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病毒是墮落的後果之一
2020-04-21
| Kevin DeYoung

過去一週,新冠病毒讓這世界陷入混亂,《今日基督教》(Christianity Today)雜誌因此從不同角度刊出幾篇文章,有的以神學爲主,有的以實踐應用爲主,有的從醫學角度試圖給出幫助。在惶惶不安的時候,我們確實需要諸如此類的雜誌給出各樣的思考和反思。

然而,昨天但以理·哈勒爾(該雜誌的新任主編)執筆的一篇社評卻非常令人費解。

該文章的主要意思還算合理,包括要剛強、要愛神,並且彼此相愛。但哈勒爾在下結論的時候居然得出幾個新奇觀點,在這裡我會簡要指出其中的三個。

第一,哈勒爾堅稱:「新冠病毒不是『外國病毒』,而是因著人類共有本性、也只限於人類才有的疾病,因此,它是將所有人連結在一起、進而爲共同利益而努力的一個方式」。讓我們暫且放下病毒來自中國這一毫無疑問的事實(這樣說並不是給我們理由去傷害我們的華人鄰舍),但這句話剩下的部分帶出了一些問題 。哈勒爾所說的「人類本性」是指上帝賜給我們的、全人類共有的人性嗎?如果是這樣,這個致命的疾病怎樣和人性產生聯繫?如果他是指人墮落後的本性,那麼這句話的前後該如何理解,才不致於只是一個同義反復呢?人們在危機中站在一起當然是好事( 「站在一起」並非字面意思)。但按這樣的邏輯——說謊或拜偶像都只限於人類,難道這些事也是將人類彼此連結的一個方式?

第二, 哈勒爾認爲,現今世界之所以會有苦難,因爲神承諾了絕不侵犯人類的自由意志。 他甚至將這個觀點應用到自然界,暗示大海和陸地都有一定的自由意志。如果人類自由意志是指人的思想不受外在強制力的約束,那我同意:人類確實是自由的。但是,即便一個基督徒不接受改革宗對於「上帝主權」的教義,他也會認同這一點:當聖經在探究人類苦難時,並沒有滑到高舉人類自由意志的極端。當苦難臨到約伯時,他本可以歸咎於士巴人、迦勒底人、天上降的火和曠野來的狂風,甚至也可以責怪撒但。但約伯的哭訴完全以神爲中心的:「……賞賜的是耶和華,收取的也是耶和華。耶和華的名是應當稱頌的。」(伯1:21)約伯從未承認在他所有的不幸遭遇中,他歇斯底裡地尋找的答案只是自然自由和人類自由。 約伯一直相信在他一連串的不幸遭遇中,神依然在掌管。

第三,最讓人困惑的是哈勒爾似乎在否定社評的題目,用一個堅定的「不」回答標題所提出的「新冠病毒邪惡嗎?」巴特晚年感染芽孢桿菌後不斷強調,病毒這怪物絕對不是神的美好創造,因爲神的創造都是好的。與巴特相反,哈勒爾堅持認爲細菌和病毒是神的美好創造,並且自然死亡在人墮落之前就已經存在。他還說到:「最好不要把創造看爲美好被扭曲,而應把它看爲現在只是美好創造的開始,並且這創造還沒有結束。」我們該怎樣判斷他的這些觀點?

哈勒爾的觀點乍一聽上去還有些道理。爲了使複雜的創造更加有序,神精心設計了細菌和病毒。從微生物學的觀點來看,細菌在維持生命的過程中有必不可少的作用,病毒在細菌傳播過程中也發揮了很大的作用。從細菌和病毒本身而言,堅持說它們不邪惡沒有什麼問題。

同樣我們暫且把其他問題放在一邊,諸如自然死亡是否在人類墮落之前就已存在。我認爲死亡是因著人的墮落而有的,因此我相信年輕地球論,但也有許多保守神學家一直都認爲在亞當夏娃墮落前,動植物是會死亡的。我們現在重新回到哈勒爾的觀點——如果神只是簡單的創造了細菌和病毒,那麼在人墮落前植物也會枯萎,獅子也會捕食羚羊。這些表述也沒有什麼稀奇。

但他的觀點卻不只以上那些。聖經中第六日神看著自己的創造,並稱之爲極好。哈勒爾認爲神的意思是說這時創造還沒有完成。當然,人類確實被賦予管理全地和建立文化的使命,從這個角度說確實還有工作需要人完成。但如果說人在創造的領域有工作要完成的話,那等於在說神創造的工作沒有完成,怎麼會是「極好」的呢?

令人擔憂的是哈勒爾在暗示:新冠病毒不邪惡,他認爲這個可能會殺死上百萬生命的呼吸疾病不是創造被扭曲的結果。如果哈勒爾想要稱讚細菌和病毒,怎樣說都可以。但他的文章是關於新冠病毒。這個頑固性病毒已經使幾千人生病或死亡,它怎麼可能和神「極好」 (創1:31)的創造放在一起呢?

我們來看《馬太亨利聖經註釋》中的相關部分,論到「神在第六天結束的時候,稱一切的創造爲美善」:

一切創造都是好的。

稱它爲「好」,因爲它是按著造物主的意念,完全照著神的意思被造。

稱它爲「好」 ,因爲它已經是創造工作的完成,已經達成了設計之初的目的。

稱它爲「好」,還因爲它是用來服務於人,神已經指派了人管理可見的被造世界。

稱它爲「好」,還因爲它完全爲著神的榮耀。

或者我們看加爾文在《創世記聖經註釋》  怎樣表述(英文版100頁): 

在神創造世界的工作完成之後,他們收到的最後落成之筆,就是神宣佈它們是無瑕且美好。我們知道神創造的對稱性達到了極其完美的地步,就是不需要也不能添加任何東西。

在同一本註釋後面(英文版173-74頁),加爾文解釋了人的墮落對被造世界的影響。他說到這不是只有改革宗信徒要讀的話,凡是基督徒都應該明白:人類在這個世界的生活方式,並不是神要求他們的生活方式。

在人墮落之前,世界曾經是一面清楚而令人愉悅的鏡子,讓我們看到神如何眷顧人,如何像父母一樣厚待人類。我們現在看到的都在說明一件事,我們被咒詛了……全地都不再像以前一樣按時出產美好的果子。因爲神宣佈地不再效力,並且要長出荊棘和蒺藜來。我們知道會有許多敗壞生出來,不是地裡生出的果子,而是從罪生出來的敗壞。(173-74)

病毒可能在創世記第一章的時候就存在嗎?當然可能。致死性病毒在創世記第3章人墮落之前就存在嗎?當然不是。水是神美好的創造,但是洪水卻是罪的結果。爲了容易理解,不如說這個頑固性病毒並非是神創造的不完整,而是墮落世界裡長出的荊棘和蒺藜(創3:18),是一切被造因敗壞的轄制,伏在虛空之下的部分表現(羅8:20-21)。

新冠病毒是一種自然生成的邪惡,但也一定在神的護理和掌管之中,但是它的存在是人類原罪的結果。人在這個世界痛苦和災難的根源,是人類始祖的悖逆。不過耶穌基督在十字架上勝過了悖逆,有一天連同悖逆帶來的可悲而邪惡的影響,也將被完完全全的除掉。


譯:小靴子;校:JFX。原文刊載於福音聯盟英文網站:The Coronavirus Is a Result of the Fall

Kevin DeYoung(凱文·德揚) 是哥頓-康威爾神學院的道學碩士,北卡羅來納州馬修斯基督聖約教會的主任牧師,福音聯盟的董事會主席,改革宗神學院夏洛特校區的系統神學助理教授,萊斯特大學博士。凱文和他的妻子特麗莎有八個孩子。
標籤
今日基督教
新冠病毒
創造論
社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