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与时事
浸信會教會成員和其他基督徒應當如何回應美南浸信會性侵調查報告?
2022-05-31
—— Griffin Gulledge

我從小在美南浸信會旗下的教會長大,從小我就知道要省下自己的零用錢,在每年的聖誕節和復活節奉獻給美南浸信會的宣教基金,以紀念兩位浸信會姊妹:慕拉第(Lottie Moon)和安妮·阿姆斯特朗(Annie Armstrong)。小男孩的小小奉獻證明了美南浸信會宗派事工之美。

在美南浸信會,一千六百萬浸信會基督徒基於上帝話語無誤這一教義基礎上站在一起,同時擱置其他分歧,共同投資於基督教歷史上最大的宣教差派機構,在北美和世界各地建立教會,同時建立了全世界最大的六間神學院。這些都是我們爲自己宗派驕傲的來源,也是成爲美南浸信會的一部分。

但是,在讀到人們期待已久的關於美南浸信會執行委員會對性侵問題不當處理的報告之後,作爲美南浸信會的一部分對我們來說又多了一層意味。

性侵報告

美南浸信會長期以來一直有這方面的內部和外部警告,人們也一再對這個問題提出關切。因此,在2021年的納什維爾年度大會上,信使們(由美南浸信會各地方教會的牧師和成員組成的代表們)批准聯會成立一個特別工作組,由第三方對聯會執行委員會(我們宗派的行政領導機構)如何處理性侵指控展開獨立調查。這項調查由Guidepost Solutions機構進行,調查了執行委員會工作人員和成員在2000年1月1日至2021年6月14日這20多年期間的行動和決定。

5月22日星期日,該報告向公眾發佈。它以15頁的摘要開篇,隨後是250多頁來自文件、電子郵件、訪談等的證據。報告沒有向讀者展示一個新約教會向世界傳遞福音好消息的感人形像,而是講述了受害者和兒童向機構領袖尋求幫助卻只得到傷害的黑暗故事。在我們走向各國的宣教使命之下,一個腐朽的官僚機構告訴受害者:「走開,閉嘴!」 

在該報告中,聯會前任主席和受人愛戴的大型教會牧師約翰尼·杭特(當時是北美宣教委員會負責佈道和帶領的高級副總幹事)遭指控對他帶領下一位牧師的妻子進行過性侵。在報告發表後的幾分鐘內,他辭職的消息就被公開了。在平時的日子裡,僅這一消息就會震動我們這個全美最大的新教宗派。但在這一天,它僅僅是數百個可怕故事中的一個。

該報告詳細介紹了一家律師事務所如何反覆指示執行委員會的工作人員不要幫助甚至不回應性侵受害者(第4頁)。長期擔任執行委員會總顧問、後來擔任執行委員會臨時主席的奧吉·博託(Augie Boto)將兩名女性受害者稱爲「機會主義者」和「專業受害者」(第5-6頁)。他把她們代表其他性侵受害者提出的主張描述爲一個「撒但的陰謀」。報告中經常出現博託積極反對援助受害者的工作。報告顯示,在阻撓性侵改革的工作中,博託還以品格證人的身份爲一名虐童者作證(第7頁)。

報告詳細介紹了性侵受害者如何呼籲改革,並在15年前建議聯會建立一個性侵施害者數據庫。但執委會拒絕了該計劃,這本身就是一個醜聞。但是這些執委會成員清楚地看到了建立數據庫的必要性,他們在內部爲自己建立了一個數據庫,在十年間收集了700多名施害者的記錄。他們沒有用這些數據來保護美南浸信會中的弱勢群體,而是將其保密,以便在訴訟中保護自己。

在整個報告中,我們可以清楚地看到,美南浸信會的領導人爲了他們自己的權力、地位和利益而利用了大會。律師和領袖們擔心「上升的責任」——通過建立公共數據庫或聯會自治實體(如執行委員會)和獨立教會之間的問責機制,使指定用於宣教的資金面臨風險。然而,報告中詳述的行爲表明,當那些濫用權力忽視性侵受害者的領袖們在最後的審判中與愛受害者的主面對面時,他們將承擔更大的責任(馬太福音18:6;約翰福音5:27-29)。

現在該怎麼辦?

今天,美南浸信會的成員感受到了很多東西:悲傷、痛苦、厭惡、恐怖、羞愧和憤怒。換句話說,美南浸信會成員只是嚐到了幾十年來虐待受害者的感受,因爲他們之前一直在默默受苦,被那些本應向他們提供幫助的人惡語相向和忽視。在網上,來自美南浸信會的基督徒們顯然對他們所讀到的內容感到震驚。我們能做什麼?

以下是關於美南浸信會和所有基督徒如何應對這份報告的四個建議。

第一,不要視而不見。

在這樣的時刻,我們都很想說:「這跟我沒關係。」我們很想問,「這是我的問題嗎?」這是伊甸園東邊所說的藉口的回聲:「我豈是看守我兄弟的嗎?」(創4:9)這個問題的答案始終是肯定的。如此多的性侵和虐待發生,是因爲浸信會的基督徒們拒絕觀察、拒絕學習、拒絕傾聽。無疑,這是很痛苦的。但是,當光線湧入一個黑暗的地方時,不要閉上眼睛或拒絕看著它。讓自己瞭解受害者的困境。閱讀報告,學會幫助他們。

第二,不要輕描淡寫。

有些人可能會說:「這只是幾個壞蘋果,」或者「大部分是過去的事了。」聖經關於謙卑的命令要求我們誠實地承認:「我們不知道現在有多少這樣的事情在繼續。」這份報告範圍有限,是關於我們聯會中性侵行爲的第一份報告,而不是最後一份。還會有更多的消息出來。

一個類似的醜聞摧毀了羅馬天主教會的見證和聲譽。報告第58頁記錄了托馬斯·多伊爾(Thomas Doyle)神父如何在2007年3月寫信給美南浸信會領導人,表示自己擔心美南浸信會領導人在不處理神職人員性侵問題上可能會陷入與當時天主教領袖相同的一些模式,他敦促美南浸信會應該從天主教的錯誤中學習,盡早採取行動,實施結構性改革。可悲的是,他的警告被聯會負責人駁回,神父對此回應說,這種反應是「擔任教會領袖之人的常態,他們往往把機構的需要放在他們的基督徒義務之前。」

我們不能繼續忽視警告。我們必須學會謙卑,不再假裝這事過於誇張。

第三,不要沉默。

我們必須傾聽和學習。我們還必須努力發聲。在整個報告中,一個明顯的痛苦來源是,性侵受害者在爭取改革的過程中往往是孤軍奮戰。如果我們讀了這份報告卻找不到自己的聲音,那麼我們與雅各書2:16中那些說「願你們穿得暖,吃得飽」然後沒有提供食物和衣服的人有什麼不同呢?

第四,不要離開。

這最後一點是針對我的美南浸信會弟兄姊妹們而不是其他基督徒說的。因著這個問題,你們中許多人可能已經準備好離開了。但你在離開誰呢?我們現在知道,我們的領袖、我們奉獻的金錢和我們的機構傷害了別人,我們能問心無愧地說:「我不幹了」嗎?在這個需要正義呼喊的時刻,我們敢離開嗎?現在是大聲疾呼、拒絕屈服、爲上帝要求我們的正義和憐憫而戰的時候了。現在離開美南浸信會就是離開了受害者。現在離開就是離開我們的責任。

指南針報告最後提出了重要的建議,所有這些建議都將在聯會信使們準備參加的、在阿納海姆舉行的2022年美南浸信會大會上得到認真考慮。在那次會議上,性侵害專題工作組將有時間把這些建議——也許還有其他建議——帶到大會上。我的禱告是,浸信會的基督徒們將不辜負我們所相信的無誤話語,並找到決心,以「對得起主」的方式行事(西1:10),無論代價如何。上帝幫助我們。


譯:DeepL;校:JFX。原文刊載於福音聯盟英文網站:How Should Baptists and Christians Respond to the SBC Task Force's Report on Sexual Abuse?

Griffin Gulledge(格列芬·古勒奇)畢業於奧本大學(Auburn University)與桑佛德大學比森神學院(Beeson Divinity School, Samford University)。他與妻子睿琦 (Rachel)住在阿拉巴馬州多森市。他在當地阿拉巴馬浸信會兒童之家與家庭事工從事寄養兒童的關懷工作。他們夫婦是各各他浸信會的成員。
標籤
性侵
美南浸信會
報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