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福爾摩斯一起尋找真相
2021-04-01
| Andy Allan

「基本常識,我親愛的華生。」("Elementary, my dear Watson.")福爾摩斯自我陶醉地說出了他的這句經典臺詞,而華生(和讀者們)此刻卻還完全矇在鼓裡。

「矇在鼓裡」極其確切地形容了我現在的狀態。2021年我不斷問自己:「相信這種事情是不是太瘋狂了?」陷入這種狀況的不止我一個。

不同黨派的人士在許多陣地上都爆發了激烈的爭執,我們也常常迫於壓力加入戰鬥。陰謀論的指控和假新聞淹沒著我們每日看到的訊息。我們舉步維艱地尋找真相,感到筋疲力盡。對組織和機構的信任也跌至了谷底。

我有時希望福爾摩斯能夠出現在我的門前,驕傲地咧著嘴笑,把一切都解釋清楚。以下就是生活在混亂時期中的我們可以從福爾摩斯身上學到的一些功課。

第一,避開簡單舒服的敘事

福爾摩斯的策略基礎卻有效,使那些打擊罪犯的同行迷惑不解:他堅絕不去假想犯罪過程,而是讓收集到的證據揭露真實的故事。

在耶穌的時代,猶太人也曾面對相互矛盾的故事。一個小鎮木匠變身成爲遊走四方的教師和醫生,挑戰了他們所熟知的神學敘事。然而,當耶穌的教導受到質疑時,他指出了事實:「我若不行我父的事,你們就不必信我;我若行了,你們縱然不信我,也當信這些事,叫你們又知道又明白父在我裡面,我也在父裡面。」(約翰福音10:37-38)

約翰的福音書中描寫了一位把耶穌的建議聽進去的宗教領袖。尼哥底母也曾糾結於兩個不同的神學敘事中。他和耶穌在一起的時光(約翰福音3)促使他在同伴們的嘲笑面前爲基督辯護。他們甚至還利用一個事實來羞辱他:彌賽亞不應出自加利利。「你也是出於加利利嗎?」(約翰福音7:52)。

當我面對困難的問題時,我的第一反應就是縮回最普遍、最熟悉或是最意料之中的敘事裡。這既舒服又簡單。然而,舒服和簡單並不見得會帶來多少智慧。採納耶穌的建議意味著我們要鼓足勇氣去檢驗自己的信念、尋找未經塗改的證據,並謙卑地持守我們的結論,這會讓福爾摩斯感到驕傲。

要抵擋輕易縮回舒適區的試探,就得從「厚臉皮」開始。無論我對於一個問題的立場如何,總會有人對此嗤之以鼻,嘲笑和反對是不可避免的。然而,對於人際關係和接納的需求會鈍化我的批判性思維。如果我要去挖掘真相,那我首先必須將真相放在他人對我的喜愛之前。真相必須始終高於「政治正確」。

第二,對證據進行調查

我們一旦下定決心不在批評聲和同儕壓力之下接受某個敘事或是某種對事實的解讀,我們便需要去對證據進行調查。我們不僅一定要看呈現在眼前的證據,也要看隱藏的證據。許多論點立足於一組特定的事實、不承認別的證據存在。認識到這一現象是至關重要的,而探索反面觀點和反例——各自強調不同的證據——是令分析更爲客觀的重要因素。

我們應聚焦於一手資料,而非依賴他人的概括或是對證據的解讀。如果有個人提到一項科學研究,那你就去閱讀那項研究,並看看是否存在別的研究。與其接受隻言片語和概括大意,不如思考引用的句子在原文中的意義。應當分清證據和解釋,區分事實和評論。有時他人不僅會告訴我們發生了什麼,也會用這種描述事實的語氣告訴我們這件事意味著什麼以及該如何回應。拋開這些解讀、找到自己的結論通常是明智之舉。

福爾摩斯也讓我們謹慎對待那些能夠混淆事實的細小策略。有些策略會將毫無關聯的事實和相關事實放在一起。人身攻擊(Ad hominem)是一種常見的論辯手段,它通過質疑某個人的品格而不是論點本身來轉移辯論焦點。另一種常見的手段是反問「那件事你又怎麼說?」(Whataboutism),這把我們的關注點從證明此項罪行的證據轉移到證明另一項罪行的證據,這種轉移話題的手段越來越常見,我們一定要對此保持警惕。

第三,謙卑地尋找真相

就算是福爾摩斯也很有可能會被如今井噴式爆發的不同觀點嚇到。每一種「真相」都在受到高度質疑,我們從自己在社交媒體上花的時間就能知道這一點。這並不是百害而無一利——這現象可以幫助我們查考自己的信念——但我們可能難以應對。

我們一定要認識到,在瞭解時事的「過程中」我們有自由。我們可以不知道所有答案。我們可以用系統的方式進行調查,但我們不要急於對每個複雜問題發表觀點。我們不應當爲了舒適和簡單而不加批判地接受某些故事。假如尼哥底母在壓力之下繳械投降了,天堂就會少迎接一個聖徒。與此相反,尼哥底母尋找並在耶穌那裡找到了真相,在約翰福音19章中自信地站在了十架上的耶穌這一邊。

在這個主觀主義氾濫、到處充斥著意識形態鬥爭的「後真相」時代,忠心地與耶穌同行會帶來實實在在的認知優勢。當我們從罪中悔改並轉向神的真理時,我們自然而然就會謙卑地持守自己的立場,而並不一定需要保持正確無誤。我們會更容易接受自己的智慧和直覺容易出錯,也會樂意改正。意識到盲點會讓我們更加致力於真心實意地調查證據,就算知道它可能會與我們最初的分析產生衝突。這會幫助我們友好地和那些與我們意見相左的人打交道。

與其在意識形態敵人面前虛張聲勢,我們還不如邀請他人與我們——以及尼哥底母——同行,一起尋求真相。或許我們還能夠幫助他人找到萬事萬物中最重要的問題的真正答案,一個堪比福爾摩斯面對的難題:耶穌是誰?


譯:DeepL;校:JFX。原文刊載於福音聯盟英文網站:Seeking Truth with Sherlock Holmes.

Andy Allan(安迪·阿蘭)與他的妻子和兩個孩子住在內布拉斯加州林肯市。他在國際學園傳道會(Cru)服事,關懷全球傳道人。他曾爲國際學園傳道會和其它基督教事工創作文章和材料。
標籤
福音
事實
真相
福爾摩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