敬拜的窘境
2019-07-11
| Ronnie Martin

對於那些真正相信神話語的人而言,神的話爲他們提供了一座實踐真理的寶庫。當保羅談到「心意更新而變化」(羅12:2)的時候,他實際上是給我們兩個相當簡單的選項:效法(這個世界)或是(心意)更新。如果我們每天清晨盯著鏡子,仔細思考我們面前的形像,就會面臨著這個選擇:是順從自己還是順服上帝而被改變?這就是問題所在:我們其實喜愛鏡中那個盯著自己看的人!無論是通過自愛還是自厭——別搞錯了——我們定能被那報以微笑的臉龐所鼓舞,因爲「從來沒有人恨惡自己的身子,總是保養顧惜。」(弗 5:29)

這也是在敬拜中所遇到的兩難處境,它不經意間滲透到我們生活中的每一個方面,尤其是當我們周天早晨特意聚在一起來共同敬拜主基督的時候。雖然我們知道主日的敬拜是既定的(是我們理所應當做的),但敬拜真的發生在我們身上了嗎? 

主日早晨的短劇

我小的時候,在家裡每個週日的清晨我是這樣度過的。

媽媽會早早地叫醒我們,並且強調我們的週末其實只有一天這個令人痛苦的現實。接著要麼是用剩下的熱水衝了澡——然後捱罵就好像保羅所說的被鞭打「每次四十減去一下」一樣,要麼就是等著其他人一起沖澡並共同經歷在黎明時體溫過低的樂趣。爸爸周天醒來的時候就會滿懷怒氣,因爲任何一個操持六口之家的爸爸都要忙這些事還要保證準時出門,這也會進一步加深諸如「每個爸爸都天生具有暴躁情緒障礙」一類傳說的真實性。

在這個家庭聚集的閃亮時刻中,我哥哥一直都睡不醒,然後媽媽就會第15次大步走進他的房間,用溼冷的毛巾在他的臉上猛烈地擦拭,伴隨著尖叫喘息和極大的憤怒——儘管每週這個事件都會發生一次。經過五到六輪的爭吵後,大家才擠進車裡,而當鈴聲一響,我的弟弟和妹妹又開始在車裡來一場重量級的爭吵。這幅兄弟姐妹「相親相愛」的畫面會一直持續到在教堂停車場停車,直到最後父親說「受夠了」,並像《慾望號街車》裡的白蘭度一樣瘋狂甩手大喊大叫。我們會遇到一位友善而又驚恐的停車場服務員,因爲爸爸將車魯莽的滑行過去,幾乎與他擦身而過。輪胎發出了刺耳的聲音,然後停進了一個大號停車位(畢竟崇拜已經開始了)。接著慢吞吞的跳下車,靜靜地凝視著前方,跺著腳步走到各自的座位上,聽到敬拜帶領興奮地鼓勵我們去讚美這位「偉大而值得被稱頌」的神。

當然,我們過一會兒才能明白這點(神的偉大和值得稱頌)。

(這樣的困境)是該漠視還是去交託呢?

週日的早晨可能很難熬,我們帶進教堂的那些干擾和負擔們可能使我們抓狂,我們希望它會以某種形式立刻停止。作爲一個敬拜帶領,我喜歡不斷地回到這一點:即使我們經常面臨著是投身基督裡的事奉還是忙於自己事情的窘境,我們也要一起在主日相聚,通過讀經和唱詩歌來宣揚神的道和讚美主。我們本能的傾向就是以自我爲中心、自我追尋和自我放縱的,被自己的慾望、分心和憂慮完全所吞沒。我們雖然身體坐在教會的長椅上,內心卻在不斷波動,我們的肉體和靈魂持續爭戰。當約書亞要求以色列民「今日就可以選擇所要侍奉的」 (約書亞24:15)時,約書亞所面臨的這個問題具有更大的挑戰。而這個問題對我們來說同樣尖銳、扣人心絃並且每時每刻和我們息息相關。

這需要一個答案。

保羅是如何描述這場野蠻而殘酷的拔河呢?他說:「因爲我所做的,我自己不明白;我所願意的,我並不做;我所恨惡的,我倒去做」(羅馬書7:15)。我們想在星期天免去麻煩事,但是神要我們把這些事交託給祂。否認生活中緊迫的問題,只意味著這些問題會不斷地再次出現,來分裂我們的心靈和思想。不是「假裝無視」,是「交託」!「你要把你的重擔卸給耶和華,他必撫養你」(詩篇55:22)。

上一次我們在主日到來之前祈求耶穌在我們的心裡動「(引領我們)交託」的工作,是在什麼時候?我們認爲在任何方面上「做預備」都是一個好習慣——更何況當我們的心靈和思想處於危險之中。神永遠比我們更關心我們敬拜的焦點。因此,我們可以確信,如果我們尋求幫助,將我們的憂慮卸給神,祂必預備我們的心,使我們更加專注於神。

在這周主日到來之前,讓我們再思考我們所崇拜的是誰。我們是正在效法(這個世界),還是正在(心意)更新(而變化)?我們是要(靠著自己)假裝無視困境還是將其交託給神?無論一週中的哪一天,我們都面臨著兩難的窘境,我們在服侍誰?我們是在滿足自己肉體的私慾還是要「心意更新而變化,叫我們察驗何爲神的善良、純全、可喜悅的旨意。」


譯:袁忠雪;校:JFX。原文刊載於福音聯盟英文網站:The Dilemma of Worship

Ronnie Martin(羅尼·馬丁)是播道會「主旨教會」(Substance Church, EFCA)的創會牧師,也是《停止抱怨》(Stop Your Complaining)一書的作者。
標籤
敬拜
忙碌
思考
干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