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懲戒了我父親
2021-02-03
| Isaac Adams

在某個主日聚會結束後,主任牧師伸出雙手想要問候我父親(也是教會的一位長老),但父親徑直甩開了他的手從他的身邊走過。我有時會問,爲什麼神讓我對六年前的那件事記憶猶新。坦白地說,我並不知道。

但我知道,神使用我父親被懲戒這件事成就了美好的旨意,神也可以同樣使用我的記憶。我希望這篇見證可以向你們證明這一點。我也希望我的見證能鼓勵眾教會爲了自己的益處,最重要的是爲了保護神的名不受虧損,而不會逃避神的命令(參見馬太福音18:15-17;哥林多前書5章)。

我想很多牧師之所以在執行教會紀律上懼怕順服耶穌的命令,原因在於他們害怕這會帶來紛爭。從我父親被懲戒的經歷,以及我的教會、家人和我自己的反應來看,我能理解這種恐懼。但是,我希望這見證能夠幫助你戰勝這種恐懼,從而忠心地順服耶穌的命令。

一場蒙了救贖的災難

我愛我的父親。雖然我會在本文中回顧那次憂傷記憶,但我不會過多談及他犯罪的細節。

鑑於當時我家發生了問題,有些教會成員質疑我的父親是否可以繼續擔任長老(見提摩太前書3:4)。他最終因認爲這些指控沒有得到教會的妥善處理而離開了教會。我的父親,雖然是一位在教會服事時間最久和最受愛戴的長老,卻因爲拒絕與教會以及家人和解,最終教會不得不把他除名。

就是否懲戒我父親這個問題,教會陷入了分裂。有些成員認爲這是正確的,有些成員認爲不是,還有一些人介於兩者之間。我的家人也因不同的意見而受到了打擊。家庭成員中有人感到困惑,有人感到憤怒。後來神把我的兄弟姐妹們帶去了不同的學校和地方,他們中有些人因此對教會和這樣的事產生了怨恨。

我是五個孩子最小的,我也感到困惑。我不知道懲戒/除名是什麼意思,我把教會和家庭的分裂歸咎於教會紀律。對我來說,教會紀律不僅冷酷、嚴厲和出乎意料,更是災難。教會紀律就像是冰山一樣,而我的家庭和教會則是泰坦尼克。

幾年過去了,現在我可以告訴你當時教會做的決定是正確的。我也可以和你分享神以哪幾種方式使用這決定帶來了益處。

對我父親的懲戒使得我們教會在教會成員和這個正在觀看我們的世界面前,保護了基督的名。

對我父親的懲戒最終帶來的是神帶領我很多家人更加地親近祂自己。

對我父親的懲戒使得我渴望牧養一間地方教會的願望不斷地增長。

齊心協力

執行教會紀律是痛苦的。雖然我受到了沉浸於負面情緒的試探,但是,當我反思教會如何在這段時間支持我們家庭的時候,我謙卑了下來。因爲我們是教會的一員,我們是教會大家庭的一分子;我們是同一個身體上的肢體。雖然他們的幫助不總是那麼及時和令人印象深刻,但教會成員們盡了他們最大的努力來愛我們家。他們和媽媽一起哀痛、爲我們家庭禱告,包括爲我的父親禱告。雖然我的家庭和教會都受到很大傷害,但我們也齊心協力建造了。

苦難帶來了我們的合一,這與保羅在哥林多前書12:26對教會的描述吻合。雖然這畫面在開始的時候看起來很凌亂,但成品卻精美絕倫。事實上,教會紀律驅使這間教會來到她的主人基督面前尋求遮蓋。我父親的罪就像癌細胞一樣在教會中蔓延、分裂。神使用矯正手術——在這個事件中,就是執行教會紀律——除掉了不斷蔓延的分裂。和其他任何手術一樣,教會紀律會帶來深深的創傷,也會留下疤痕。但最終,地方教會這個身體,現在得到了醫治和堅固,更好地彰顯神的聖潔、神的愛和神的名。

神使用對我父親的懲戒不只祝福了我的教會這一家庭,也祝福了我的血緣家庭。下面這個例子可以證明這一點。

悔改和恢復

神透過對我父親的懲戒使得我的家人成爲成熟敬虔的人。他們現在對神和教會都充滿了更強烈的愛。神通過帶領他們經歷這個試煉證明,我大部分家人的信仰是真實的。神讓他們順服他們所在教會的事工。神教導他們要信靠他的信實。在我父親被懲戒的幾年後,我的一位姐姐告訴我她這些年來對此的感受。她盯著我的眼睛說:「艾薩克,我曾經對神很生氣,我曾經很恨教會。」

然而,神是良善的,他帶領我的這位姐姐去到了另外一間健康的地方教會,在那裡她爲此悔改。起初,她覺得她不能相信任何教會,雖然加入了教會,但她還是錯誤地與教會保持距離。但多年來,這間教會同心激勵她在信仰上長進,正如希伯來書10:24呼召我們的那樣。

我的姐姐曾經在教會中看到了審判,而現在她在教會中看到了救贖。她現在是服事教會的執事了。我們的天父是何等的美好,祂使用教會帶領祂恨惡教會的女兒重新建立了對教會的信心,現在,又讓她在這間教會服事。藉此,福音通過教會更加閃亮。

我希望我可以說我們全家都從我父親的懲戒中完全恢復了,但事實並非如此。我們都還在以各樣的方式從教會紀律帶來的掙扎中恢復。但神仍然是信實的,我家人緩慢但確實的醫治,以及我對教牧事工的渴望都證明了這一真理。

朝著正確的方向

神使用這次教會紀律讓我看到長老們是地方教會寶貴的祝福。在這之後的幾年裡,神帶領我認識了其他健康教會中敬虔的弟兄。他們教會了我福音的價值,也教會了我無論是教會整體還是個人正確呈現福音的重要性。神使用我父親在教會帶領上的失敗,向我顯明一名長老的能力不小,他或者能反映基督對教會的愛,或者會損毀基督對教會的愛。因著神的恩典,我希望我能正確地反映基督的愛和謙卑,因爲我看到過錯誤彰顯基督帶來的虧損。我希望我身邊的長老們都能持續、正確地彰顯神的名。

我用一段烙印在我大腦中的記憶開始了本文,但我的父親和我現在則正在享受另一個故事。我們多次一起在海鮮店吃烤蝦,一起討論神的信實。我們也談過他與教會和好的問題。現在我們一起學習聖經,看看應當怎樣與教會和好。雖然這只是朝著正確方向邁出的一步,但我怎能在這點上懷疑上帝的信實的呢?


譯:STH;校:JFX。原文刊載於九標誌英文網站,福音聯盟蒙允轉載:They Excommunicated My Dad

Isaac Adams(艾薩克·亞當斯)是國會山浸信會的牧師之一,也是Humble Beast的撰稿人之一,他的作品主要關於藝術、種族和地方教會。
標籤
教牧事工
福音
教會紀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