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羅斯制定了限制宗教自由與宣教活動的法規
2019-12-22
| Joe Carter

故事梗概:俄羅斯以「反恐」爲幌子,通過了一系列限制宗教自由、定罪宣教活動的新法規。

前情提要:根據美國國際宗教自由委員會(下簡稱USCIRF)的說法,俄羅斯總統普京(Vladimir Putin)最近簽署了相關法規,將「宣教活動」重新定義爲:發生在國家指定場所之外的宗教活動。新法規將禁止人們在非官方指定場所「講道,禱告,宣教及分發宗教類材料」。俄羅斯公民若在私人住宅從事以上活動,或通過「大量印刷、電臺或在線媒體」來分享未經授權的宗教類材料,最高可遭到15000美金的罰款。

外國宣教士則必須證明自己是被「在官方註冊的宗教組織」所邀請,且只能此宗教組織的註冊地區內進行事工。若不遵守,則將面臨嚴厲罰款並驅逐出境。

USCIRF還指出,目前的「反極端主義法規」允許將矛頭指向那些從未引起威脅或使用過暴力的宗教團體。所謂的「極端主義」,包括以和平方式分享「自身宗教的優越性」。且若有違反,相關宗教材料將被沒收、涉案信徒將被監禁。根據現行的法規,新的反恐措施將提高服刑期。

爲什麼這很重要:作爲地球上十大人口最多國家之一,俄羅斯有許多未得之民。根據約書亞計劃(Joshua Project,專注於全球未得之民的一個組織——譯註)的信息,那裡有約1340萬(佔俄羅斯總人口的9.4%)未得之民,亦僅有1.2%的人口是福音派信徒。新法規將阻礙福音的傳播,並限制我們的弟兄姊妹在該國分享福音。出於這個原因,我們應強烈反對這項極權主義政策,

促進宗教自由應當是美國主要的國內和外交政策目標。宗教與良心的共同自由構成了「第一自由」,此自由在美國與國外都應得到保護。正如內布拉斯加州參議員院本·薩塞(Ben Sasse)最近所說,「對於國內外主張自由的人民(也就是那些相信良心自由、言論自由和宗教自由優先於所有政治議題的人們)來說,俄羅斯的這一法規無疑是一種冒犯。」

 「這三種自由不是由政府所賜,政府亦無法奪走它們,」薩塞這樣說道,「不論男女老少,人人均有言論、宗教與集會的自由,因我們每個人都承載著我們的造物主的樣式。」


譯:許志斌,校:JFX。原文刊載於福音聯盟英文網站:Russia Enacts Law to Restrict Religious Freedom and Missionary Activities

Joe Carter(喬·卡特)是福音聯盟的編輯,同時也在弗吉尼亞州阿靈頓(Arlington, Virginia)的麥克林聖經教會(McLean Bible Church)擔任牧師。
標籤
宣教
宗教自由
俄羅斯
法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