耶穌如何關心被壓傷的蘆葦
2020-01-06
| Derek Brown

編注:就像C. S.路易斯(C. S. Lewis)所建議的那樣,我們要幫助我們的讀者「讓這幾個世紀以來乾淨的海風吹過我們的心」(出自On the Incarnation: Saint Athanasius with an introduction ——譯註)。也正如他所指出的那樣,「只有通過閱讀經典」才能達到這樣的效果。我們接下來要審視一些可能被遺忘、但是依然和現今的教會相關,並且能幫助今日基督徒的經典著作


我第一次讀到薛伯斯的《壓傷的蘆葦》是在2005年(中譯本由美國麥種傳道會於2017年出版)。在那之前,我經歷了長達五年在罪、信心和得救確據這些話題上的內心強烈掙扎,我正要慢慢地、真正地從與屬靈抑鬱的搏鬥中解脫出來,光明開始呈現。然而當時我又經受了一次牧會方面的艱鉅試煉,並很可能使我才獲得的進展化爲烏有。記不起具體我是怎麼讀到這本書的,但是《壓傷的蘆葦》看起來對我會很有幫助。

薛伯斯(1567-1635)以專注於基督的熱情講道而知名於世,他在1630年出版的這本《壓傷的蘆葦》旨在幫助那些正在掙扎中的基督徒仰望他們的救主——那位真實的溫柔牧人。因爲譴責當時瀰漫於英國國教的對於教義漠不關心的現象,他遭到了放逐。但作爲一位不妥協的牧師,薛伯斯留給人們最深的記憶就是這本小冊子。它的靈感來自以賽亞對於將要來臨的彌賽亞的描述:「壓傷的蘆葦,他不折斷;將殘的燈火,他不吹滅。」(賽42:1-4)

薛伯斯對於《以賽亞書》的解釋和應用,讓許多基督徒感到了經久的安慰。巴克斯特(1615–1691)說讀《壓傷的蘆葦》讓他得到屬靈的解脫;鍾馬田(1899–1981)則在《講道與講道的人》(Preaching and Preachers,中譯本由美國麥種傳道會出版)一書中提到講到在某段時期,因爲疲憊他「受到魔鬼不同尋常的攻擊」(英文版175頁,下同),他將《壓傷的蘆葦》列爲神「舒緩、安慰、鼓勵和治癒」他的工具。

還有許多類似的見證。儘管在福音派當中,已經有人重新拾起薛伯斯的著作,爲了世界上基督徒的安心與堅忍,我希望不斷會有更多的人來讀這本小冊子。爲調動你的屬靈胃口和促進對這本重要著作的新興趣,請允許我爲你介紹《壓傷的蘆葦》中所揭示的三條真理。

第一,被壓傷是必然的

第一也可能是最重要的,是薛伯斯提醒我們,屬靈上的壓傷,不論在歸信前後,都是我們與基督關係中關鍵的一部分。如果我們指望最初的悔改和每日與基督同行會是一種愉快、無痛的經歷,當遇到屬靈困難時,我們很快就會偏離正路。我們不僅要預期會碰到壓傷,更應把它視作美好的、能開花結果的作工:

「在歸信之前,壓傷是必須的。只有這樣,聖靈才能削平所有那些驕傲、自高自大的想法,進入到人的心中,我們才能明白自己在本性上到底是個什麼樣子……這一挫傷讓我們珍視基督的價值……讓我們更加感恩,並因爲感恩,在我們的生命中結更多果實;而讓那些人如此冷漠、不結果實的,豈不正是因爲他們儘管爲罪壓傷,卻依然不爲神的恩典打動?」(英文版第4頁直譯,下同)

神也壓傷那些祂打算重用的人。祂「在將他們投入偉大的服事之前,要先倒空他們的自我,讓他們一文不名。」(第3頁)知道了這樣的壓傷是必須的,那麼基督徒就應明白,是該承受在神手中經歷的磨難(第5頁),還是抗拒這馴服、修剪之工。(第11頁)

薛伯斯寫到,對於我們的屬靈生活來說,壓傷也是至關緊要的。因爲它將我們的目光從自我引開,轉移到基督身上,以便給我們提供那隻可能來自謙卑的力量。

「我們要有大能才能做工。因此依賴神的精神是最明智和有能力的。沒有什麼比謙卑更有力了,是謙卑讓我們走出自我,不再驕傲,而那驕傲是依賴於自己的。」(第114頁)

我們將手從依靠自我的砂岩上挪開,放在依靠基督的花崗岩上,可能是痛苦,甚至令人驚懼的。但是當我們堅信基督在《約翰福音》15章三節所說:離了我,你們就不能做什麼」時, 我們就更安全,能取得更好的進展。

第二,基督絕不會放棄即使是最小的恩典事工

從《以賽亞書》42章所描述的將殘的燈火得到靈感,薛伯斯提醒我們,基督徒們承受的恩典總與自身的敗壞混雜在一起,就像不旺的火苗冒煙一樣。但不論怎樣,如果我們溫柔的主將恩典安放到我們心中,他就不會不顧那最微弱的閃爍,而會把它扇成火焰,以期待有朝一日燃燒成大火,放出無法抑制的光芒(太13:43)。

我們可能奇怪,爲什麼在生命中我們必須承受這種恩典與敗壞的交雜。薛伯斯認爲,這樣的安排可以將我們對得救的確據安放在正確的位置。

「(我們同時承載著恩典和罪惡本性),這樣我們就不至於依順天性撞上那兩塊危險的岩石,即穩妥和驕傲,從而迫使我們安息在稱義上,而不是安息在成聖上。因爲成聖之工不僅不完美,而且還有很多玷污。」(第19頁)

儘管我們都希望能夠立刻就完美,對於通向榮耀之路,神的的設計充滿了智慧。

第三,軟弱不應阻擋我們履行職責

最後,薛伯斯鼓勵他疲憊的讀者,儘管有著罪與掙扎,他們要繼續保持對基督的順服。

「有的人不願行美善之事,因爲他們感到內心在反叛,無法完成本分職責。我們不能藉口自身的軟弱,就去逃避美善之舉。相對於去除人們行爲的敗壞,基督的目光更著重於珍愛那當中的美善成分。」(第50頁)

「在感到內心勉強時,堅守職責並不是虛僞,而是神用以強化已內住我們心中的恩典的一種方式。」(第53頁) 如果因爲與自己的動機發生角力,或者正要開始某項服事基督的事工,神聖的感覺卻似乎消散,於是就放棄行美善之事,那麼我們只會延長我們的抑鬱、加深在順服方面的猶豫。但是,因爲他會接納他的孩子哪怕是最微不足道的屬靈善行,即使我們的肉體似乎在佔上風的時候,我們也能堅守職分。

去見一見這位醫生

在當時,人們稱他爲「天國大夫薛伯斯」。讀完這本小書,你就知道爲什麼人們這樣稱呼了。他知道,一顆信主的心是多麼容易就會轉向自我,而對基督放在那裡的恩典的閃爍視而不見。他認識到,我們是多麼容易被騙,以爲耶穌更願意揮舞鐮刀砍向那崖上的蘆葦,而不是小心地把它扶起來。

但薛伯斯不是僅僅做診斷,他還開服藥的處方。《壓傷的蘆葦》是屬靈藥劑中珍寶,裡面滿是具體應用。我稱許它是爲了「使你們在所信的道上又長進又喜樂」(腓1:25)。


譯:吳京寧;校:JFX。原文刊載於福音聯盟英文網站:How Jesus Cares for Bruised Reeds.

Derek Brown(德裡克·布朗)博士畢業於美南浸信會神學院,目前在加州庫柏蒂諾市溪邊聖經教會(Creekside Bible Church, Cupertino, California)擔任助理牧師,同時在加州瓦列霍市奠基石神學院(The Cornerstone Seminary, Vallejo, California)擔任教務主任。
標籤
閱讀
抑鬱
軟弱
基督徒經典著作
薛伯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