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過後,網上「教會」該不該繼續?
2021-04-06
| Jay Kim

下週我將去外地出差幾天,這將是我自去年三月以來第一次離開我的妻子和孩子,當時的疫情大流行病使一切會議和旅行都停止了。雖然我很感激這樣的旅行所帶來的些許「正常感」,但與家人拉開距離居然令我有了陌生感,這讓我感到震驚。當然,我會非常想念他們。在疫情之前,旅行時想念家人也是常有的事,可現在疫情之後旅行中的想念卻變得更加強烈了。

像往常一樣,我旅行的時候會安排每天的FaceTime聊天,對技術帶來的這點好處我很感恩。我能看到他們的臉、聽到他們的聲音,讓他們看到並聽到我的聲音,FaceTime是我們分開時的絕妙恩賜。但享受這份恩賜最關鍵的部分是渴望。當我們在數字設備上進行互動時,應當加深我們對重逢的渴望——對回到家、在一起、彼此擁抱並徹底真實地在一起的渴望。

教會也是如此。

本週末我們教會將在停止實體聚會整整一年後第一次共同聚會。雖然我很感激在線技術帶來的方便,但這個困難的季節裡,最有益處的恩賜就是對共同、實體的聚集。我們並不孤單。全世界的教會都開始以某種實體形式重新聚集,雖然不是所有的教會都準備好了再次聚會,但那些已經開始實體聚會的教會似乎都帶著新的渴望。

這對在線聚會的未來意味著什麼?當「實體教會」開始穩步回歸時,它對「虛擬教會」來說又意味著什麼?

被誤解的敬拜

教會的敬拜生活是而且一直是一種共同參與的聚集。在《聖經》中,希伯來語和希臘語中的敬拜一詞反映了全身心的參與。它們的意思是鞠躬、俯伏、彼此親手等等。聖經中的敬拜是一種崇拜和忠心的體現。雖然它可以包括唱詩,但並不只是指唱詩。它當然更不意味著「一邊看著臺上的歌手,一邊偶爾跟著哼唱」,這是現代基督教敬拜帶來的普遍做法。

我們過去一年中就「網絡教會」進行的各種教會論探討就顯出了這種誤解。當教會的集體敬拜生活被放到原本承載我們娛樂的設備上時,許多以前習慣於上教會的人很容易就滑向了消費者的身份。早在2020年3月之前,我們的教會生活其實就已經體現了「參與」和「被動」這兩者之間的張力,但至少我們還是在一起,親身經歷、肩並肩共同敬拜。現在,我們卻可以呆在令自己感到舒適的地方,作爲孤立的受眾,點擊著個人定製的按鈕、消費著敬拜內容。

混合架構

當我們想要爲「虛擬教會」、「網上聚會」的未來導航時,我們必須仔細考慮這種媒介的缺點。疫情後的未來教會很可能是一個混合架構的教會,至少在一段時間內是這樣。對於我們自己教會來說,這主要是因爲許多人還沒有準備好親身出現在將來的幾個聚會裡。

當教會重新聚集起來,並再次參與到激發我們會眾參與的努力中時,教會領袖們最好以同樣的緊迫感來對待網絡聚會中的敬拜表達。我們不應該只是簡單地提供內容,而應該把重點放在激發參與者的行動上——無論是當面還是網上。例如,定期邀請大家起立、跪下、舉手、禱告回應、拿起主餐餅和杯,這些動作可以簡單而深刻地破壞我們默認的消費者姿態——把受眾變成參與者。

在未來的幾個月和幾年裡,創造性地、深思熟慮地設計我們的敬拜禮儀,以減少坐在那裡一動不動的機會,這將是非常重要的。但最終,對於那些繼續使用在線聚會的人來說,我們必須向我們的共同體說明,網絡「聚會」只是一些人的必要妥協,但不是所有人的方便選擇。我們需要明確優先次序的重要性:對於所有有行動能力的人來說,有形的、面對面的聚會必須再次成爲優先。

共同的喜悅

作爲一個性格內向的人,我以爲自己已經做好了長期與世隔絕的心理和情感準備。甚至有一部分的我,還有點期待這種強加的孤獨。但我對這種孤獨所帶來的壓力感到不快,不過最讓我吃驚的是快樂的不斷消耗。我沒有意識到,我的喜樂曾經並繼續與基督徒群體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繫。

戴維·布魯克斯(David Brooks)在《第二座山》The Second Mountain: The Quest for a Moral Life)中這樣寫道:「快樂往往涉及到一些自我的超越性。需要你和其他一些人或實體之間的『皮膚屏障』褪去,令你覺得融合在一起。」我想說的是,這還包括了我們之間的數字屏障也褪去的時候。快樂不同於淺薄的、短暫的幸福感,後者可以被單獨人爲製造出來。當我們從以自我爲中心的傾向中解脫出來(數字技術放大了這種傾向),沉浸在更大的故事中時,真正的喜樂才會產生。

人們喜歡把尼希米記8:10的經文印在咖啡杯和保險槓貼紙上:「因靠耶和華而得的喜樂是你們的力量。」但我們常常忽略了這話是尼希米在所有神的子民聚集在一起敬拜時說的,這句話的背景是共同、實體的聚集。

經文告訴我們,百姓聽到神的話被讀出後集體哭泣,爲自己的罪而憂傷痛悔,然而尼希米指示他們:「你們去吃肥美的,喝甘甜的,有不能預備的就分給他,因爲今日是我們主的聖日。你們不要憂愁,因靠耶和華而得的喜樂是你們的力量。」 

「你們」是複數人稱代詞,因靠耶和華而得的喜樂是你們的力量——一起得到的力量,就像一個人一樣。

在過去的一年裡,我們在孤立無援中失去了很多。網絡技術將我們脆弱地聯繫在一起。但這還不夠。還有悲傷、歡喜、盛宴,以及很多很多的所有事情,這些都需要實體、共同地在一起,並完全作爲一個身體而行。願我們的渴望能帶領我們回家,回到上帝身邊,回到彼此身邊。


譯:DeepL;校:JFX。原文刊載於福音聯盟英文網站:Should Online 'Church' Continue After the Pandemic?

Jay Kim(傑伊·金)在加利福尼亞州聖克魯茲的Vintage Faith教會服事,負責教導和教會帶領。
標籤
網絡
新冠病毒
疫情
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