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慈教義——年輕加爾文主義者需要把握的另外五要點
2018-10-22
| David Mathis

囚籠階段的加爾文主義者。哦,要是我們不需要用這說法就好了!但很不幸,雖然這願望可以理解,我們卻仍需要使用這說法。

近年來改革宗神學復興,在年輕人當中尤爲如此,這說法的出現是有道理的。有時看起來,對待一位剛剛認識加爾文主義的人的最保險辦法,就是把他鎖在籠子裡關上幾個月(也許甚至幾年),直到他靈命的成熟度趕上他這新發現的神學。

「恩典教義」是爆炸型的,首先顛覆人的思想,如果它真正扎根,然後就無可避免改變人的生命。當這教義臨到一位年輕和躁動不安的人身上,可能有一段時間會把他變成一種負累(雖然伴隨而來的可能會有其他好處)。頭腦認同聖經對我們的敗壞、神的揀選、贖罪和恩典的教導,要比學會活出神使之與這些寶貴真理相匹配的美德更快更容易。砍倒一棵樹,栽上一棵新的樹,這只需要幾個鐘頭,但你不能一夜之間就結出果子。

最溫柔最忍耐的

我們這些最認真看待聖經對神的主權、預知和預定教導的人,也應同樣認真看待伴隨這種知識而來的那種生命和屬靈果子。正如人所喜愛的牧師和讚美詩作者約翰牛頓(1725–1807)觀察那樣:「加爾文主義者應當是所有人當中最溫柔最忍耐的。」

與提摩太後書2:24-26這偉大真理,即是神賜人悔改的心一並出現的,就是神呼籲祂的僕人要溫和、忍耐和溫柔。同樣在歌羅西書3:12,你是否認識到,神在你選擇祂之前,已揀選你作「神的選民」?阿們。這真奇妙。同樣,你要認識到,你要「存憐憫、恩慈、謙虛、溫柔、忍耐的心」。

也許我們可以使用第二朵TULIP與第一朵鬱金香匹配,有什麼看起來可以鼓勵年輕的加爾文主義者——以及我們所有人——追求那種屬靈美德,伴隨聖經關於全然敗壞(Total depravity),無條件揀選(Unconditional election),限定贖罪(Limited atonement),不可抗拒的恩典(Irresistible grace)和聖徒堅忍(Perseverance of the saints)的教義?

T — 全然謙卑(Total Humility)

神阻擋驕傲的人,賜恩給謙卑的人。」 (雅 4:6; 彼前 5:5)

雅各和彼得都引用了箴言3:34的話。整本聖經其中一個偉大主題,就是神高高在上,卻不僅眷顧,還擡舉卑微的人(路 1:48, 52; 14:11; 18:14; 雅 4:10; 彼前 5:6)。在一種意義上,神讓自己降卑,幫助謙卑的人,這是神特別的榮耀。謙卑正是加爾文主義的核心與精義。內住的罪的其中一個極大反諷,就是學習神絕對主權,居然會把我們變成傲慢的人。

在神國度裡誰爲大?就是讓自己謙卑,像小孩子一樣的人(太 18:4)。神祂自己取了人的肉身,進入耶路撒冷,騎的不是高頭大馬,而是身爲謙卑的君王,騎著一頭背負重擔的驢(亞 9:9; 太 21:5)。「就自己卑微,存心順服,以至於死,且死在十字架上。所以神將祂升爲至高。」(腓2:8-9)。如果認真看待聖經,這讓我們成爲加爾文主義者,我們如何能不「看別人比自己強」(腓2:3)?

牛頓寫道:「加爾文主義這讓人謙卑的神學,因著苦毒、憤怒和譏誚的話遭到破壞。」然後他一針見血地問:「你的加爾文主義是否已經讓你謙卑下來?」

U — 無條件的恩慈(Unconditional Kindness)

並要以恩慈相待,存憐憫的心,彼此饒恕,正如神在基督裡饒恕了你們一樣。(弗4:32)

在現代人眼中,恩慈可能看起來是小事,但神的秩序強調,它並不小。不僅初期教會的故事讓人看到基督徒看重小小的恩慈作爲(徒 10:33; 24:4; 27:3; 28:2),而且一段接一段經文,描述基督徒的舉止是很明顯的恩慈作爲(林後6:6; 西 3:12; 多 2:5)教會認可的領袖應當「溫溫和和地待眾人」(提後2:24),就如所有基督徒都應「以恩慈相待」一樣(弗4:32)。恩慈是聖靈所結的果子(加拉太書5:22)。愛是恩慈(林前13:4)。

當在宇宙每一方寸之上掌權的神指示我們要培養恩慈,祂就是在催促我們要更好反映出祂自己。耶穌說,我們的天父「恩待那忘恩的和作惡的」(路6:35)。神以恩慈「叫日頭照好人,也照歹人;降雨給義人,也給不義的人」(太5:45)。這樣的恩慈「是領你悔改」(羅2:4)。這樣的恩慈甚至因著信,把外人嫁接在祂那棵歷史悠久有福的橄欖樹上(羅 11:22)。

因我們是靠著神愛的恩慈得救(多 3:4),盼望在永恆沐浴在「祂極豐富的恩典,就是祂在基督耶穌裡向我們所施的恩慈」中(弗2:7),我們就已得自由,把祂對我們的恩慈也傳遞到其他人的生命當中。「苛刻的加爾文主義者」是一種自相矛盾的說法。加爾文主義者應當是所有人當中最有恩慈的人。

L — 限定的批評(Limited Criticism)

然而主的僕人不可爭競;只要溫溫和和地待眾人……用溫柔勸戒那抵擋的人(提後2:24-25)。

不要落入那「相信四點之人」的欺騙。沒錯,加爾文主義者可能會是好批評類型的人。有分辨力,關注細節是好的。但批評的眼光並不必然會帶來好爭競的心。保羅論到教會領袖說:「然而主的僕人不可爭競;只要溫溫和和地待眾人,善於教導,存心忍耐,用溫柔勸戒那抵擋的人。」(提後2:24-25)

當然,基督徒的責備佔有重要地位(路 17:3; 提前5:20; 多 1:9, 13; 2:15),「用溫柔勸戒那抵擋的人」,對於牧師來說尤爲重要。「務要傳道,無論得時不得時,總要專心,並用百般的忍耐,各樣的教訓,責備人,警戒人,勸勉人。」(提後4:2)保羅告誡在他服侍下歸正的人,不要作奴僕,而要作蒙愛的兒女(林前4:14),甚至流淚勸告(徒20:31),期望地方教會的領袖同樣行(帖前5:12, 14)。每一個基督徒都需要出於愛心,給人恩慈的勸戒,「用各樣的智慧,彼此教導,互相勸戒」(西3:16)。「聖經都是神所默示的,於教訓、督責、使人歸正、教導人學義都是有益的。」(提後3:16)

但我們的批評佔據的是一種有限定的地位。目標總是建造,而不是拆毀(林後13:10)。務必要有批評和認真的眼光,確實要有勇氣,恩慈,帶著謙卑和愛心說勸戒的話。但讓你的勸戒成爲受限定的勸戒。

I — 不可抗拒的和氣(Irresistible Graciousness)

你們的言語要常常帶著和氣。(西4:6)

對年輕的加爾文主義者來說,這可能是最重要的一句話:「你們的言語要常常帶著和氣。」常常。這很特別。就連在糾正錯誤的時候,就連在正式認可的領袖對抗嚴重欺騙時,我們也要找一種方法,讓我們的話語常常帶著和氣,滿有恩慈。

不僅謙卑告訴人他們犯錯,保護其他人免受錯誤影響,這是恩慈待人,而且我們如何說話,這也會是有和氣有恩慈,或沒有和氣沒有恩慈。當一位新加爾文主義者,以我們滿有榮耀的「恩典教義」之名,對人說話沒有恩慈,這是何等一場悲劇。最看重神恩典的人,豈不應格外小心,確保我們的言語要帶著和氣,充滿恩慈嗎?

請看耶穌祂自己。人「希奇祂口中所出的恩言」(路4:22)。讓我們祈求其他人,就像在祂身上一樣,能在我們身上看到詩篇45:2的應驗:「在你嘴裡滿有恩惠。

如果我們決心帶著恩慈和氣說話,我們關於五點的辯論發展就會多麼不一樣?畢竟,保羅這樣講到恩慈和氣說話的效果:「你們就可知道該怎樣回答各人。」(西4:6)

P — 在忍耐中堅忍(Perseverance in Patience)

也要向眾人忍耐。(帖前5:14)

在哥林多前書·13章,保羅首先稱頌愛的哪一個方面?「愛是恆久忍耐。」(林前13:4)。他認爲忍耐是他事工其中一樣與眾不同的特徵(林後6:6; 12:12;提後 3:10)。「忍耐」是他對教會領袖其中一樣反覆的勸勉(帖前5:14; 提後2:24; 4:2)。而且不僅僅是忍耐,還要正如提摩太後書4:2舉薦那樣,「百般的忍耐!

當我們的神學變得越來越以神爲中心,我們的生命就應變得越來越忍耐。神祂自己是忍耐的偉大榜樣((羅 2:4; 9:22; 彼前3:20; 彼後 3:15),看好了,祂的兒子,那位神而人者耶穌,是我們「一切的忍耐」的榜樣(提前1:16)。

感染人的喜樂

正確的神學因糟糕的行爲舉止而染上惡名,這真是羞辱。然而,儘管我們失敗了,我們仍可得到鼓勵,就是我們信靠的這位主權的神,用祂主權聖靈的全能,在我們身上動工(腓1:6; 2:13)。保羅著眼於神,祈求我們能「照祂榮耀的權能,得以在各樣的力上加力,好叫你們凡事歡歡喜喜地忍耐寬容」(西1:11)。這是我們需要的這種忍耐。我們可以咬緊牙關,忍受著,沒有喜樂,一個人也爭取不過來。或者我們可以帶著感染人的喜樂忍耐,比那些還不像我們認爲理當那樣看待事情的人更喜樂。

讓我們既相信神的主權,也相信人的溫柔,信靠我們主權的神,按祂所定美好完美的時候,要向與我們意見不一樣的人顯明祂自己(腓3:15)。也許我們甚至還可以通過我們的恩慈,在當中發揮作用。


譯/校:古舊福音,本文譯自「渴慕神」網站文章:The Doctrines of Graciousness: FIVE MORE POINTS FOR YOUNG CALVINISTS

David Mathis(大衛·馬蒂斯)是「渴慕神」網站的執行編輯、城市教會(Cities Church,位於明尼阿波利斯/聖保羅都會區)的牧師、伯利恆學院與神學院(Bethlehem College & Seminary)的兼職教授。大衛與妻子育有四個子女,他的著作包括《恩典的習慣:操練而來的屬天喜樂》(Habits of Grace: Enjoying Jesus through the Spiritual Disciplines)等。
標籤
神學
謙卑
加爾文主義
古舊福音
建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