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疫情中的種族歧視之癌
2020-05-13
| Sarah Eekhoff Zylstra

根據公共廉政中心和益普索公司上週發佈的一份報告,每10個美國人中會有3人將新冠病毒歸咎於中國或華裔人群。

他們並非只是心裡這樣想而已,有三分之一的受訪者表示,他們「目睹過有人指責亞裔人群是冠狀病毒疫情的罪魁禍首。」

有少數案例表明,這種指責已經成了暴力。德克薩斯州一份FBI報告中說,19歲的何塞·戈麥斯(Jose Gomez)刺傷了一個亞裔家庭的3名成員,包括一名2歲的孩子和一名6歲的孩子,因爲他「認爲這家人是中國人,把冠狀病毒傳染給了別人」。在紐約市,4名十幾歲的女孩指責一名51歲的亞裔婦女傳播了冠狀病毒,然後在公交車上襲擊她,用雨傘狠狠地打她,以至於她需要縫針。

除這起公交車事件外,紐約市警方還調查了其他11起由冠狀病毒引發的針對亞裔美國人的仇恨犯罪事件。在全美範圍內,已經發生了超過75起反亞裔襲擊和騷擾事件。

這次的新冠病毒事件似乎使隱藏在我們心中的所有潛伏和微妙的種族歧視浮出水面,」福音聯盟主席Julius Kim說道——他是韓裔美國人。他意識到,現在人們對他的看法不一樣了,「我這輩子從來沒有像今天在開市客(Costco)那樣感覺到自己是亞裔。」

福音聯盟創始理事會成員Stephen Um也是韓裔美國人,他稱自己感受到的爲「眼光」。他自己有時會被人用懷疑的眼光盯著,而他更擔心他的女兒,上次她出門的時候聽到了不懷好意的評論。

Kim說,感覺自己又回到了幼兒園,在滿是白人孩子的教室裡,他是少數幾個亞裔孩子其中的一個。他說,「我在努力感知什麼是該說的,什麼是該做的,這樣我才不會給自己帶來不必要的關注。」

種族歧視時期

美國歷史上針對亞裔的種族歧視是非常嚴重的。在1899年鼠疫爆發期間,夏威夷的官員將亞裔和夏威夷本地人隔離在一個「唐人街」,然後燒燬了有鼠疫患者死去的房子。有一次這樣的燒燬行動失去控制,結果燒掉了五分之一的火奴魯魯。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近12萬名日本人被關在集中營裡。而在2003年非典爆發期間,一些亞裔美國人和加拿大人被商店拒之門外,人們在地鐵上躲著他們,而且他們的工作時間遭到了削減。

與冠狀病毒有關的種族歧視已經被《洛杉磯時報》《華盛頓郵報》《紐約時報》的專欄文章報導。幾週前,亞裔美國基督徒合作組織發表聲明,呼籲「立即停止對我們的人民和社區的排外言論、仇恨犯罪和暴力」。(Um簽了字,而Kim沒有簽字)。

Kim說,呼籲對抗種族歧視的罪惡是一件好事,但通常提出的想法,就是讓亞裔美國人成爲解決方案的一部分,讓其他人站在一起聲援和反對種族歧視,雖然很重要,但並不夠徹底。

他說:「這並不能解決病症的核心。種族歧視是醜陋的,我們不能就用一點碘酒和創可貼解決。我們必須深入下去,找出導致這種癌症的原因。」

醫治這種癌症

Kim說,基督徒只有在聖靈的轉變工作下,才能始終如一地、有效地站在反對種族歧視的立場上。「我們的化療和放療方法就是福音。」

他說,只有福音既提供了正確的動機,也是消除種族歧視的主要出發點。

Um說,世俗的社會公義和聖經中的公義的區別在於,「講真理和饒恕與和解是在聖經中的,但在『取消文化』中卻沒有,『取消文化』要殘酷得多,也不講求饒恕。」

Kim說,現在是基督徒展現以福音爲力量的愛的時候了。

也許鼓勵和支持我們的亞裔朋友的最好方法就是從合乎聖經的悲嘆中學習:不帶偏見地傾聽,讓他們講述自己的故事,不妄下結論。」他說,「帶著愛來傾聽,然後與那些哀哭的人同哭。」

Kim說,朋友們還可以瞭解到更多關於彼此的信息,以及他們的故事塑造他們的人生的獨特方式。所以,如果你對歷史感興趣,可以考慮不僅是瞭解一下亞裔美國人是如何遭到錯誤對待的,還可以瞭解他們是如何成功的:橫貫大陸的鐵路中的絕大部分是由中國移民修建的,韓國移民創辦了盈利的企業,爲美國經濟做出了貢獻,日本移民的子女在二戰期間爲美國軍隊提供翻譯

而如果你處在領導崗位上,要以同情心爲榜樣,承認問題的存在,Kim說:「如果那些身處領導崗位的人不利用自己的影響力和權威來領導,那麼那些處於劣勢地位的人就很難參與到問題的解決中來。」

很多非亞裔朋友都和我們站在一起,我們感覺到他們的愛和支持,」他說,「即使在這些沒有簡單解決方法的挑戰中,我仍然敢於盼望,因爲耶穌基督是王。」


譯:Jeff;校:JFX。原文刊載於福音聯盟英文網站:The Cancer of Racism amid COVID-19

Sarah Eekhoff Zylstra(沙拉·茨爾察)是福音聯盟的資深作家,於西北大學獲得新聞學碩士學位。
標籤
福音
社會
種族歧視
新冠病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