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会事工
無論你是否意識到,整個世界都在向我們傳講教義
2021-08-30
—— Kevin DeYoung

我喜歡奧運會。爲了盡可能收看奧運會的所有實況轉播,我起的很早、睡得很晚。我們全家人都非常清楚如何在各種不同的設備上打開NBC,連續兩週幾乎一直都在看奧運會的各項比賽。我們對奧運會游泳和(特別是)田徑項目的瞭解幾乎無人可比,我們是奧運會的忠實粉絲。

但這次奧運會有些不同。從與其他許多人的談話來看,我不是唯一注意到這一區別的人。

你不可能在看了兩週的奧運會(有時甚至是兩分鐘)的情況下,還沒有受到性別革命作爲不可冒犯真理的教育。夏天早些時候,我觀看了歐洲盃的部分比賽,你會發現整個比賽都是一個彩虹旗的廣告。然而,奧運會的包裝甚至更加刻意。這些節目幾乎每天都教導我們要慶祝男性作爲女性舉重,或者在男性跳水運動員談論他的丈夫時微笑。每個廣告時段都會出現一對同性伴侶(其中一個男人在化妝),或者是對表現型個人主義的一曲頌歌。當然,梅根·拉皮諾(Megan Rapinoe)和蘇·伯德(Sue Bird)幾乎無處不在(一對女同伴侶,前者爲女足明星,後者爲女籃明星——譯註)。如果說美國過去的運動文化圍繞著母性和蘋果派,那麼現在則圍繞著「生育者」(取代「母親」的中性稱呼——譯註)和女同性戀足球明星兜售賽百味(Subway)三明治。

這時有人會反對說,前一段話充滿了恐同、異性戀、雙性戀特權和一系列其他術語的有毒混合物,但在讀到這句話之前你可能都沒有意識到這些名詞。我們並不是要用這些標籤來支持或反對聖經中的性道德,我們是要表明一個強有力的假設,即任何一個正直的人都應當認同同性戀是罪惡的行爲,婚姻是在一個男人和一個女人的結合、轉換性別是一種混亂而不是勇氣的表現。NBC呈現爲英雄和美好的東西對整個基督教世界來說都是錯誤的、有問題的,長達2000年以來一直都是這樣。與其解構基督教兩千年來的信仰,不如解構我們的文化在我有生之年才開始肯定的那些術語,這可能嗎?請記住,直到2008年——而不是中世紀黑暗時期——奧巴馬才說他不支持同性婚姻。

我知道今天的教會面臨著許多問題。在某些情況下,可能缺乏對移民的愛、迷戀陰謀論,或受到偶像崇拜般基督教國族主義的試探。你可能認爲正在推進的性別革命的鼓聲還在遠處,是別人家村子裡的問題,而不是你的問題。

但是沒有人生活在一個孤立的村莊裡,沒有一個社會再用鼓勵性貞潔和去教會的祝福來引導年輕人。比我年長的人可能有足夠的基督徒成熟度和文化記憶,可以對性別革命的晝夜轟炸翻白眼。但如果你是千禧一代或Z世代(或接下來的什麼),你的第一直覺很可能是對基督徒批評梅根與蘇的接吻,而不是對她們的接吻明顯違背基督信仰這一事實感到不安。

值得記住的是大衛·魏爾斯(David Wells)的著名定義:世俗是使公義看起來很奇怪,使罪看起來很正常的東西。這是西方每個基督徒面臨的現實:主流媒體、大型體育賽事、大企業、大科技以及幾乎所有的教育和娛樂機構的金錢、權力和聲望,都是爲了讓罪看起來正常。不要搞錯了:不管你的教會有多好,不管你的家庭有多強大,不管你的基督教學校或家庭學校有多以福音爲中心,如果你的孩子和孫子甚至與當代文化有一點接觸(他們正在接觸),他們每週都會被無數的謠言、段子和信息教導,最後向彩虹旗致敬。

基督徒家庭、基督教會和基督教學校絕不能假設下一代會接受在老一代人看來如此明顯的結論。我們必須談論我們的孩子之間已經在談論的事情。我們必須進行門徒訓練。我們必須是反文化的。我們必須爲他們準備好愛,教導他們聖經中的愛的真正含義。我們必須傳授正確的信仰和相信的正確理由。

我們必須讓我們的孩子準備好——我們自己也要準備好——跟隨基督要付出代價(路加福音9:23)。肯定男女之間婚姻的耶穌(馬太福音19:4-6),警告內心有淫穢的耶穌(馬可福音7:20-23),警告不要爲了討他人喜悅而活著的耶穌(約翰福音12:43),這位耶穌要求我們完全的忠心(馬太福音28:20)。

世界已經在忙著推廣它的教義。唯一的問題是我們是否會忙著宣傳我們的。


譯:DeepL;校:JFX。原文刊載於福音聯盟作者博客:The World Is Catechizing Us Whether We Realize It or Not.

Kevin DeYoung(凱文·德揚)萊斯特大學博士,北卡羅來納州馬修斯基督聖約教會的主任牧師,福音聯盟的董事會主席,改革宗神學院夏洛特校區的系統神學助理教授。凱文和他的妻子特麗莎有九個孩子。
標籤
同性戀
世界
社會
奧運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