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我可以看這部電影嗎?」
基督徒觀影指南
2021-09-08
—— Brett McCracken

我們這個由奇觀驅動、過度媒介化的時代裡並不缺乏可看的東西。我們面對的選擇可以說是令人眼花繚亂——數百個電視頻道,上百萬在線點播選擇,人類歷史上所有的電影和電視都在雲端唾手可得、等待著我們去觀看。僅僅是這種氾濫,就使得「我可以看這個(視頻)嗎」這樣的問題緊迫又讓人不知所措。然而對於基督徒觀眾來說,這個問題還涉及道德和屬靈方面的考慮。我看的這個視頻可能會以負面的方式塑造我的思想和心靈,將某個有害的畫面或想法插入我的意識中,難以消除。

有些人可能會說這些問題是過時的,但我認爲這些問題很重要。律法主義般認定大多數娛樂是邪惡的,這樣的觀念有問題嗎?當然有!但反擊律法主義的最糟糕方式是搖擺到另一個極端,天真地認爲一切都已經「蒙了救贖」,沒有什麼是明智的基督徒觀眾的禁區,這是一種放蕩,這與律法主義一樣愚蠢和不成熟。

事實是,電影和電視之所以受歡迎,是因爲它們具有獨特的、內在的、講故事的本領。它們確實具有塑造公眾輿論和個人道德的重要力量。相對於其他媒體而言,我們在屏幕上看到的某些行爲、話語和世界觀越多,它們就會在我們的世界中越來越多出現、變得容易接受。移動影像敘事具有一種沉浸性,這意味著它們有很大的潛力來喚起人們的共鳴,這是影視媒介的最大優勢。但這一優勢的另一面是,該媒介擁有無與倫比的魔力可以將其畫面和思想深深地埋藏在我們裡面——有好也有壞。

因此,對於基督徒觀眾來說,「我可以看這個嗎?」是一個有效而且有意義的問題,但這也是一個沒有簡單、一刀切答案的問題。我發現處理這個問題的最好方法是問自己一系列其他問題。下面有幾個問題可以作爲你的參考:

第一,爲什麼你會提出這個問題?

如果你對一部想要看的電影或電視節目提出這個問題,那麼很可能有什麼東西已經讓你察覺到了不妥。也許你已經研究了內容,得知它包含裸體、性或其他一些有問題的內容,也許你的一部分良心讓你對觀看它感到不安。

要關注是什麼讓你遲疑,關注這些東西是謹慎的,而不是在假正經。如果你擔心看某樣東西是否明智,那就站在「不」的一邊,除非或直到你有一個令人信服的理由說「是」。

第二,有什麼理由讓你認爲必須看它? 

這個問題之所以棘手,是因爲我們常常有很多理由來解釋爲什麼我們應該觀看某些東西——即使它包含一些危險的內容。這些理由包括:朋友和家人推薦它、評論家喜歡它、每個人都在談論它、它是由你仰慕的導演創作的、它在藝術上很美、它有屬靈洞察力、你的教會裡沒人說這部電影不好……這個列表可以繼續下去。

考慮一下觀看它的論據。它們令人信服嗎?如果不是,那麼你的答案仍然應該是「不」,而且你不應該爲此感到羞恥。跟著你的良知走。如果「是」的論據很有說服力,請問自己下一個問題。

第三,還有誰主張看它? 

注意你聽從誰的建議。他們是否與你的價值觀相同,或者至少是尊重你的價值觀?還是說他們是自由主義者,什麼都可以看、什麼都想看,無論是多麼越軌的、色情的、世俗的創作?如果主張看的那些人都屬於或傾向於後一類,我可能會堅持說「不」。事實是,有很多藝術上偉大而有趣的電影、節目和紀錄片都不會損害你的良知。事實上,我們擁有的資源比歷史上任何時期都多。特別是在流媒體時代,「沒有其他好東西可看」不應成爲觀看可疑影視的藉口。

但是,如果推薦它的人是明智的、值得信賴的、有智慧的人,他們與你的道德良心和謹慎程度相同呢?如果真的沒有其他影視可以像這部一樣有效地傳遞信息呢?如果是這樣的話,我會問自己下一個問題。

第四,耶穌會怎麼做?

無論聽起來多麼老套,這個手環式口號(WWJD)實際上是基督徒的基本門訓。畢竟,聖經命令我們「效法神」(弗5:1)。作爲一個基督徒,就是要追隨基督,要成爲祂的樣式(羅馬書8:29)。當我們在娛樂方面做出選擇時,爲什麼我們不應該認真思考「耶穌會怎麼做?」耶穌顯然沒有Hulu帳號,也從未進入過電影院,但他確實聆聽和理解人們——這有點像我們在觀看電影或電視節目時的做法。而在這一點上,WWJD問題不一定簡單。我們不應該認爲耶穌會總是避免任何限制級或者有暴力的東西。畢竟,祂走向而不是遠離許多粗俗的、「限制級」的人——其方式令祂那個時代的律法師爲祂感到羞愧。另一方面,耶穌呼籲祂的追隨者保持聖潔(太5:48),將淫念等同於犯奸淫(太5:27-28),並建議逃避試探,因爲我們肉體軟弱(太26:41)。

正如經常發生的情況一樣,可以用「耶穌」來爲你想要捍衛的任何立場辯護。這就是爲什麼WWJD這樣的問題最好在基督徒社區中探討,嚴肅對待其他有思想的、認真對待藝術和聖潔的耶穌跟隨者的見解。

第五,你所在的基督徒團體怎麼說?

在「我可以看嗎?」這個問題或者任何問題上參考你所在基督徒團體的智慧,這總是一個好主意。如果讓我們自己去考慮,就很容易爲幾乎任何選擇辯護。這就是爲什麼與其他成熟的信徒一起面對這些事情是明智的,並學會將這些決定視爲超越個人的決定。「誰在乎我在臥室裡看《權力的遊戲》(只是眾多例子之一)呢?」有人可能會這樣說。「我不會受到該劇暴力內容的影響。」好吧,即使這是真的(我不確定這是真的——我們很少不受我們所看的任何東西的影響),如果這個節目對你的基督徒社區中的其他人或你的家庭來說是不行的呢?如果你是寢室裡唯一的基督徒,你對某個壞東西的接受程度在往下滑,這難道不說明問題嗎?你的弟兄姊妹們對此有保留意見,但你還是選擇觀看它,這說明了什麼?保羅在《羅馬書》第14章中指出,在基督徒有不同容忍度或軟弱的問題上,有時爲了共同體的利益,最好放棄一些可能對你來說可以做的事情(第21節),畢竟我們的目標是「務要追求和睦的事與彼此建立德行的事。」(19節)。

忠心的基督徒是否可能會在觀看某些東西的正當性上得出不同的結論?我認爲會。這篇文章的目的不是對特定的節目或電影給出明確的答案,而是提出一個思考體系,通過這個體系你可以深思熟慮地處理這個問題,最好是與其他同樣追求聖潔和基督徒忠誠的人一起。

有些人可能會說,這些問題完全是矯枉過正,把娛樂的樂趣都搞沒了。「我們就不能看《單身漢》或一些隨機的網飛劇而不去想太多嗎?」有沒有可能我們過度思考這些事情?我可以就這些問題寫一整篇文章,但現在我只想說這句話來結束。是的,過度思考我們的娛樂選擇是有風險的。但對我們的靈魂狀態和我們在世界的見證來說,更大的風險是缺乏思考。


譯:DeepL;校:JFX。原文刊載於福音聯盟英文網站:Should I Watch This? 5 Questions for the Discerning Viewer?

Brett McCracken(布雷特·麥卡拉根)是福音聯盟高級編輯,著作包括Uncomfortable: The Awkward and Essential Challenge of Christian Community;Gray Matters: Navigating the Space Between Legalism and Liberty及Hipster Christianity: When Church and Cool Collide。布雷特和妻子琪拉居於加州聖安娜市,二人都是薩瑟蘭教會(Southlands Church)的成員,布雷特在教會擔任長老。
標籤
倫理
影視
電影
良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