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正在遭受踐踏,福音在哪裡? 
2021-01-06
| Russell Moore

這怎麼可能是我們的國家?

當我在電視上看到憤怒的暴徒湧入美國國會大廈的畫面時,我的手都在生氣地顫抖。一位在政府工作多年的朋友發來短信:「我看這就像羅馬城的陷落。」

確實如此,連前後處境也很相像。在敵人登上永恆之城(the Eternal City,指羅馬——譯註)的城牆之前多年,羅馬已經淪陷於麵包和馬戲團。美國人(尤其是耶穌基督的追隨者)在我們的共和國似乎比以往任何時候都顯得脆弱的時候能做什麼呢?

真理的子民

首先,我們可以成爲一個追求真理的人。我的意思不是說我們自稱自己相信真理,也不是爲了「真理」而無休止的進行越來越狹義的異端審判。我的意思是說,我們應當成爲一個像耶穌吩咐的那樣根據內心的豐盛真理說話的人,我們所想的和我們所說的應當是一致的。這個國家的問題,以及教會的問題,首先不是有那麼多人竟然被瘋狂、非理性的陰謀論所迷惑,問題是有太多不相信這類事情的人害怕那些相信的人。

我無法告訴你有多少人會在私下裡這樣說,而在公開場合說一些完全不同的話。我指的不是謹慎和智慧,不是說我們應該把私密的事情都公開說出來。我的意思是,有很多人在公開場合說的話和私下說的話完全相反。

爲什麼會這樣呢? 

對有些人來說,這就是C. S. 路易斯曾經警告過我們的——對成爲「圈內人」的渴望。但對於更多的人來說,是對暴民的恐懼。人們並不害怕暴民會像佔領國會大廈那樣佔領他們的房子,但他們害怕與那些確實相信這些無休止陰謀論的人打交道,或者害怕與那些不是根據神學、甚至也不是根據政治意識形態來區分綿羊和山羊,而是根據對自己政治主張的熱情程度來區分綿羊與山羊之人打交道。很多人只是累了,他們在社交網絡上說一句與川普支持者意見不同的話都會引來圍攻。

除此之外,有太多的人(包括在教會內部)使用上帝啓示般的語言來描述現在發生的所有事情,僅僅對上帝的啓示本身不以爲然。對他們來說,每一次選舉都好像是我們最後一次自由選舉,每一群與我們意見相左的人都會對這個國家造成不可挽回的破壞。這就是「93號航班的生活方式」(被恐怖分子劫持撞向白宮的航班——譯註)。整整一代人都變得憤世嫉俗,因爲他們知道,不僅這種事情最終不會發生(下一次生存危機意味著上一次被遺忘);還因爲他們知道,很多時候,說這種話的人自己都不相信。

但激起群眾激情是件危險的事。畢竟,亞倫並沒有自己想要製造金牛犢,但他被眾人想要金牛犢的熱情席捲了進去。亞倫說,是百姓堅持要的,所以我向他們要金子,「他們就給了我。我把金環扔在火中,這牛犢便出來了。」(出32:24)。這樣做一小會兒就能籌集到一大筆錢。以同樣的方式,一個人可以在短期內追求獲得自己所嚮往的任何職位。但是,如果真是末日來臨,你會怎麼做呢?

任何一個領導者如果只是假裝對「正確」的事情感到憤怒,而對真正令人憤怒的事情保持沉默,那麼他(她)就可以有一個平靜的生活。

受夠了

但是,夠了——事實上,很久以前就已經夠了。這個國家要從殘垣斷壁中獲得重建需要幾十年的時間,但是作爲基督徒,我們可以從現在開始——只要不害怕說出客觀事實:喬·拜登已經當選爲總統,數百萬嬰兒正在被墮胎,疫情真實存在,種族不公——無論是個人的還是系統的——也真實存在,對婦女和兒童的確存在性虐待。如果基督徒是有真理的人,我們應該是第一個承認事實的人。

當然,這樣做的風險很大。作爲教會,我們就像羅馬陷落時的奧古斯丁一樣,活在另一座城裡——一座比其他所有的城都要長久的城。正如希伯來書所說,我們有「更美的家鄉」,我們可以從遠處望見的家鄉(來11:16)。正如保羅所說,我們另有一個更好的國民身份,那就是在天上的國民(腓3:20)。但是,現在,我們也有這個城市、這個國家、這裡的國民身份。就現在而言,我們有一個共和國——如果我們能保住它的話。而且,更重要的是,我們有一個見證,見證那些追求正直的人——而不僅僅是追求別人成爲支持我們的「一方」,見證對和平的熱愛——而不僅僅是在「我們人民」想要和平的時候才熱愛和平,見證對真理的追求——即使講出真理要付出代價。

國家可能會垮臺,我希望這個國家不會。但是,無論如何,我們都不要隨之倒下。


譯:DeepL;校:JFX。原文刊載於福音聯盟英文網站:The Gospel in a Democracy Under Assault.

Russell Moore(羅素·摩爾)是美南浸信會道德與宗教自由委員會的主席,福音聯盟理事會成員,以及多本書的作者。
標籤
總統
國會
美國大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