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類事實」和輕信的懷疑主義基督徒
2019-10-18
| Trevin Wax

這事發生在幾年前埃博拉病毒危機爆發的時候。我在追蹤新聞報導,同時爲宣教士們禱告,希望出現一個解決辦法能夠終止非洲的瘟疫。

我對局勢的處置不當感到沮喪,同時也擔心病毒可能在美國爆發,因此在推特上發表了一條針對某州長的尖銳批評,這位州長當時認爲百姓的恐慌是不明智的,因爲埃博拉病毒沒有那麼容易在人群中傳播。

我的一位朋友耶利米·懷特波爾則認爲我這樣做是在推特上散佈假消息。他告訴我,感染埃博拉病毒的途徑只有幾種,那位州長的說法完全符合事實,而且人們急需這樣的聲明。

我不打算跟耶利米爭論。他媽媽是南希·懷特波爾(Nancy Writebol),是跟肯特·布蘭特利(Kent Brantly)一起感染了埃博拉病毒並痊癒的宣教士之一。我想他知道自己所言非虛,我的確在散佈假消息。我被抓到了!

假消息與主流媒體

本週末(本文寫於2017年1月23日,編注),特朗普總統的一位顧問聲稱白宮發言人給出的參加就職典禮的人數是「另類事實」。對這件事的真假之辯在網上進行得如火如荼,自我任命的「事實調查員」們努力想要修正數字,而特朗普的支持者則認爲這是「廢媒體」在推銷它們自己想要說的版本。

這一事件的爆發只是一系列事件中最近的一次,在這些事件中真相、事實和謊言交互混雜。去年底,人們討論的熱點是「假消息」通過虛假網站、荒唐的電子郵件轉發鏈、以及社交媒體在網上傳播氾濫。主流媒體對「事實調查」的荒誕無稽感到驚訝,而牛津詞典選擇了「後真相」(post-truth)作爲2018年的年度詞。

但是很多基督徒認爲「後真相」這個詞出現得太晚了。多年來,我們一直在大學裡談論後現代哲學、有偏見的媒體報導和「後真相」的趨勢。但只到現在,在2016大選中右翼人士大肆販賣後真相新聞故事之後,大家似乎才意識到這個問題的存在。

基督徒對主流媒體持懷疑態度是事出有因的。

例如,莫莉·海明威(Mollie Hemingway)曾花大功夫記錄了新聞記者在報導墮胎問題時如何與墮胎產業相互勾結。馬文·奧萊斯基(Marvin Olasky)則指出在關於墮胎的爭論中,虛假數字(「另類事實」)是如何被用來支持墮胎合法化的政策的:

盤尼西林的出現降低了與墮胎相關的孕產婦死亡數,從二十世紀三十年代的每年5000人降爲1967年的大約300人(官方數字爲160人)。然而,二十世紀六十年代擁護墮胎的領袖,如伯納德·內桑森(Dr. Bernard Nathanson)給出「每年5000至10000人死亡」作爲當時的數據,而一些主要的報紙則使用這個數據推動墮胎合法化以阻止「陋巷墮胎」(back-alley abortions,暨由於禁止墮胎而致使尋求墮胎的人不得不到地下黑診所去墮胎,從而導致高死亡率。——譯註)。 內桑森在接受基督並反對墮胎之後,說,「我知道這些數據是完全虛假的,但它們『有用』。」

《紐約時報》的敘事

《紐約時報》在其記者的報導內容和報導選材兩方面都表現出自由主義偏見。最近,邁克爾·謝普利(Michael Cieply)在爲紐約時報工作了十二年之後離職,他解釋了《紐約時報》與《洛杉磯時報》不同的氛圍:

「總的來說,有才幹的記者爭相讓自己的報導符合內部所謂的『敘事』。我們偶爾會被要求在一年中的各樣報導中,事先描繪一個敘事,跟編輯談妥計劃,然後去創造符合預定計劃的報導……更令我震驚的是,編輯們在描述時報每天召開的首頁例會時,至少兩次說道,『我們在那個房間裡替國家確定議程。』」

說到主流媒體的偏見,保守的基督徒有權保持懷疑。但是,如果我們不相信任何主流網站上的任何事實或數據,那我們就不免懷疑過頭了。而且如果我們輕易地相信其他來源的報導,包括新任政府,那我們就過於輕信了。

輕信的懷疑主義者

如今太多的基督徒都是「輕信的懷疑主義者」:懷疑大型媒體,輕信其他網站,或輕信政治方面的新聞評論員,當然這些評論員的意見符合他們已有的信念或世界觀。

如果我們同樣散佈錯誤信息,僅僅因爲這條錯誤信息有用或對自己喜歡的黨派有利,那麼指責墮胎行業維護關於二十世紀六十年代墮胎死亡人數的虛假但「有用」的數據又有什麼意義呢?

在去年「美國生活」(This American Life)節目的某一期裡,主持人依拉·格拉斯(Ira Glass)對話他的倫尼叔叔(Uncle Lenny),這位叔叔相信奧巴馬總統一心藉助非法移民和故意出臺的災難性政策搞垮美國。其中的錯誤信息頻頻發生:

  • 奧巴馬比世上任何一位總統打高爾夫球的次數都多。(錯誤:艾森豪威爾打球的次數是奧巴馬的三倍,伍德羅·威爾遜是奧巴馬的四倍。)
  • 奧巴馬聲稱曾在《哈佛法律評論》工作,但從未給評論寫過一篇文章。(錯誤:他寫過。)
  • 奧巴馬希望消除加拿大和墨西哥邊境,因此他無視所有的遣返法律。(錯誤:奧巴馬遣返了250萬人,超過任何一位總統。)

依拉的叔叔拒絕相信奧巴馬遣返了這麼多人,他認爲那一定是假的。他說出這話之後,依拉惱怒地說道,「事實拼不過這個右翼的虛構故事。」

現在,「美國生活」是NPR上一檔傾向自由派的廣播節目。我期望依拉·格拉斯能對他深信不疑的主流媒體多一點懷疑。

不過,他指出當錯誤信息的來源肯定了人們已有的世界觀時,人們很容易接受這些信息。事實上,左翼和右翼人士都是如此。

事實也拼不過左翼的虛構故事。有人寫了整本的書,講述宗教右翼即將建立一個神權政體,他們開展祕密集會,計劃鞏固勢力。(相信我。我在某機場瀏覽了這些左翼書籍中的一本,該書對常見基督教術語的陌生,以及對保守基督徒參與政治動機的可笑揣度都令我輕笑不止。沒錯,這就是一個左翼虛構故事。)

不,錯誤信息的泛濫給保守派和自由派帶來同樣的影響,也給基督徒和非基督徒帶來同樣的影響。但是,神呼召基督徒要做出更好的回應。

莎拉·普拉姆·貝利(Sarah Pulliam Bailey),爲《華盛頓郵報》撰稿的一位朋友,敦促基督徒審慎考量我們的輕信和懷疑在傳遞什麼信息:

作爲一位記者,同時也是一位基督徒,我相信真相存在並且可以被查明——即便我們對真相的理解可能是不完全的,但這種不完全增強了我們努力追求真相的責任。我相信新聞業是世俗生活中追求真相的最佳實踐方法之一,它使我們能夠向他人揭露和解釋真相。很多宗教追求新聞業範疇以外的真理,然而如果有信仰的人不再接受客觀真相的真實性,這種態度就有可能危及他們自身對終極問題的追求。

放棄主流媒體網站,轉向你認可的異見網站,這不是解決辦法。「主流媒體」作爲一個集體是有價值的,因爲它呈現一系列的信息和觀點,而像Breitbart這樣的網站只向一個目標人群發出單一的聲音。

向前行

在「這是我們的時代」(This Is Our Time)裡,我在弗蘭克·倫茨(Frank Luntz)的觀點之上更進一步。他說,當今的新聞較少關乎信息,而更多地關乎確認。我認爲是關乎確認我們已經信以爲真的東西。並且,智能手機創造的「隨時隨地可得」文化正在定時地批發給我們新聞,告訴我們「你是對的」。

在一個充斥著「假新聞」、「另類事實」和偏見消息來源的世界裡,如果我們要持守信實,那麼我們就需要更加慎重對待我們分享的數據、我們讀到的新聞報導,以及我們信賴的消息來源。無論是右翼還是左翼,輕信的懷疑主義都不能勝過世界。我們今天所需的是,基督徒們要在乎弄清事實真相,不管它們是否對「本黨路線」有用或有益,因爲我們所信的是一位傳講真理的上帝。


譯:頌玫;校:JFX。原文刊載於福音聯盟英文網站:『Alternative Facts』 and Christians as Gullible Skeptics

Trevin Wax是基督徒資源機構「生命之路」(LifeWay Resources)出版的《福音計劃》(The Gospel Project)叢書的主編,他也是位作者,最近著有《真假福音》(穆迪出版社2011年出版)。
標籤
社交媒體
新聞
偏見
事實
後真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