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訴韋德案》是一部令人失望的電影
2021-05-05
| Beth Smith

4月2日上映的《羅訴韋德案》(Roe. v. Wade可點播)回顧了1973年聯邦最高法院合法化墮胎的這一關鍵案件,該案件導致了迄今爲止美國6000萬例墮胎的慘劇。

影片講述了墮胎醫生和NARAL聯合創始人伯納德·納坦森(Bernard Nathanson)(由導演尼克·勒布[Nick Loeb]本人飾演)如何爲墮胎合法化做了諸般努力,並且導致了法院的決定。然而在那之後,在一次墮胎過程中看到超聲波圖像後,納坦森成爲反墮胎的支持者,他的餘生都在爲未出生的孩子辯護,並且最終成爲一名天主教徒。這部影片試圖聚焦於法律之爭背後的各個利益團體和各自動機。

影片中最棒的一幕是呈現了最高法院的法官們在做出偏向「羅」這一方的裁決前如何就法律的價值和影響力所進行的辯論,當時他們還面臨著利益衝突、媒體壓力和政治動機等諸多因素的干擾。扮演首席大法官伯格(Burger)的喬恩·沃伊特(Jon Voight)在與其他大法官互動的戲份中增加了非常必要的莊重感。

這部電影本可以在判例法、道德和人權等議題上呈現出一部更好、更引人注目的影片。然而,它試圖想要達到的目的太多:法庭辯論、人物研究、對媒體操縱的批判等。結果,影片節奏受到影響,影片中的人物形像很差,也沒有得到發展。

對納坦森的描述所佔戲份過多,也顯得沉重,影片過分誇張地呈現了他與上帝之間的張力,以至於他的皈依從未引起真正的共鳴。反墮胎的法律教授羅伯特·布萊恩(Robert Byrn,由喬伊·勞倫斯[Joey Lawrence]飾演)引用了一些陳詞濫調,儘管他爲未出生的孩子提出了很有效的法律支持,但還是讓人感到太過於說教。

雖然這部電影令人失望,但它所提出的更大的問題是真實的,它爲反墮胎的支持者們提供了一個機會,在我們進入新的政治時代時能對該運動進行評估。

反墮胎運動面臨新挑戰

拜登總統已經明確表示,新上任的行政分支打算廢除墮胎限制。

「心跳國際」(Heartbeat International)的高級媒體主管安德里亞·特魯頓(Andrea Trudden)告訴我,拜登政府在就職日就已經明確了其支持墮胎的優先事項:「拜登總統用筆一揮,簽署了行政命令,忽視了反墮胎運動的努力,並且推進支持墮胎的議程。」

例如,拜登迅速推翻了墨西哥城政策(Mexico City Policy,該政策要求美國聯邦政府不得資助任何進行或推廣墮胎作爲計劃生育方法之一的外國非政府組織,由里根總統設立——譯註),允許聯邦資金資助國際墮胎團體。他還指示衛生與公眾服務部(HHS)重新考慮2019年設立的「保護生命規則」("Protect Life Rule"),該規則禁止聯邦政府對提供或推薦墮胎的設施(計劃生育機構是資金的最大受益者)提供資金。

平權法案中包含著一些微妙用詞,該法案最近在眾議院獲得通過,正在等待參議院投票。該法案可能會使拒絕墮胎的醫生面臨起訴,由於該法案限制了對宗教自由的保護,宗教團體要基於保護良心的原因提出豁免提供或資助墮胎的要求就變得極爲困難。

最近確認的衛生部長哈維爾·貝塞拉(Xavier Becerra)是一個支持墮胎權的激進主義者,當他還擔任加州總檢察長的時候就起訴過調查記者大衛·達利登(David Daleiden),後者揭露了計劃生育協會非法出售胎兒身體部位的行爲。貝塞拉還對安貧小姊妹會(法語:Petites sœurs des pauvres提起過訴訟,這些修女反對政府要求健康保險計劃中包含墮胎保險。他還試圖強迫反墮胎懷孕中心爲墮胎做廣告。作爲國會議員,他投票反對禁止部分墮胎和要求對墮胎後的嬰兒進行治療的法案。

貝塞拉利用新冠疫情的機會,放鬆了對化學墮胎藥的規定。他加入了一項法律努力,取消了當面諮詢的要求,允許婦女通過郵寄獲得墮胎藥物。最高法院今年恢復了這一要求,但郵購墮胎藥打開了一扇門,墮胎業將堅持保持開放。

化學墮胎的數量在不斷攀升,佔所有九周以下墮胎的近40%。但這也凸顯了反墮胎的成功努力。「心跳國際」的墮胎藥救援網絡將後悔服用墮胎藥的婦女與實施緊急逆轉方案的醫療專業人士聯繫起來。該組織報告說,已有2000名嬰兒通過這一過程得到拯救。

反墮胎運動的另一個令人鼓舞的方面是在州一級的層面上。南卡羅來納州最近加入了至少10個其他州的行列,這些州已經通過了「心跳法案」——這些法律將禁止在檢測到心跳後的幾乎所有墮胎行爲。雖然聯邦法官已經阻止了這些法律,但迫使墮胎倡導者陷入不舒服的境地並不得不回應心跳的重要性,這是關於未出生嬰兒人性的辯論中的一個勝利。

教會,不要沉默

雖然法律和政治陣地在反墮胎事業中至關重要,但在改變人們對墮胎的看法的漫長過程中,教會也是一個重要陣地。

學生支持生命協會(Students for Life)的調查表明,在過去一年中,只有41%的主流新教牧師討論過墮胎問題,但近一半的墮胎是由去教會的婦女做出的決定。對教會來說,墮胎不是個外部威脅,而是內在問題。

現行趨勢很好地鼓勵了反墮胎人士,這些趨勢表明下一代傾向於支持墮胎。超過70%的年輕人(18至34歲)支持限制墮胎,60%的人反對羅訴韋德案的結果。

幾乎所有的墮胎都發生在這個年齡段。教會應該繼續對年輕人進行門訓,使他們建立生命神聖的神學基礎。爭取未出生嬰兒的權利是他們在正義和權利方面發揮能量的一個重要方面。

教會不應依賴《羅訴韋德案》這樣的電影來教育人們關於墮胎的問題。我們可以希望有更多(和更好的)主張保護生命的電影,迫使年輕觀眾看到墮胎的不公正和醜陋,但我們不能只依靠媒體。在我們的社區和會眾中,我們必須大聲疾呼並參與其中。

影片中的一個場景描繪了一位律師爲未出生的孩子向法官發出呼籲,他問道:「誰來爲這些沉默的少數派說話?」

基督徒必須爲不能說話的人說話。我們知道,畢竟,心跳的脈動表明了一個按上帝形像設計的生命。


譯:DeepL;校:JFX。原文刊載於福音聯盟英文網站:'Roe v. Wade': Disappointing Movie, Important Cause.

Beth Smith(貝絲·史密斯)是拜歐拉大學大眾傳媒碩士,曾爲迪士尼和聖經博物館工作。
標籤
影評
美國
反墮胎
保護生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