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見問題解答:基督徒該如何看待「匿名者Q」 
2021-02-01
| Joe Carter

最近發生了什麼? 

2020年5月,《大西洋月刊》(The Atlantic)上一篇文章使人們再次開始關注名爲「匿名者Q」(QAnon)的政治邪教。正如該文作者安德里·拉弗朗斯(Adrienne LaFrance)所寫的那樣,「『匿名者Q』不僅僅是一種陰謀論,而且還是一種新宗教的誕生。」

據調查,大約四分之三的美國成年人(76%)說他們根本沒有聽說過或讀到過「匿名者Q」的任何東西。但是,雖然他們可能不知道這個名字,但他們很可能在社交媒體上看到過「匿名者Q」所發佈的消息(川普總統經常在Twitter上轉發「匿名者Q」相關的信息,一些提倡育兒和生活方式的網紅也在Instagram、YouTube和Facebook上宣傳這些觀點)。雖然它並不處於媒體風暴的中心,但基督徒應該意識到這個政治邪教對全球教會的威脅。

什麼是「匿名者Q」?

「匿名者Q」的全稱是「網絡匿名者Q」,或者「清理門戶愛國者Q」("Q Clearance Patriot"),也可以用來指整個社交網絡上的邊緣陰謀論家族,或包括那些推廣和鼓吹這些理論的支持者帳號或平台社區。

它始於2017年10月28日,當時一個自稱「清理門戶愛國者Q」的帳號首次出現在4Chan(又稱「政治不正確」或/pol/)的一個板塊上,該板塊以故意傳播假新聞和宣傳「忽悠新聞」(即以互聯網謠言爲樂的一種做法)著稱。這篇帖子的標題是「風暴前的平靜」,這顯然是指美國軍方領導人的一次聚會,因爲川普總統也將其稱爲「風暴前的平靜」。第一條消息說:

HRC(希拉里·羅德姆·克林頓)的引渡已在進行中,昨天開始生效,與幾個國家合作,以防止越境逃亡。已獲批准,對她護照的標記將於10/30@12:01分生效。預計會發生大規模的反抗組織騷亂和更多人逃離美國。這項行動由海軍陸戰隊(US M)主導,國民警衛隊(NG)將集結待命。驗證本條消息:隨便找一個國民警衛隊成員,問他10月30日晚上是否需要在大多數主要城市執勤。

幾個小時後發佈的第二條消息是:。

知更鳥
希拉里已經被截下了,但還沒有被捕。
胡瑪·阿貝丁在哪裡?跟著胡瑪。
這和俄羅斯沒有關係(目前還沒有)。
爲什麼總統身邊有很多將軍?
什麼是軍事情報?
爲什麼要繞過三個字母的機構?(指CIA、FBI——譯註)
最高法院有什麼案例允許使用軍情局對付國會召集和批准的機構?
誰對我們的軍事部門有最高指揮權,即便在沒有得到批准的情況下,除非是戰時並且獲得90%授權? 
採取軍事行動的規定是什麼? 
AW在哪裡舉行?爲什麼要舉行?
總統不會上電視向全國發表講話。
總統必須把自己孤立起來,以防止負面輿論。
總統知道第一步是清除犯罪流氓分子,這對自由和通過立法至關重要。
誰能接觸到一切機密?
你相信希拉里、索羅斯,奧巴馬等比川普更有權力嗎?幻想。
誰控制了總統辦公室(原文如此),誰就控制了這片偉大的土地。
他們從來不相信他們(民主黨和共和黨)會失去控制權。
這不是一場共和黨對民主黨的戰鬥。
爲什麼索羅斯最近把他所有的錢都捐出去了?
他爲什麼要把所有的資金都放在一個共和黨候選人身上? 
知更鳥 10.30.17
上帝保佑愛國者同胞。

然後在2017年11月1日,Q寫道:

我的美國同胞們,在接下來的幾天裡,你們無疑會意識到,我們正在從邪惡的暴君手中奪回我們偉大的國家(自由的土地),這些暴君希望對我們造成傷害,並摧毀最後剩下的、仍在閃耀著光芒的避難所。根據美國總統的命令,我們已經啓動了某些保障措施,以保障公眾免受主要的影響,這將在11月3日波德斯塔先生(白宮幕僚長——譯註)被捕後發生(11月4日行動)。……在此期間,我們將啓動緊急廣播系統(EMS),努力向所有公民提供直接信息(避免假新聞)。在這段時間內,希望對我們造成傷害的組織和/或人員將受到迅速的憤怒回擊……某些法律已經被預先解除效用,以提供我們偉大的軍隊必要的權力來處理和進行這些行動(在國內和國外)。

Q後來宣稱自己是一名掌握絕密信息的政府特工,他正致力於協助川普總統執行一項任務,即扳倒所謂的「深層政府」(即所謂參與祕密操縱或控制政府政策的文官政府領導人小圈子)。

Q公開分享這些信息都不可驗證,而且他的帖子所用的語言都是網絡常說的那種「麵包屑」——含糊不清、語焉不詳,只有經常逛互聯網論壇留言板上的人才能理解(雖然它開始於4chan,但後來被轉移到8chan,一個因發佈「疑似虐童內容」而上了谷歌黑名單的網站)。當這些帖子被轉移到更受歡迎的在線論壇Reddit上時,「匿名者Q」就獲得了更廣泛的陰謀論者群體,後者幫助了他把這些帖子傳播到Facebook、YouTube和其他主流網站上,並允許陰謀論發起人通過廣告、募捐和銷售Q相關產品來實現他們的宣傳盈利。

Q是誰?

人們稱「Q」帖子的幕後推手爲「清理門戶愛國者Q」,他一直保持匿名。雖然Q最初的帖子似乎是明顯地試圖嘲笑一些川普支持者的信仰(它們似乎是以4Chan網友的典型風格寫的),但許多「匿名者Q」的支持者認爲Q是一名高級軍事官員,可能是小約翰·肯尼迪(支持者認爲肯尼迪並沒有死),甚至是唐納·川普本人。

NBC新聞提供了間接證據,證明Q是一位名叫科爾曼·羅傑斯(Coleman Rogers)的「匿名者Q」支持者,但是羅傑斯公開否認他是「Q」帖子的作者。

「匿名者Q」的追隨者相信什麼?

「匿名者Q」的理論核心是所謂的"#TheStorm"。這是一個圍繞川普總統在2017年10月5日發表的一個語焉不詳的評論而建立的說法。

「也許這是暴風雨前的平靜,」當時川普對記者說。「可能是。暴風雨前的平靜。我們在這個房間裡有著世界上偉大的軍事人員,我可以這樣告訴你。而且我們將有一個了不起的夜晚。謝謝大家的到來。」有記者要求川普澄清自己所說的話:「什麼風暴,總統先生?」「你會知道的,」總統說,「謝謝大家。」

從那時起,對即將到來的「風暴」是什麼的消息眾說紛紜,從民主黨人的祕密戀童癖團伙到羅伯特·穆勒(Robert Mueller)對俄羅斯干預2016年大選的調查。

例如,根據「匿名者Q」的說法,穆勒並不是真正在調查川普政府的成員。相反,特別顧問正在與川普總統合作,起訴逮捕「許多高級官員」。正如「清理門戶愛國者Q」所寫的那樣:

即使是一個無神論者也知道,而且必須足夠聰明才知道,真的有撒但崇拜者,真的有邪教,而且「真邪惡」也是存在的,虛假信息也是真實存在的。媒體和娛樂業的工作就是讓公眾保持飽和的刺激,目的是讓我們盲目和分心。這是大多數人不再看媒體的原因,因爲這些事實對他們來說太難接受了。他們不願意相信,這個世界上會有人買下孩子,將他們作爲祭品姦殺。這是很難接受的,但如果讓這種情況繼續下去,我們是誰?如果我們選擇視而不見,我們又是誰?邪惡是存在的,它存在於美國政府的最高層。不要天真地認爲「這不可能發生在這裡」,因爲我向你保證,它發生了。

這次行動的重要性相當於一場超越政治的「正義與邪惡」之戰。這是一場試圖接管美國的「全球邪惡」。我們政府中有許多人積極地敬拜撒但、摩洛,並參與戀童癖、「屬靈烹飪」等。大多數美國人不敢直視這個真相,但無論你的宗教觀點如何,真正的邪惡確實存在。這不是一個玩笑,也絕對不是一個遊戲。自川普宣誓就職以來,已經有數千名戀童癖和販童者被捕。他們都在接受嚴密的調查,包括他們的資金和所屬機構。

但那年11月並沒有發生這樣的大逮捕,三年裡都沒有這樣的大逮捕。但與大多數其他陰謀論一樣,「匿名者Q」的預測如果未能成真(他們的預測都沒有成真),並沒有人認爲他們在散佈假消息,甚至都不成其爲懷疑的理由。相反,失敗的預測會被忽略或修改,以支持不同但卻同樣荒謬的理論。

例如,當新冠疫情(COVID-19)襲來時,一些支持「匿名者Q」的基督徒最初認爲這是川普政府逮捕深層政府代理人祕密計劃的掩護。但後來該運動改變了說法,開始認爲這要麼是中國製造的生物武器,要麼是5G蜂窩通信技術傳播的病毒。

什麼是政治邪教?

雖然邪教通常被認爲是宗教現象,但它們也可以是政治性的。什麼是邪教的定義經常引起爭論,但它們往往具有某些特徵。1981年,精神病學家羅伯特·傑伊·利夫頓(Robert Jay Lifton)寫了一篇關於「邪教形成」(Cult Formation)的文章,很有影響力。利夫頓指出邪教具備三個特徵:

  • 第一,一個有魅力的領袖,隨著原本可能支撐這個團體的一般原則失去力量,這個領袖會越來越成爲崇拜的對象。那是一個活生生的領袖,他不需要向任何人負責,他是群體中唯一最具決定性的一位,也是該團體權力和權威的來源。
  • 第二,一種(灌輸或教育的過程,包括)強制說服或思想改造。例如,令該群體成員的行爲不符合他們自己的最大利益,但卻能促進群體及其領導者的利益。
  • 第三,領導者和統治小圈子對群體成員進行經濟、性和其他方面的剝削。

利夫頓還指出了邪教的其他幾個特徵:環境控制(控制特定環境中的所有交流)、神祕操縱(將成員變成一顆棋子,爲團體傳播信息和實施計劃)、消除存在性(即那些沒有看到光明和接受真理的人就是與邪惡結合的人,已經受到了污染,因此在某種意義上,常常暗示這樣的人沒有存在的意義和價值)。

傑里米·E. 謝爾曼(Jeremy E. Sherman也指出:「定義邪教並不是根據其成員們所信仰的內容,而是根據它如何使成員將其信仰轉化爲永久的自我肯定、自我保護和自我炫耀的源泉,犧牲其他一切來維持其成員資格,而這一資格讓他們永遠受到激勵、沒有沮喪,肯定自我。」

美國政治邪教的一個典型例子是已故陰謀論政治人物林登·拉羅奇(Lyndon LaRouche)領導的運動。其他的政治邪教,例如耶穌基督基督教教會(Church of Jesus Christ Christian,又稱「雅利安國」)和基督教身份運動中的其他團體,這些運動結合了政治因素和宗教因素,並成爲白人恐怖主義。雖然「匿名者Q」主要是一個政治邪教,但有證據表明,其分支正在蛻變爲成熟的宗教邪教。

例如,加拿大研究人員馬克·安德烈·阿根蒂諾(Marc-André Argentino) 最近強調,「運動中的一個派別一直在通過『匿名者Q』發佈的陰謀論帖子解釋聖經」,致使「『匿名者Q』陰謀論成了解釋聖經本身的一個視角」。雖然這個特殊的群體是相對較小的新靈恩主義家庭教會群體,但在社交媒體上看到支持「匿名者Q」的基督徒將Q的預言解讀爲末世論預言的應驗比比皆是。

「匿名者Q」的危險之處是什麼?

去年,FBI首次將邊緣陰謀論——特別是「匿名者Q」——認定爲國內恐怖主義威脅。該機構的一份內部情報公告指出:「FBI評估這些陰謀論很可能會在現代信息市場上出現、傳播和發展,偶爾會驅使團體和個人極端分子進行犯罪或暴力行爲。」

雖然大多數人大概都是和平的,但據稱一些「匿名者Q」的追隨者參與了針對川普及其家人的恐怖威脅、在加州摧毀23000英畝土地的縱火案,以及與執法部門的武裝對峙。陰謀論還蔓延到了歐洲,在德國發生了「匿名者Q」煽動的大規模謀殺案、針對手機信號基站的縱火案,以及在比利時、塞浦路斯、愛爾蘭和荷蘭對電信工作人員的襲擊。

「匿名者Q」與20世紀80年代的撒但教恐慌有何關聯?

2月,托比亞斯·R.(Tobias R.)在德國哈瑙市謀殺了10人。他在宣言中說,在美國的地下軍事基地,一個性邪教正在蓬勃發展。他寫道:「在其中一些人中,他們崇拜的是魔鬼本身。」……「他們虐待,折磨和殺害小孩子。」

在很多方面,「匿名者Q」現象是20世紀80年代起源於美國的撒但教虐待式敬拜(Satanic ritual abuse,簡稱SRA)恐慌的復興。SRA理論相信一個由有錢有勢的精英組成的全球網絡正在綁架和養育兒童,以達到色情、性販賣和撒但教獻祭的目的。到1990年代初,基本上已經沒有人相信SRA理論了,因爲關於SRA的指控找不到事實根據。普遍性的指責是,SRA的倡導者(就像今天的「匿名者Q」倡導者一樣)允許一個未經證實的理論來分散和淡化兒童性虐待的真實案例。

SRA帶來的長期影響是破壞了家庭和名譽,並且也破壞了那些真正相信撒但存在之人(如基督徒)的名譽。

讓SRA得以盛行的是對社會的焦慮,這也是「匿名者Q」現象的基礎。傑弗里·S. 維克多(Jeffrey S. Victor)在1993年出版的《撒但教恐慌:當代傳說的興起》(Satanic Panic: The Creation of a Contemporary Legend)一書中解釋說:

撒但教謠言的興盛是群體焦慮的症狀,比對一個祕密的、陰謀的綁架者和謀殺者的幻想擔憂更深。這些謠言是以隱喻的形式發出的,並且藉著合作得到傳播,其中談到了道德危機。這種道德危機,在人們的認知中,涉及到對美國社會道德秩序的信心喪失和對傳統道德價值的迅速下降的認知。人們實質上是在說,「我們的世界正在崩潰,因爲所有美好和體面的東西都受到了來自我們無法控制的邪惡力量的攻擊。」

難道「匿名者Q」說的都不是真的嗎?

陰謀論的一個常見的辯解是,這些「可能是真的」。但大多數人用「陰謀論」這個詞指那些已經被證僞的理論(例如,「地平說」)或者沒有合理的證據來支持自己的理論。

陰謀論的問題不在於它們可能是真的,而在於缺乏任何支持數據。與許多其他陰謀論一樣,「匿名者Q」使用一個可信的場景——比如富人精英的性販賣——並扭曲它,令它變成一個誇張到無法理解的情形。

例如,2008年,金融家傑弗里·愛潑斯坦(Jeffrey Epstein)因爲與一名14歲女孩發生性關係而被定罪入獄,2019年7月再次被捕,罪名是組織賣淫和陰謀從事未成年人性販賣。愛潑斯坦與眾多權貴精英是朋友,包括比爾·克林頓、唐納·川普、伊麗莎白女王的兒子安德魯王子。2002年,56歲的川普說:「我認識傑弗裡15年了。他是個了不起的人。和他在一起很有趣。甚至有人說,他和我一樣喜歡美女,而且大多是年輕美女。」《 紐約時報》專欄作家詹姆斯·B. 斯圖爾特(James B. Stewart)說,在一次深入調查採訪中,愛潑斯坦「聲稱自己對(有錢有勢的)人有很多瞭解,其中一些可能具有破壞性或令人尷尬,包括他們所謂的性癖好和娛樂性吸毒的細節。」

不過,要覈實上述事實所引發的陰謀論(例如,愛潑斯坦是被克林頓滅口等——譯註)說法需要基於事實的調查,這可能既費時又成本高昂。由於大多數人既沒有能力也沒有付上時間的願望去尋找這類說法的真相,所以他們採用了更簡單的方法,即僅僅轉貼一個匿名者發佈在信譽不佳的留言板上未經覈實的說法。

就像大多數其他陰謀論一樣,「匿名者Q」選擇性忽視那些自相矛盾的證據——如果面對這些證據就意味著必須放棄陰謀論的話。這是因爲「匿名者Q」運動對保護兒童的興趣遠遠不如他們對那些被他們視爲政敵的人提出離譜和誹謗性說法(例如演員湯姆·漢克斯等名人因戀童癖被捕)的興趣那麼強烈。他們的興趣不是尋找真相,而是進行誤導,將人們的注意力從實際的、已證實的兒童販賣案件上引開。

基督徒爲什麼要關心這個政治邪教?

基督徒應該關心「匿名者Q」,因爲它是一個已經滲入我們教會的撒但式運動。

雖然這個運動仍然是邊緣化的,但很可能在你的教會或社交媒體圈子裡有人已經相信了這些陰謀論,或者認爲它是可信的、值得探討的。我們應該關心這個邪教,因爲許多信徒會或正在被這個運動的影響所左右。

「匿名者Q」運動經常誹謗人,雅各稱之爲魔鬼的行爲(雅各書3:15-16)。「匿名者Q」經常販賣謊言,耶穌說謊言都是出自撒但的。「匿名者Q」屢次說出來自撒但的謊言,分裂忠心、天真的基督徒。「匿名者Q」運動的傾向是稱惡的爲善,稱善的爲惡;以暗爲光,以光爲暗(以賽亞書5:20)。作爲撒但式運動,「匿名者Q」與基督教是不相容的。

與其因爲它的邊緣化而對它嗤之以鼻,不如努力保護那些會被這種謊言欺騙的人,而不是蔑視那些已經迷戀這些謊言的人,我們應該懇求他們回歸信仰。對基督徒來說,現在對「匿名者Q」的惡魔影響發起反擊既不太早也不太晚。


譯:DeepL;校:JFX。原文刊載於福音聯盟英文網站:The FAQs: What Christians Should Know About QAnon.

Joe Carter(喬·卡特)是福音聯盟的編輯,同時也在弗吉尼亞州阿靈頓(Arlington, Virginia)的麥克林聖經教會(McLean Bible Church)擔任牧師。
標籤
美國
大選
陰謀論
匿名者Q
QAn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