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徒生活
一位女性能做的、最具革命性的事
2021-06-14
—— Bethany Jenkins

在最近的一次績效評估中,我的一位女性朋友聽到公司管理層告訴她「不要再道歉了」,因爲太多「道歉」讓她在工作上失去了信譽。上週,另一位女性朋友爲著所發生的事情向我做出的道歉是這樣說的:「對不起,我一直在說對不起。」

兩年前,基於一項顯示女性在道歉這件事上做的比男性多的研究調查,潘婷(Pantene)推出了一個廣告「對不起,不再對不起」(sorry, Not sorry),在廣告中,女性在不停地向同事、配偶、陌生人和朋友道歉。這家護髮公司希望賦予女性權力,宣傳「不要道歉,要閃耀和堅強」。

一個週日晚,暢銷書作家兼受歡迎的演講者格倫農·多伊爾·梅爾頓(Glennon Doyle Melton)宣佈她正處於一段同性戀關係中。自稱基督徒的梅爾頓在「歸屬之旅」(Belong Tour)網站上非常活躍,她預計到粉絲們會爲這個消息困惑。她在Instagram上分享說,儘管曾經有段時間她「非常在意」粉絲們對她的看法,但現在她作爲領袖的責任是「不要太在意你們對於我的生活方式的看法和感受」。這是她對所有粉絲的期望——不要爲自己的身份道歉。

「一位女性能做的、最具革命性的事情,」梅爾頓宣稱,「是不爲自己辯解。」

我們需要外界的肯定

我們每個人都在尋求一個「認可印記」,表明我們是好的。我們曾經破碎,傷痕累累。我們搞得一團糟。我們現在渴望被接納。

梅爾頓說的對,我們的「認可印記」不來自他人。他人不是我們價值和尊嚴的創造者。我們的身份不與他人的判斷和評估聯繫在一起。他人的標準不是我們要遵循的標準。

但是,梅爾頓,你是你自己的「認可印記」:「你可以去思考和感受任何你需要或想要感受的東西!」;你不需要爲自己做任何解釋,因爲你的意見是唯一重要的。

然而,自我肯定中沒有平安,因爲我們自己並不是可靠的肯定來源。我們善變,每天在指責和肯定自我之間搖擺不定。我們的心具有欺騙性,想方設法擁抱自己的私慾。就像夏娃一樣,我們渴望聽到蛇說:「讓你自己快樂吧。不要擔心別人說什麼。按你自己的方式去做。」

我們需要一位自身以外、不善變或也不騙人的人來告訴我們是誰、我們的需要、我們是否正確。簡而言之,我們需要上帝。祂是唯一那位告訴我們遠比想像的更破敗,卻也超乎我們想像地被愛。祂的「認可印記」是最能肯定人的,因爲祂最準確。

不是所有的真理都是一樣

真理很重要,它引導我們,給我們智慧。它給我們一個對潮流和異想天開說不的壓艙石。它讓我們自由。在梅爾頓的帖子中,她鼓勵粉絲追隨真理:

「我希望你忠於自我,不僅是爲了你自己,更是爲了我們所有人。因爲這個世界需要看到一位女性不需要請求許可或提供解釋而一次次地活出真我,爲了成長、放鬆、找到平靜、變得勇敢。」

但真理不是相對的,所有的價值不都一樣。不管我們同意與否,我們都知道這一點。如果一個女人的真理是種族主義和仇恨,我們不會告訴她要遵循自己的真理;如果另一個女人的真理是讓窮人捱餓或出售身體器官牟利,我們會呼籲她停止、不要這樣做。不是每個真理價值觀都是對的。

既然上帝是連貫一致的,生活就不是隨心所欲的。追隨個人真理是廉價的,尋求啓示的真理是昂貴的。這需要我們努力地辯明、權衡不同的真理主張,並計算作門徒的代價。

是的,真理存在,智慧可得。但這不是從追尋我們自己的真理開始,它始於敬畏耶和華,高舉道成肉身的話語中所揭示的觀點。事實上,它需要我們付出一切,我們的舒適、金錢、聲望、身份,以及其他任何對我們來說比耶穌更珍貴的東西(路9:56-62)。但當我們找尋到它,它比珠寶更有價值(箴3:15)。

自愛 VS. 無私的愛

梅爾頓說,「一位女性能做的最具革命性的事情就是不爲自己辯解」。同樣,19世紀牛津學者本傑明·喬伊特(Benjamin Jowett)鼓勵我們「永不道歉,永不解釋」,《愛情故事》(Love Story)這部電影告訴我們「愛意味著永遠不必說對不起」。

但真正的關係需要修復,因爲每個人都會犯錯。我們的言語會被曲解。我們的行爲傷害了他人。有時無意,但有時不是。當這種情況發生時,我們溝通、解釋,並且道歉。

如果不將自己的意志屈服於他人之下,不在他人的幸福中找到自己的快樂,任何真正的關係都無法走下去。愛之巔峯不是自愛,而是無私的愛——看別人比自己更重要的愛(腓2:3)。

然而,僅僅爲自己辯解還不夠。我們也蒙召順服神的真理,當我們不順服時,要悔改——同意祂、承認我們錯了,並且迫切需要祂來恢復我們。在神的國度裡,悔改不是愛的障礙,而是愛的基礎。

聖愛得勝

梅爾頓的帖子簽名檔寫著:「愛得勝」(Love Wins)。她沒錯:愛會得勝。但得勝的愛不是自我肯定、變幻莫測、毫無歉意的。它是自我犧牲和捨己的。它是神聖的。它基於福音中不變的、客觀的真理。只有這樣的愛才能打磨我們粗糙的棱角,使我們成爲完整的人。只有這種愛才能給我們所需的力量,讓我們爲別人捨命(約壹3:16),愛我們的敵人(路6:35),分擔彼此的重擔(弗4:2),關心窮人(申10:18-19)。

這種愛會被人利用嗎?是的,它可能遭到操縱、濫用、拒絕。當我們看到它被不公正侵犯時,公義和真理會站出來保護它(詩85:10)。然而,福音的美好在於,愛最終不是一種感覺或經驗,而是一個人——耶穌基督,那捨己的愛在羅馬十字架上被鞭打和受苦。祂爲別人犧牲了自己,而別人卻以爲毀滅了祂。

這就是爲什麼一位女性所能做的最具革命性的事,就是像基督愛我們一樣去愛別人。這需要冒著被拒絕和失敗的風險,犧牲和痛苦。但這也帶來復活和榮耀,彰顯看不見的上帝之愛,因爲祂創造了一群認識和愛祂的子民。


譯:Tianhua LI;校:JFX。原文刊載於福音聯盟英文網站:The Most Revolutionary Thing a Woman Can Do.

Bethany Jenkins(貝瑟尼·L·簡肯斯)是真理論壇(The Veritas Forum)的副主席,在福音聯盟發表過很多文章,她也是國王學院(The King's College)的高級研究員。她曾在國會、州政府辦公室,以及華爾街和Big Law律師事務所工作。她本科畢業於貝勒大學(Baylor University),並在哥倫比亞法學院(Columbia Law School)獲得她的法律碩士(JD)。貝瑟尼在紐約和波士頓兩頭工作,喜歡在中央公園沿著查爾斯河(Charles River)跑步。她是救贖主長老會(Redeemer Presbyterian Church)的積極成員。
標籤
女性
真理
道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