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神學院,是教會在培養牧師
2019-10-23
| Albert Mohler

編者按:本文摘譯自新書《十五件神學院教不了的事》(15 Things Seminary Couldn』t Teach Me),該書版權屬福音聯盟所有,由十架路出版社出版,柯林·漢森(Collin Hansen)與傑夫·羅賓森(Jeff Robinson)合作編輯,由阿爾伯特莫勒(美南浸信會神學院院長)作序。

另一篇相關的文章是:三個以艱難的方式學到的牧職教訓


你可能認爲身爲神學院的院長,我是不會在這樣的一本裡寫文章大談神學院在裝備牧師上的不足。但事實上,我歡迎這種機會。我已經在美南浸信會神學院(SBTS)從事牧師的教育工作和擔任領導職位將近25年,我對神學院教育的價值的肯定是前所未有的。

然而,呼召牧師的,不是神學院,而是神;而牧師的養成是在教會裡,而不在神學院。澄清這一點非常重要。

一個好的神學院對一位牧師在事工上的幫助,是不可估量的。期待一位傳講神話語的傳道人曾在高品質的神學院接受嚴格的訓練也是非常合理的。雖然一位忠心的牧師不僅僅是位學者,但對他來說高水平的神學訓練仍然極其重要。然而教會長久以來學到的另一個重要經驗是:教牧事工必需在實踐中學習。神學院爲自己最忠實的定位是:作爲教會的僕人幫助教會培養牧師。是神學院服事教會,而不是教會服事神學院。

分析 vs. 經歷

一位經驗豐富的牧師必定能詳細地寫下他在神學院裡沒有學到的教牧課程,我們不應該對此感到驚訝。雖然有些時候這會讓神學院難堪,但大部分時候指出了一個意義深遠的道理——地方教會才是核心,並且有許多教牧的功課只能透過牧養會眾來學習。

神學教育已經發展出穩固的模式:三年的課程、被分爲聖經研究、神學研究、和教牧事工這三大板塊。這種教育模式蘊含著豐富的智慧,這也是爲什麼幾乎所有的神學院都採用這模式。

在這三個板塊中,神學院最弱的部分向來都是教牧事工。並非因爲教授不稱職,許多牧師回憶起那些課程,都認爲相當有助益。

那麼,這弱點的原因何在呢?

原因在於分析與經歷有著重大的區別。我沒有用理論與實踐來描述這問題,神學院的教牧課程並不是純理論性的,然而,這門學科最好的教授非地方教會莫屬。傳道人可以在神學院學到豐富的講道學,但只有透過蒙召面對會眾傳講神話語的經歷體驗,才能使他成爲真正的傳道人。這表示,最好的情況是由資深牧師帶領教導和年輕的牧師,全會眾都一同參與到這永續的福音事工中。

戰技要在戰爭中學

可以用來類比的例子很多:美國西點軍校有它存在的必要,然而軍官的養成則靠率領部隊在戰場上打仗;我不會要一位不是以優良(甚至特優)成績從醫學院畢業的醫生來爲我動手術,然而我更要確認這位醫生也曾在最好的醫生手下住院實習,做過許多次手術。我想你應該明白我的意思了。

若有退休將領出版了一本書,談論在西點軍校所沒有學到的,我倒真有興趣讀讀,西點軍校也可能從這本書取得一些重要資訊;我猜這些作者一定會以感恩的心,與深厚的情回憶西點軍校,又同時領會到,有些課題只能在艱難的戰場上才學得到;我也確信那些將領都相當慶幸他們在上戰場之前,接受了西點軍校的教育。

基督教事工也是如此。

刻不容緩的功課

雖然一位忠心的牧師需要解經的訓練,但只有在他預備講章講給神子民聽時,才能真正的成爲牧師。他需要神學院的神學訓練,然而那套神學只有在他被派去一個孩子的葬禮中講道時,才真正落實。釋經學與講道學的背景很重要,但是傳道人只有在決定要如何對他特定的會眾,講解某個特定的經節時,他才能發掘真正的解經方法和他真正學到的講道方式,而且他還必需持續不斷的向同一群會眾傳講。

如果真有《西點軍校沒有教我的》這樣的書,我會很有興趣讀一讀;但作爲牧師的你讀這本《十五件神學院教不了的事》則是刻不容緩的。不要錯過任何一件你可以學習的教訓,但是要記住,每一位牧者都透過多年的事工才學到最重要的課程;同時,在你上陣之前要盡全力的學習,這對你至關重要。


譯:麗文;校:JFX。原文刊載於福音聯盟英文網站:Seminaries Don』t Make Pastors. Churches Do.

Albert Mohler(艾伯特·莫勒)博士是美國肯塔基州路易斯維爾市浸信會南方神學的校長和Joseph Emerson Brown基督教神學教授。他是一個利戈尼爾事工的教學研究員,主持簡報會,並著有許多書,包括《我們不能沉默》(We Cannot Be Silent)。
標籤
教會
牧師
事工
神學院
神學教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