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會成員也要學會爲神學議題分類
2020-07-14
| Jeff Robinson

星期一早上8點,我剛到辦公室就碰到他在門口等著我。看得出,他並不愉快,週一早晨不請自來的教會成員通常都不太愉快,牧師在週一早晨也不會很愉快。

我早晨必喝的兩杯咖啡都還沒喝呢,不過我還是盡量熱情地問候他。他開門見山地說:「我來是想和你談談昨天你在成人主日學上所講的關於千禧年的內容。 我從小在教會長大,但從來沒有聽人講過這些,這很困擾我,所以我想再和你談談這些。」他還沒有發怒,但看起來已經快要生氣了。

這位弟兄所說的以前從來沒有接觸過的其實是我昨天在成人主日學課堂上教導的無千禧年主義(amillennialism)。我昨天已經盡了最大的努力想要解釋清楚無千禧年的末世觀究竟是什麼,也給出了來自聖經經文的支持,而且我還告訴大家很多教會歷史上持有這種立場之人的名字, 包括奧古斯丁和多位改教家。我們教會成員中有許多人都喜歡且熟悉宗教改革,所以這些見證的雲彩會給他們很多鼓勵。

這位親愛的弟兄堅持的是時代論前千禧年末世觀。我們在對話了一段時間後,他承認他的這一末世論從來沒有遭到過挑戰,也從來沒有考慮過圍繞著耶穌再來會發生的諸多事件還有另一種觀點。在我們三個小時的愉快談話中,他和我的立場都沒有改變,但這完成了我的使命:教導他和我們的會眾如何對神學議題進行分類,並且如何滿有恩慈地表達不同意見。

與此同時,我們不得不意識到許多教會在非基要的教義上產生的分歧並沒有那麼好的結果,我承認我自己也曾在這種事情上犯罪的那一方。牧師如何才能促進神學分類呢?我所說的神學分類是指一種把教義分爲基要、重要和次要的方法,這一方法是由福音聯盟理事會成員阿爾伯特·莫勒(Albert Mohler)首先提出的,目的是促成教會的成熟與合一。下面是我多年來嘗試的三種方法。

第一,讓神學分類的思考成爲你講道的一部分

這是幫助你的會眾在成熟地(和平地)處理分歧上成長的最自然的方法。我們不需要在每個山頭上都與觀點不同的人死磕,所以你必須幫助他們看清什麼時候該開戰,什麼時候該建立外交關係。 

例如,當講完帖撒羅尼迦前書4章時,簡單介紹基督再來的主要觀點,並爲自己所相信的末世觀辯護,明確指出優秀的基督徒在這個問題上長期以來存在分歧。你也可以在教導洗禮時,爲你的觀點辯護,但要尊重(並簡要地)闡述其他福音派基督徒所持的觀點。當你這樣做的時候,你就是在向你的會眾表明,在不貶低與你有不同意見之人的前提下,基督徒是可以有不同意見的。

第二,考慮在某個議題上開設課程

在我之前服事過的一個教會中,成員之間就教會音樂風格產生了一個小小的爭議。這個分歧給了我一個靈感,隨後我在教會裡開設了一個課程,名爲「帶來分裂的教義:什麼樣的山頭值得死磕?」(Doctrines That Divide: What Are the Hills to Die On?)。如果可以再來一次,我會選擇一個更誘人的標題,不過那個課程一共進行了12週,邀請了所有成年人、高中生和大學生來參加。我們花了四次課講基要的教義,三次課講重要的教義,三次課講次要教義,最後用兩次課與長老們進行小組討論,並讓教會成員自由提問。總的來說,那課程是很受歡迎的。

如果我們的長老們或教會領導層在次要教義上有不同意見,我們就邀請持不同意見的長老都來講他的觀點。例如,我們的一位長老堅持前千禧年論,他就教導這一觀點,我則教導了無千禧年的觀點。我們這樣做是爲了避免諷刺或歪曲他人,因爲那似乎是教會內部最激烈辯論的燃料。我們也給了大家充足的時間來提問和討論。

第三,強調愛的語氣和持久的耐心

如果誤用聖經是一項奧林匹克競賽項目,約伯的朋友們必定是金牌得主。他們表現出不聖潔的靈所結的所有主要果子:缺乏愛心、不耐煩、指責他人、自以爲是、爭吵、沒有仁慈、苦毒、苛刻、缺乏自制力。我們要教導肢體對待與其他基督徒的分歧,應當與約伯的這些朋友們相反。

在這個問題上,我想要特別強調兩個詞彙:語氣(tone)和耐心(patience)。當然,在神學上和實踐上都有值得爲之死磕的地方,但即使如此,我們也應該尊重對方,因爲他也是神形像的承載者。我們要避免語氣刻薄,不是急於改變對方的觀點。彼得在彼前3:15似乎就是呼籲我們應對類似問題的:「避免語氣嚴厲,從長計議。」彼得在第一封書信(彼得前書)3:15中似乎就要求基督徒這樣做:「只要心裡尊主基督爲聖。有人問你們心中盼望的緣由,就要常作準備,以溫柔、敬畏的心回答各人」保羅在提後2:24-26也提醒提摩太,我們不能以攻擊人的方式迫使他人接受真理(或我們對某一教義的看法):

然而主的僕人不可爭競,只要溫溫和和地待眾人,善於教導,存心忍耐,用溫柔勸戒那抵擋的人;或者神給他們悔改的心,可以明白真道,叫他們這已經被魔鬼任意擄去的,可以醒悟,脫離他的網羅。

我以前有一位新聞界的同事就體現了彼得和保羅的呼籲,在神學對話中既有勇氣、又有恩典。當時我們在報社有一位同事是耶和華見證人,我的朋友經常用聖經與她對話,試圖告訴她《守望臺》(耶和華見證人的官方刊物——譯註)有哪些錯誤教導。據我所知,他從未在這些對話中把她「贏」過來,但我永遠不會忘記她告訴我的話:「我從來沒有和另一個對我這麼好的基督徒交談過, 而且他還真的聽我說話。」

現在的機會:教會何時重開? 

由於新冠病毒疫情的緣故,我們的教會已經關閉了好幾個月,現在討論的是何時重新開放。即使我自己的教會在過去的幾週裡已經重新聚集起來,我們仍然知道並不是所有成員都同意我們的處理方式。有些人可能認爲立即重新開放是危險的。另一些人無疑認爲,慢一點重新開放就等於妥協。

牧師們因此得著機會對教會成員耐心地教導,也有機會教導全教會對他們的領袖和其他基督徒有耐心,因爲我們正在努力解決一個重要但不基要的問題。據我所知,在世的牧師裡沒有一個解決過在疫情中何時重開教會的問題。

誠然,這不是一場神學辯論,嚴格意義上來說也沒有直接的聖經經文告訴我們該如何重開教會。但是,如果牧師常常教導他們的會眾,基督徒在非福音問題上有不同意見是可以的,那麼他們就能更好地在重開教會的過程中得著益處,並在恩典中成長。


譯:DeepL;校:JFX。原文刊載於福音聯盟英文網站:Theological Triage Is for Church Members, Too

Jeff Robinson(傑夫·羅賓森)博士畢業於美南浸信會神學院,是福音聯盟的高級編輯,同時牧養位於肯塔基州路易維爾的基督團契教會(Christ Fellowship Church)。他也在神學院擔任教會歷史方向的客座教授,並在浸信會安德魯·富勒研究中心(Andrew Fuller Center for Baptist Studies)擔任研究員。傑夫和他的妻子麗莎(Lisa)有四個孩子。
標籤
神學
教會
合一
新冠病毒
疫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