你,親愛的」。
  • 撒迦利亞的手機裡還有與並非他妻子的女性長時間通話記錄和照片。例如,他給曼谷的一位按摩師寫道:「我比以往任何時候都知道,你已經成爲我生命中的摯愛。我等著再次把你緊緊地抱在懷裡。請注意安全,我的天使。我愛你,晚安。」他告訴她,要讓他「成爲你心中唯一的人。我愛你,我最親愛的×××。」這位女性從RZIM機構中撒迦利亞可以自由決定的支出預算裡獲得了大量的經濟支持。
  • 加拿大女子湯普森(Thompson)曾指控撒迦利亞「參與了性愛在線對話」。根據該報告,她聲稱他「培養」了她,因爲他「獲得了她把他當作屬靈導師、知己和著名基督教人物的信任」,之後她向他「敞開了自己的生活」,以至於他「作爲一個具有屬靈權柄的人對她施加了控制性影響。」

    她聲稱,撒迦利亞利用了這種影響力,「利用她的脆弱來滿足(他)自己的性慾。」雖然他們從未發生過身體上的親密關係,但湯普森稱,他們通過電子通訊建立了情感關係,最後他要求她提供照片,包括她發送的裸體照片。

    湯普森不允許調查人員證實這些指控,因爲她在與撒迦利亞的法律和解中簽署了保密協議。不過,接受這次調查採訪的其他證人也講述了撒迦利亞的類似行爲,這與湯普森的一些指控一致。

  • 除了在聊天軟件裡,撒迦利亞的手機裡還有200多張比他年輕得多的女人的照片——包括6張湯普森的照片以及幾十張他自己拍的照片。雖然在大多數照片中,女性都衣著整齊,但在一些照片中,她們至少是部分裸體的。
  • 撒迦利亞在去世前曾聲稱:「在我和瑪吉45年的婚姻中,我從來沒有過任何形式的不當行爲。」他還曾宣稱,他早已將「除了瑪吉和我們的女兒外,不與其他女人單獨相處」作爲自己的行爲準則。

RZIM機構國際理事會已經發布了一封關於調查的公開信

這意味著什麼?

這篇關於拉維·撒迦利亞犯罪惡行的可怕報告,不可避免地讓我們問:這怎麼會發生?一個如此受人愛戴和尊敬的人,怎麼會對這些女人和聖潔的神做出這樣的行爲?我相信這是因爲膨脹的權利、祕密的生活和廉價恩典這三者的危險組合。

首先,撒迦利亞和類似的知名牧師的曝光會讓我們產生錯誤的假設,認爲問題在於「他們是基督徒名人」。雖然名聲確實會帶來危險,但名聲並不自然導致權力濫用。不過,名聲的確能夠激起一個人的權力慾。

聖經的確命令教會要在很多事上善待領袖,例如經濟報酬(提摩太前書5:17-18),順服和恭敬(來13:17),還有在遭到指控時的謹慎(提摩太前書5:19)。但是,伴隨著職位而來的恭敬和尊重會使一些人認爲他們理應得到這樣的恭敬,這尊重是因爲他們的地位,而不是因爲他們服事的對象。

他們開始認爲,因爲他們是「偉人」,所以他們爲服事所做出的犧牲應該有一部分可以藉著容忍他們的某些行爲——包括犯罪行爲——而獲得補償。他們開始產生一種感覺,認爲自己爲國度所取得的偉大成就,使他們有權得到所有這種「偉人」應得的戰利品。

正是這種偉人心態,而不是因爲知名(許多跌倒的領袖並不出名),往往導致了他們的跌倒。

其次,這些「偉人」認爲自己的能力或成就使他免於普通人的責任和約束。但由於他們的信眾、追隨者和粉絲不會理解他們,他們認識到自己的行爲——雖然因爲他們的「偉人」心態而自圓其說——必須遠離公眾監督,於是他們又變身扮演了祕密守護者的角色。

因爲不是所有的信息都應該公開,所以事工領袖經常期待獲得個人或組織的信任。例如,我們應當保守在輔導過程中或事工會議上獲知的祕密,以免把我們所服事的人以沒有幫助的方式暴露出來。但是,這種對保密的合理需求可能會導致隱祕的習慣——一種狡猾、隱祕和偷偷摸摸做事的傾向。

獲得他人信任的需要變成了一種自私自利的需要,使這些「偉人」的行爲不在公眾視野之下。誇張的權利感助長了隱祕的需要。畢竟,如果被期望保守受助者的祕密,那麼「偉人」爲什麼不能有自己祕密呢?

第三,支撐這兩個缺陷的是廉價恩典這一錯誤的教義基礎。正如朋霍費爾所說

廉價的恩典是不悔改就講饒恕、不需要教會紀律就舉行洗禮,不需要認罪就給主餐,不需要懺悔就講赦免。廉價的恩典是沒有門訓成長的恩典、沒有十字架的恩典,沒有活生生道成肉身的耶穌基督的恩典。

我們嘴上否定廉價的恩典,行動上卻接受廉價的恩典,這是美國基督教最基本的一個表現。

像其他跌倒的領袖一樣,撒迦利亞知道:「耶和華的眼目無處不在;惡人善人,他都鑑察。」(箴15:3)這些「偉人」知道神在注視他們,但他們也只選擇神的恩典和憐憫。他們相信耶穌是一個仁慈的不擇手段之人:只看目的、不問手段,只要他們帶來好的結果,上帝就會忽略他們的罪。

廉價恩典是我們不僅允許這樣的領袖逃脫他們的罪,而且還爲他們的罪辯護的原因。我們會舉出他們的成就,說:「但如果大家都只看他們的罪,這樣的好事還會發生嗎?」我們知道他們犯罪了,但是我們更重視爲了神的目的而取得的成就。

也許因爲我們不是被侵害、被調戲或被強姦的人,所以我們很容易爲這種行爲辯護。

對於牧師和其他事工領袖來說,撒迦利亞的教訓並不是說「只有這樣的人」才容易犯可怕的罪行和道德上的失敗。教訓是,只要我們想成爲那種爲神國度做大有作爲的「偉人」,我們就和任何「名人」一樣,容易跌入到這種罪的影響下。


譯:DeepL;校:JFX。原文刊載於福音聯盟英文網站:Report: Ravi Zacharias Engaged in Sexual Abuse

Joe Carter(喬·卡特)是福音聯盟的編輯,同時也在弗吉尼亞州阿靈頓(Arlington, Virginia)的麥克林聖經教會(McLean Bible Church)擔任牧師。
標籤
跌倒
醜聞
RZIM
撒迦利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