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會需要進行新冠肺炎的危險評估
2020-07-15
| Joe Carter

教會何時恢復那篇文章裡,我建議教會牧者需要考慮幾個因素,包括醫學、政治和心理等。正因爲我們熱切盼望那一天,牧者們已經開始與將要面對的事情較力。儘管有些會眾認爲放開限制不等於新冠疫情帶來的威脅就已經結束了,但無論如何,疫情帶來的壓力將會更多地轉移到牧者和長老們的肩上。

教會需要重點考慮的一個問題是,當我們蒙準可以再次聚會的時候,也有可能將會眾暴露於病毒的危險。我們到底會面對怎樣的危險,以及我們怎樣才能正確地預估風險呢?

好在危險評估公式本身非常清楚直接,計算感染機率只需要三個數字:人口規模(p)、教會規模(g)和病毒攜帶者(c)。計算的複雜之處在於,三個因素中我們只有一個是確定的。根據教堂空間大小和教會在疫情前的出席情況,每個教會都能夠對有多少會眾作可靠估計。但人口規模呢?是用周圍社區人口,城市人口還是地區人口?並且由於新冠病毒本身測試不足,我們也只能大概估計有多少病毒攜帶者。

計算感染風險舉例

因爲缺少具體數字,我們只能依靠合理評估。在這裡,我們用兩種情況舉例:一個是北弗吉尼亞州較大的城市教會,另外一個是東德克薩斯州較小的鄉村教會。我們將會用下面這些數字:

  • p = 3,200,000人 (北弗吉尼亞州主要三個郡的人口)); 12,175人(德克薩斯州紅河郡的人口)。
  • g = 弗吉尼亞州2000人的教會;德克薩斯州200人的教會。
  • c = 不同估算(由於無法知道這些地區有多少新冠肺炎病毒攜帶者,所以採用不同估算來確定感染風險的概率。)

下面展示了在這些地區,病毒攜帶者的數字會怎樣影響每個教會的感染風險機率。比如,假如北弗吉尼亞地區有170個病毒攜帶者,那麼教會感染病毒的可能就是10%。同樣,如果在紅河郡有18個感染者,至少一個病毒攜帶者參加教會的可能是25%。

北弗吉尼亞州的教會計算如下,括號外的是感染機率,括號內的是地區病毒攜帶者人數:

10%(170),25%(450),50%(1100),75%(2200)100%(7700)

德克薩斯州的教會計算如下,括號外的是感染機率,括號內的是地區病毒攜帶者人數:

10%(7),25%(18),50%(42),75%(84);100%(280)

在弗吉尼亞的城市地區,當0.2%的人口感染時教會感染風險將達到100%。然而在德克薩斯的鄉村地區,郡感染人數達到2.2%時,教會的感染風險才會到100%。

福音聯盟的菲爾·湯姆遜創建了一個表格,你可以通過回答問題來進行計算。也可以通過沃爾夫勒姆·阿爾法平臺(Wolfram Alpha),根據下面這個方程來計算:

p=3200000, c=170, g=2000, 1-1(1-c/p)^g //N

在這裡p是人口,c是攜帶者人數, g是教會人數,//N不是除法,而是平臺給出的指令,幫助你得到數字答案。感謝亞歷克斯·塔巴洛克提供的方程式。

不是人數越少越安全

德克薩斯教會爲了減少風險,可能會將會眾分成小組。他們認爲郡裡至少有280個人感染,如果都在一起聚會那麼感染機率就是100%。與其200個人在教堂裡聚會,他們決定不如把會眾分成10個小組,每個小組20人,在個人家中舉行聚會。

那麼會眾新的感染風險是多少?我們可能會認爲每個小組是10%,因爲已經將100%的風險分成到了10個小組。不過從公式來看,20人的小組實際感染風險不是10%,而是37%。

把多人分成小組可能會減低個人感染風險。但是其他事情都是一樣的,沒有改變教會裡有人會感染的可能。假如200人的教會感染風險是100%,那麼把200人分成10個20人的小組,這樣做不會改變數字——這些人的感染風險還是100%。

爲什麼政府要求避免超過10人以上的聚會呢?10這個數字是怎麼來的?它似乎是特定的而不是隨意說的。來自明尼蘇達州大學的邁克爾·艾德福是感染疾病研究和決策中心的負責人,他認爲對於「大型活動」並沒有一個確切的定義或標準,比多少人可以聚會更加重要的是,在特定人群中病毒的流行。艾德福在紐約時報說,「假如整個人群的感染可能是20%,如果你參加10人的聚會,那麼很可能中間有人攜帶病毒。」

儘管不是萬全之策,仍然有很多理由讓我們把會眾分成少數人進行聚會。比如,過去長期在家隔離年長的教會成員,可以一起聚會,避免同年輕人接觸,因爲他們在與外部接觸中,或者攜帶病毒,或者無症狀。減少每次聚會人數也會更好的遵守社交距離,比如座位之間增加空隙,這些對於減少病毒傳播多少都會有些影響。

要計算,更要信靠主

教會聚會時很可能有人感染到病毒,認識到這件事是個嚴肅的事實。但我們並不懼怕面對真相,進行教會危險評估並不會因此停止不前。我們並不知道計算的準確性,但我們竭力採用可以獲得的最可靠的信息。最重要的是我們誠實透明的將教會肢體可能面對的風險告訴他們,讓每個人決定爲了自身安全該怎樣謹慎。

令人安慰的是你並不是唯一一個需要作這樣艱難決定的教會領袖。在新冠肺炎的威脅完全解除之前,美國的每個教會都要恢復,重新向會眾敞開教堂的門。在各樣不可能的艱難情況下,我們總是要盡最大努力。

我們一起面對,我們並不孤單:主耶穌應許我們一直與我們同在,直到世界的末了(太28:20)。這是祂的教會,我們只是照看的人。在每個決定中,運用你的謹慎和智慧。要計算,也要盡一切可能忠心地保護你的羊群。但要明白—最終是我們的好牧人看守祂的羊群,無論他們在哪裡聚會。


譯:小靴子;校:JFX。原文刊載於福音聯盟英文網站:The Coronavirus Risk Calculation Every Church Must Make

Joe Carter(喬·卡特)是福音聯盟的編輯,同時也在弗吉尼亞州阿靈頓(Arlington, Virginia)的麥克林聖經教會(McLean Bible Church)擔任牧師。
標籤
教會
新冠病毒
疫情
風險
計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