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見問題解答:一位基督徒醫生與一位前伊斯蘭國俘虜獲得了諾貝爾和平獎
2021-03-09
| Joe Carter

2018年發生了什麼?

一名來自剛果的基督教醫生和一名來自伊拉克、曾被伊斯蘭國(ISIS)奴役的人權活動家成爲了2018年諾貝爾和平獎的共同獲得者。丹尼斯·穆克維格博士(Dr. Denis Mukwege)和納迪婭·穆拉德(Nadia Murad)因「爲結束使用性暴力作爲戰爭和武裝衝突武器所做的努力」而獲此殊榮。

諾貝爾頒獎委員會稱,「穆克維格是幫助者,他畢生致力於保護這些受害者。穆拉德是證人,她講述了自己和其他人受到的虐待。他們每一個人都以自己的方式幫助人們更加關注戰爭時期的性暴力,從而使肇事者爲自己的行爲負責。」

諾貝爾和平獎到底是什麼?

諾貝爾和平獎是挪威諾貝爾委員會根據阿爾弗雷德·諾貝爾遺囑中規定的準則(「......頒發給爲國家間的博愛、廢除或裁減常備軍以及組建和傳播和平大會做得最多或最好的人」)而設立,自1901年以來,每年都會頒發一次該國際獎項。這一獎項包括一枚獎章、一張個人證書憑和一大筆獎金(目前約110萬美元)。

穆克維格做了什麼,以至於配得上這個獎項?

63歲的丹尼斯·穆克維格博士被認爲是婦科手術領域的先驅。正如BBC指出的那樣,人們稱她爲「奇蹟醫生」,因爲他有能力通過重建手術修復被強姦的婦女所遭受的可怕傷害。

作爲五旬宗牧師的兒子,穆克維格從小就和父親一起到剛果各地爲病人禱告。他接觸到了經歷過破碎的人,這使他確信上帝已經給了他能力去做更多的事情來幫助他所在國家的人民。

從布隆迪大學醫學院畢業後,他在一家鄉村醫院工作,遇到一些婦女因爲得不到產科服務,在分娩後出現嚴重併發症。這促使穆克維格前往法國接受婦科專業培訓。

回國後,他和同事們建立了潘齊醫院(Panzi Hospital),由中非五旬宗教會管理。在過去的20年裡,潘齊醫院已經治療了超過85000名患有複雜婦科損傷的女孩和婦女,其中大部分是性暴力的倖存者。穆克維格經常每天在醫院工作18小時,每天做10臺手術。

去年,穆克維格在世界路德宗聯合大會上發表主旨演講時說,如果我們的信仰被理論所定義,脫離了實際的現實,「我們就無法完成基督託付給我們的使命。」

「我們,馬丁·路德的繼承人,應該通過上帝的話語,驅除所有盤踞世界的父權主義惡魔,讓那些成爲男性野蠻行爲受害者的女性能夠在生活中經歷上帝的統治,」穆克維格說。

他補充說,目的是思考「福音在21世紀的可信度,通過我們爲正義、真理、法律、自由——簡而言之,爲男人和女人的尊嚴——而奮鬥,使教會成爲這個黑暗世界中仍然閃耀的光,從而釋放我們所領受的恩典。」

穆拉德做了什麼,以至於配得上這個獎項?

25歲的納迪婭·穆拉德是伊拉克北部雅茲迪(Yazidi)少數民族的一員,她和家人住在偏遠的科喬村(Kocho)。2014年8月,穆拉德成爲被「伊斯蘭國」(ISIS)綁架的數千名女性之一,並被當作性奴隸關押。

穆拉德多次遭到ISIS男子的強姦、毆打和折磨。三個月後,她終於在其中一名綁架者沒有鎖門的情況下逃脫。她被護送到一個難民營,並入選一個接收難民到德國的項目。

2015年,穆拉德向聯合國安理會首次見證了人口販運和地區衝突問題。一年後,她被任命爲聯合國首位人口販運倖存者尊嚴親善大使。

穆拉德在一份關於獲得諾貝爾獎的聲明中說,許多雅茲迪人在看到這個獎項時,會「想到那些失去的、仍然下落不明的家人,以及1300名仍然被囚禁的婦女和兒童。」

她補充說,「就我自己而言,我想到了被(伊斯蘭國)殺害的母親,想到了與我一起長大的孩子們,想到了我們必須做什麼來紀念他們。」


譯:DeepL;校:JFX。原文刊載於福音聯盟英文網站:The FAQs: A Christian Doctor and a Former ISIS Slave Win the Nobel Peace Prize.

Joe Carter(喬·卡特)是福音聯盟的編輯,同時也在弗吉尼亞州阿靈頓(Arlington, Virginia)的麥克林聖經教會(McLean Bible Church)擔任牧師。
標籤
2018
戰爭
ISIS
諾貝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