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入探析《基督與文化》
2020-04-23
| Trevin Wax

人們普遍認爲,尼布爾的《基督與文化》(Christ and Culture)一書是二十世紀最重要的著作之一。之前我對這本書作了一番簡介。現在,我想深入探析尼布爾的分類法,然後指出它的一些優缺點。

近看《基督與文化》

我們應該如何瞭解這部裡程碑式的著作?首先,尼布爾提出了歷史上基督徒對文化所採取的各種立場,這一點值得稱讚。這些方法是如此出色,以至於在半個多世紀之後,那些研究基督教倫理的學者們都感到他們必須在某種程度上與之對話。尼布爾的廣博學識表現在他試圖總結和指出每種立場的優勢,以及他選擇以聖經的例子或歷史範例來說明他的分類法。

根基處的裂痕

尼布爾著作中的問題是多層次的。從其理論基礎開始,有兩個方面值得討論。

首先,尼布爾把諾斯底主義和新教自由派囊括進來作爲對基督教倫理有貢獻的分支,使得「基督屬於文化」的立場過於寬泛。教義發展史告訴我們,古代的基督徒把諾斯底主義(或者尼布爾在這裡所闡述的「基督屬於文化」的立場)視爲異端,因此它們超出了基督教與文化關係的合理選擇範圍。尼布爾對諾斯底主義的包容表明他採取了一種簡化的標準來定義基督教共同體,這使他對基督教的定義如此寬泛,幾乎可以包括任何聲稱跟隨耶穌的人。當然,他對「基督屬於文化」立場的批判切中要害,但這還遠遠不夠。因爲他在後記中似乎認爲,在特定的文化背景下,這五種選擇的任何一種都可能是忠實的標誌。

另一個根基性的問題是尼布爾對聖經的解讀。令人吃驚的是,他把使徒約翰作爲「基督轉化文化」的範例(同時卻指責奧古斯丁和加爾文對個體靈魂宿命的癡迷),卻不知解經家可以給出強有力的理由,證明約翰福音既是排他性的,又是普遍性的。尤其是,如果我們把《啓示錄》歸爲使徒約翰的作品,就會發現他更適合「基督反對文化」的主題。同樣,要把保羅從「基督與文化貌合神離」的範例變成「基督轉變文化」的倡導者,這也並不難,因爲保羅書信的許多段落可以支持另一種立場。

綜上所述,尼布爾對《聖經》的解讀是薄弱的。他把聖經的元素囊括進來,使得聖經作者代表了某種特定的姿態,即便他坦承(但有意忽略了)在相同的段落中存在相反的證據。

抽象地概括歷史

類似的批評也適用於尼布爾對歷史的處理。我們不應該爲抽象概括而怪罪他,爲了創建一種出色的分類法,抽象概括必不可少。然而,事實上,路德、奧古斯丁、加爾文和德爾圖良都以各自的方式,逃脫這些範疇的束縛。這是一個信號,或許我們應該從這些偉大的基督教思想家那裡得到啓發,他們雖然有這樣或那樣的傾向,卻不能被歸到任何一類,因爲聖經本身不允許一種觀點凌駕於其他觀點之上。

袒露底牌

這就引出最後的批評。儘管尼布爾聲稱這個問題沒有「基督教的答案」,但他對待「基督轉化文化」的方式讓讀者很難得出其他結論,只能說它才是最忠實的立場。在五種立場中,唯獨這一立場他沒有提及任何缺點。因此,儘管尼布爾明確宣稱沒有一個正確的答案,但他還是含蓄地把讀者引向第五種選項,把它當作最忠實、最平衡的選擇。

結論

《基督與文化》確實是一部經典之作。我的評論主要集中在總結和批判尼布爾的流行觀點,並不意味著貶低它對基督教的貢獻。理查德·尼布爾對教會面對世界的各種態度進行了出色的分類,這是一項傑出的成就,在五十多年後仍在引發人們的對話和爭論。


譯:魏峯;校:JFX。原文刊載於福音聯盟英文網站:Taking a Closer Look at "Christ and Culture"

Trevin Wax是基督徒資源機構「生命之路」(LifeWay Resources)出版的《福音計劃》(The Gospel Project)叢書的主編,他也是位作者,最近著有《真假福音》(穆迪出版社2011年出版)。
標籤
世界
文化
書評
基督
解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