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啓示錄》與基督徒日常生活
2020-12-22
| Thomas Keene

啓示錄是在對我們基督徒的日常生活說話嗎?我怎樣才能分辨出神在這本神祕的書中想要給我的旨意呢? 

我們當中沒有人有機會遇到成群的蝗蟲、憤怒的龍或末日騎士。這些當然是象徵,但第一眼看上去這些令人感到噁心或者高科技般絢爛的畫面似乎與我們的日常生活毫無關係。如果我不知道這些符號的含義,我又怎麼能將它們應用在我們的生活中呢?

《啓示錄》其實自帶讀者指南、用戶手冊,也帶著實際應用的模板。如果你想理解和應用這卷書,就要先讀它所附帶的答案:第二章和第三章中的七封信。

《啓示錄》的寫作目的

啓示錄蘊含了如此之多的奧祕和解經難題,以至於我們今天在解讀這卷書時仍然充滿爭議——這是顯而易見的。但這也讓人們很容易忘記神將這本書賜給我們的主要原因:要我們「遵守其中所記載的(啓示錄1:3)。

根據聖經,「守」的意思不僅僅是守住一件東西,甚至是保護它和珍惜它。

你可以把一件傳家寶放在展示櫃裡來「守」它,但你不能用這種方式來「守」啓示錄。你只能通過順服它裡面的話語來「守」它(啓2:26;參約8:31)。當代太多關於啓示錄的討論都過於專注在這卷書的意義,以至於我們忽略了它的作用,這並不複雜:它是要我們順服(14:12)和歡喜(19:7),我們應當被它說服(2:16,21)和從它受激勵(2:10)。

神賜啓示錄給我們主要不是爲了預測在未來某個不確定的日期會發生什麼。它可能也有這樣的作用,但它的主要目的更實際:它是要我們「遵守」,就好像法律要遵守、義務要遵守、承諾要遵守,關係要保守一樣。啓示錄從根本上講是關於基督徒生活實踐的一卷書。

它是一封信

我們可以更好地理解啓示錄這一極具實際意義的一面,我們要記住它是一封信。爲什麼說這很重要呢?因爲信件都是很實用且是容易得到理解的——至少相對來說是這樣。你很可能已經直觀地體會到了這一事實,這就是爲什麼相對而言你不會在讀啓示錄2-3章的七封信的時候就被嚇倒,即使本書的其他部分仍然神祕莫測。

爲什麼我們更容易、更直觀地理解書信呢?因爲書信大多數都有情境性、針對特定問題,並且簡明扼要。想想你上一次收到一封平信或電子郵件是什麼時候?你爲什麼會收到它?可能是爲了感謝你的禮物,或問你一些事情,或在某個問題上給你指導。

啓示錄中的七封信也是如此。它們都有具體的收件人,它們都表明了寫下來的原因,它們明確地指出了需要解決的問題,它們也都爲這些問題提供了具體的解決方案。我們可以稱它們爲「顧問來函」,我們都收到過這種類型的信——大學畢業時從祖父母那裡,當我們加入團隊時從同事那裡,當我們做錯事時從導師那裡。

下面有一個好消息。啓示錄並不只是包含信件而已,它本身就是一封信,這意味著它同樣有具體情景化的、針對具體讀者和具體問題。我們往往忽視這一點,但約翰在開始這封信的時候說的話很經典(1:4):「約翰寫信給亞細亞的七個教會。」他沒有讓我們去猜想他寫信的時候是什麼樣的情景,他直接告訴我們了(1:10-11):「當主日,我被聖靈感動,聽見在我後面有大聲音如吹號,說:『你所看見的當寫在書上,達與以弗所、士每拿、別迦摩、推雅推喇、撒狄、非拉鐵非、老底嘉那七個教會。』」 

神有一個信息要給這七個教會,並且任命了約翰爲使者。信息的內容是什麼呢?一切 「你所看見的,也就是約翰異象的全部內容(1:10-22:19)。

本書的「難點」即4-22章,是這封信裡面的眾多異象。但是這些異象其實受到了啓示錄作爲書信這一特徵的框定包裝。在本卷書的其餘部分,讀者得以見到天國的敬拜(4-5章),與大龍的勢力爭戰(11-12章),並得勝進入天國聖城(21-22章)——但即便已經進入聖城,讀者們仍然要繼續讀這封信。

這是一封具有先知性和末日性的書信。

答案要點

整卷啓示錄是一封書信這一概念有助於我們理解開篇時的七封信,它們並不是突然插入的七段話,而是爲整卷書設定了一個解釋的框架,它們是本卷書其餘部分如何應用的指南和模板。神正在告訴這些教會中的每一個教會,異象的其餘部分對他們意味著什麼,並且將異象應用於每間教會的特殊情況和當下的時刻。

例如,在啓示錄的後半部分,我們看到了「大淫婦」,她周圍聚集了「多民、多人、多國、多方」。這與推雅推喇教會有什麼關係呢?約翰解釋說:「你容讓那自稱是先知的婦人耶洗別教導我的僕人,引誘他們行姦淫,吃祭偶像之物。」(2:20)這就讓讀者明白,耶洗別就是大淫婦,或至少是淫婦的一種形式。不要容讓這樣的教導,不要被引誘偏離正路。

再想想士每拿教會,他們在很多事情上都很忠心,但他們很快就會面臨大動盪。然而神鼓勵他們不要害怕「將要受的苦,因爲「我就賜給你那生命的冠冕。」(2:10)。士每拿這隻羊即將與龍纏鬥(11-13章),當他們讀到那場宇宙的爭戰時,他們就會把那異象應用到他們現在的苦難中去,知道即便他們殉道,也會被帶到天上的敬拜中去(6:9-11),他們會住在天上的城裡,吃生命樹上的果子(22:14)。

啓示錄是關於他們的,他們應該這樣讀,通過這些記號和畫面來構想和塑造自己的生活。

持守到底

這些信也是我們的指南。注意約翰給七個教會寫信——不是六個,也不是八個。此外,這七個教會在神的寶座前用七燈和七靈來表示(1:12-13)。

七這個數字不是偶然的,它具有象徵性。這七個教會代表了每個時代的每間教會。它們是典型,每間教會都有各自的典型問題,而啓示錄4-22章就是這些問題的答案。即便我們在這麼多年後才讀到這些信,但我們都能在信中看到我們自己的代表。

這就是爲什麼我說這七封信是本書其餘部分的答案或應用指南。這些教會所面臨的挑戰在歷史上雖然特定,但也很普遍。它們就像所有偉大的故事一樣,是我們自身經歷和挑戰的鏡子。

因此,啓示錄要在教會之間相傳、要代代相傳,每個時代神的子民都必須「遵行」它。怎麼做呢?通過付諸實踐,就像這些第一批收信人一樣。對著這些鏡子,找到自己在那裡,凝視神要你看到的東西。


譯:DeepL;校:JFX。原文刊載於福音聯盟英文網站:The Book of Revelation Comes with an Answer Key

Thomas Keene(托馬斯·基恩)是改革宗神學院華盛頓特區分校的新約副教授和教務主任,同時也是賓州康舍霍肯(Conshohocken, Pennsylvania)基督爲王長老會(Christ the King Presbyterian Church, PCA)的副牧師。
標籤
聖經
讀經
啓示錄
書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