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需要知道多少神學才算是基督徒?
2019-11-20
| Aaron Menikoff

我們從未像現在一樣可以從多重渠道獲取知識。您的智能手機是一個參考圖書管理員,讓全世界都觸手可及。 對「位格合一」(hypostatic union)感到好奇嗎? 那就谷歌一下;想要知道尋找代罰性救贖(Penal Substitutionary Atonement)的定義? 問問Siri(我試過,真的有用)。

信息多到令人無法招架,這是爲什麼有人可能會問:「我必須瞭解多少事情才能得救?」或者更確切地說,「我必須掌握哪些知識才可以確定我有永生?」顯然,我們必須知道些什麼。正如約翰·穆雷(John Murray)正確教導的那樣,「有一種信仰不可或缺的知識。」但是,是什麼知識? 我需要知道多少?

這是個壞問題嗎?

我們是否應該問這樣的問題? 就像生活的所有事情一樣,動機很重要。你的目的不應該是確認你上天堂最少需要的理論知識。相反,你應該最大限度地追求你該知道的真相。正如大衛的禱告說:「求你賜我悟性,我便遵守你的律法,且要一心遵守。」(詩119:34)

問作爲一個基督徒我們最少需要了解的程度是多少,有點像問我們可以犯多少罪,還仍然可以是基督徒。一個渴望容忍對神悖逆的人不是真正的信徒。同樣,希望盡可能少地認識主的人可能並不認識主。

梅欽(J. Gresham Machen)說,他經常被問到一個人最少需要接受多少福音才能得救。他拒絕回答這個問題——雖然原因略有不同。他認爲這個問題是無法回答的

誰能夠推測另一個人的靈魂處在什麼樣的狀況呢; 誰可以推論別人對基督的態度,他能用語言表達但卻表達不好,是一種得救信心的態度嗎?

梅欽指出了一個多年來困擾牧師的問題。 在我的教會有一名患有唐氏綜合症的成員。幾年前,我們熱情地歡迎他加入教會。他和其他人一樣高興地唱詩。他積極參加教會的成人主日學,也努力地想要表達他心裡所知道的福音,雖然要以一個別人能理解的方式表述福音對他來說頗有難度。人們始終無法確定他究竟對福音理解多少。當梅欽寫道:「這是必須留給上帝的東西之一」時,我想他就是在說類似的情形。

有價值的問題

問題可能很難甚至可能無法回答,對神的忠心卻要求我們去努力回答。耶穌說:「日期滿了,神的國近了。你們當悔改,信福音!」(馬可福音1:15)。 因此,思考實際上我們必須相信的內容事實上是非常明智的做法。雖然這種信心不會多於智識上對純正教義的持守,但也不會比這要求更低。

如果我們試圖精確量化、切割和擲骰決定進入天堂所需的教義,我們的信仰就處於搖搖欲墜、不穩定的境地。但是,聖經對作爲基督徒必須相信什麼這個話題並沒有保持沉默。當我們努力成爲基督的使者時(林後5:20),我們所信的一定會影響我們如何向別人傳講。

聖經的答案

在羅馬書第9章中,保羅代表上帝的主權,對這個問題發出挑戰。救恩在主的手中,神會根據自己的意願和榮耀祂偉大聖名的最終目的,以他認爲合適的方式拯救罪人。上帝以我們不配得的恩典使我們悔改(羅馬書2:4),直到神的靈徹底改變了我們,我們才會渴望得著這樣的恩典。我們的救贖並不依賴於我們的智慧、工作或意志,我們是根據神的主權計劃和目的而得著救贖。我們的信心救不了我們,是神救了我們。

然而,上帝對我們的拯救並不脫離我們的悔改與信靠。因此,在羅馬書第10章中,保羅對人的責任提出了挑戰。上帝會拯救誰?保羅在10:9明確地回答:

你若口裡認耶穌爲主,心裡信神叫他從死裡復活,就必得救。

你必須知道耶穌是誰、他做了什麼。他不僅僅是一個拉比,一個木匠,或者一個真理追求者。他是主,擁有包括你在內的一切事物的最高權柄。當聖靈進入一個罪人的心中時,這個人就蒙引導相信並稱頌耶穌爲自己的主。有了這些知識,人們就會意識到自己的不配和對救恩的需要——知道耶穌是主的人就知道自己不是主。

彼得的第一次佈道就在高潮時宣揚耶穌的神聖權柄(使徒行傳2:36):

故此,以色列全家當確實地知道,你們釘在十字架上的這位耶穌,神已經立他爲主,爲基督了

當眾人明白耶穌是誰時,他們感到「扎心」(使徒行傳2:37)。知道耶穌是誰讓他們悔改、意識到他們的罪,想知道如何才能得救。救贖要求你知道你是需要被拯救的,並且要你知道只有耶穌可以救你。

但一名基督徒不僅僅知道耶穌是主;他還得知道「上帝使他從死裡復活」。這句話非常簡單,任何一個孩子都能明白,但同時這需要如孩童般的信心才能接受。(馬太福音19:13-15; 馬可福音10:13-16; 路加福音18:15-17)。

復活意味著耶穌的確死了,而且要成爲基督徒,你必須相信他爲你而死。他回答你的問題,他的死是你得救的關鍵,他的十字架是你唯一的希望。

約翰·加爾文將信心定義爲「對上帝慈愛堅定和確定的認識,並且建立在基督白白地被賜予的應許的真理基礎上」。上帝對我們的「仁慈」是什麼?如果不能理解,但至少知道基督爲我們死了、又從死裡復活吧?如果不相信救恩是基於神應許拯救所有回轉和相信他的人這一真理,那麼這種認識的基礎又是什麼呢?

如果一個人試圖拋開相信整本聖經的觀點,去詢問成爲基督徒必須具備的最低限度教義知識,那是很危險的。 但是,如果以一個謙虛的姿態提出同樣的問題,那麼答案將是一個甜蜜的提醒,正如古老的諺語所說:福音足夠淺、足以讓一個孩子趟水;福音又足夠深,足以讓一個成年人游泳。成爲一個基督徒就是要堅持基督是全權的上主和復活的救主。換句話說,就是相信你是一個罪人,而他的死亡和復活是解決罪惡後果的唯一答案。

不需要神學院學位

我希望我服事的教會成員意識到他們不需要神學院畢業就能分享福音,我希望他們對聖靈的拯救能力有信心。 關鍵是他們知道上帝通過被釘十字架和復活的主耶穌拯救罪人,如此簡單的真理是最容易傳遞的信息。

難怪司布真喜歡講述神如何使用一篇講章改變他的。當時是在一個保守的循道會裡,一位默默無聞的客座講員將以賽亞書45章22節作爲他的講道經文敦促司布真找尋耶穌基督。說到這位救主,這位樸素的傳道者說:

仰望我,我在流出寶血;仰望我,我被釘在十架;仰望我,我死了且被埋葬;仰望我,我又復活了;仰望我,我升到天上去了;仰望我,我坐在父的右邊;可憐的罪人,仰望我!仰望我!

當然,當我展開福音時,我想說的比這更多。我希望人們瞭解三位一體、替代贖罪的重要性、回應救恩並結出善行果子的必要性,以及聖經的無誤和權威。我會談論主的再來、新天新地,以及每天爲審判做好準備的必要性。

如果有人宣稱自己信靠了基督並想加入我們的教會,我們就像大多數教會一樣,需要他們認信這些基本信仰。不是因爲我們確信這些基本信仰對得救來說都是必不可少的,而是因爲我們無法確信一個不認信這些真理的某人是一個真正的基督徒。真正的信仰會引導你盡可能多地肯定上帝的真理。伯克富說得好:「信心的知識在於對真理的肯定承認,人們接受這些真理僅僅是因爲上帝就是這樣說的。」

確切地說,很難說作爲一個基督徒最少應該相信什麼。然而,與保羅站在一起永遠不會錯:「你若口裡認耶穌爲主,心裡信神叫他從死裡復活,就必得救」(羅馬書10:9)。


譯:Rebecca.C;校:JFX。原文刊載於福音聯盟英文網站:How Much Theology Do I Have to Know to Be a Christian?

Aaron Menikoff(亞倫·曼尼科夫)博士畢業於浸信會南方神學院,現在擔任喬治亞州沙泉阜南浸信會(Mt. Vernon Baptist Church in Sandy Springs, Georgia)的主任牧師。
標籤
福音
救贖
信心
傳福音
救恩
確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