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会事工
我衷心希望領會能做的十件事情
2023-01-03
—— Jared C. Wilson

我對於最近的這篇「我衷心希望領會不要再說的十句話」收穫了巨大反應並不感到驚訝,因爲我知道這個話題對福音派基督徒來說是一個特別的熱點。雖然我認爲我們常常不適當地讓我們的偏好/傳統免於批評,但我當然也想提供更加積極、主動的幫助。事實上,我寫了不少關於敬拜的文章,包括網上的文章和發表在期刊上(比如《浪子教會》(The Prodigal Church)的文章,還有我爲福音聯盟教會資源區所寫的《被福音塑造的敬拜》(Gospel Shaped Worship)也是很好的例子,但前一篇博文所引來的新讀者不可能熟悉這些作品。我本來就計劃寫這篇積極正面角度的文章,但經過前一篇的反饋,我決定加快這篇的速度,希望這篇能和上一篇有同樣的受眾。

我喜歡領會做這些事情:

第十,帶領,而不是表演。

我很感恩,一些有才華的歌唱家和音樂家願意擔任敬拜領會,但我特別爲這些領會不把他們的服事當作展示他們天賦的機會而感恩,他們把這一服事看爲是牧養羊群的機會。我喜歡敬拜領會們選擇那些更適合會眾合唱而不是適合樂隊表演的詩歌,並以讓所有人都更容易跟上的方式帶領:採用適當的音高和節奏,不是僅僅模仿視頻或MP3,也不是僅僅跟著印刷或投影的歌詞。說到牧養,我希望領會能夠……

第九,以教牧敏感度來對待敬拜。

敬拜不應該是平淡無奇的詩歌練習,好像藝術性天然與會眾合唱爲敵一樣。但我很感謝那些主要考慮羊群需要什麼而不是羊群想要什麼的領會者,因爲這兩者往往不是一回事。有牧養心腸的領會者尋求以基督的榮耀和基督的教會爲中心設計音樂、時間和其他敬拜要素。(牧師們,這就是爲什麼你們教會中最有天賦的歌手/音樂家往往不是敬拜領會的最佳人選。)

第八,讓神學推動敬拜設計。

太多的敬拜程序是由消費主義或實用主義的原則驅動的。太多的敬拜領會(以及他們的牧師和創意團隊)過度忙碌地問:「接下來應該做什麼?」好像聚會中的敬拜是一塊創造性表達的空白藝術板。但正如傑夫·高布倫(Jeff Goldblum)在《侏羅紀公園》(Jurassic Park)中所說:「你總是忙著問你能不能做什麼,你從來沒有費心去問你應該做什麼。」這就是爲什麼我很爲那些知道如何評估歌曲的神學元素、與聖經的一致和教義清晰度的敬拜領袖而感恩,我喜歡這種對神學的委身也反映在對古典詩歌的欣賞和對新歌的鑑別評估上。但我也希望你……

第七,思考聚會中歌曲以外的部分。

我不是指簡單地放個視頻或其他。我很感恩有那些把敬拜作爲一個整體來思考的敬拜領袖,他們思考整個敬拜所講述的故事。每個教會都有一套自己的「禮儀」——即便他們不喜歡這個詞,或者甚至從來沒有聽說過這個詞!你的崇拜元素和它們的排列順序傳講了一個故事,一個關於神、神的話語和你的教會的故事。我希望的是,敬拜團隊不只是忙著挑選好的歌曲,還考慮了歌曲內容與正常聚會的不同元素(教理、禱告、主餐、講道等)之間的配合,以及所有這些元素如何共同指向作爲我們盼望的神。

第六,不怕沉默。

不是每一分鐘都必須有厚重的聲音和視覺效果。我知道歌曲之間的沉默聽起來像是尷尬的過渡,但並不是說敬拜的每一平方英寸都必須有所「產出」。在歌曲之間和禱告的時候,用電子合成器製造聲音是爲了創造一種氣氛嗎?爲什麼?這是爲了什麼?我喜歡敬拜領袖「擁抱真實」。我所在教會的敬拜領會做了一件事——在講道結束後,在他帶領我們唱散會歌之前——他留了一點時間安靜思考講道信息。這段時間並不長,但長到足以讓那些剛接觸這種做法的人開始感到尷尬。但是沒有背景音樂、沒有出聲的禱告,只有沉默。你可以聽到那些零星的咳嗽聲、孩子們的竊竊私語聲、一本聖經被碰掉在地上、紙張的沙沙聲,但主要是沉默和安靜。在我們的日常生活中充斥著噪音,我們都很匆忙。即便在我們獨處時,我們也在接受互聯網或其他東西產生的「噪音」。我認爲在我們的敬拜中考慮到留白是非常好的,我們不需要反映這個世界焦躁不安、塞滿空間和時間的文化,給我們一些時間來安靜,這對我們的靈魂有好處。

第五,真正的禱告。

我喜歡崇拜領會意識到神在場的時候,這讓他們的禱告聽起來像是真的在和父親說話。有時,敬拜領袖很容易陷入「舞台式禱告」,即祈禱只是填充物、是介紹下一首歌的方式,或者充滿言語上的抽搐,聽起來好像平時不禱告一樣(「父神,我們只是愛你,父神,我們只是……父神……只是想......」)。當你的禱告是真實的時候,哪怕你的服裝閃亮奪目,我也會受到啓發和鼓勵把真實的自己帶到神的面前。如果領會發自內心地向神呼喊,會眾也會得到引導真實地獻上禱告。

第四,把話語放在優先。

情感是偉大的,否認感情的重要性是違背基督信仰的。但把我們的感覺放在首位(偶像化它)就更不符合聖經了。我們的生活不是由我們的感覺——包括屬靈的感覺——來支配的,而是由上帝的靈、無誤的話語來支配的。所以我喜歡敬拜領會選擇那些反映聖經真理的歌曲,回應詩篇和其他聖經經文中全面呈現的人類經歷,並在介紹和過渡中閱讀或背誦經文。我喜歡敬拜領會在聚會中不是用一首搖滾式強節奏歌曲來讓大家放鬆(或喚醒),而是用聖經的話語來呼召敬拜。這提醒我們,我們的敬拜是對神在這世界的積極工作和他通過基督的福音對我們所發出特別呼召的回應。我也很喜歡敬拜領會提醒我,敬拜時間並不是在歌曲結束後就結束,講道既是敬拜的延續,也是敬拜的高潮。

第三,帶著嚴肅的喜悅。

如果敬拜領會在臺上總是說笑話,或者把領會當作即興單口相聲練習,那會讓我總覺得自己是在遊輪上或雞尾酒會上。當然,你不需要把崇拜搞成葬禮,一個沒有幽默感的敬拜領會僅僅比不斷說蠢話的敬拜領會好那麼一點點。但我喜歡敬拜領會同時捕捉到響應主的呼召進行敬拜的喜悅和在主面前應有的敬畏。因此,我不喜歡你以遊戲節目主持人的身份出現,也不喜歡你以「我寧願一個人待在房間裡遵守我的原則」的方式出現,而是喜歡你既爲神的聖潔感到喜悅,又在祂面前謙卑。

第二,不試圖超越講道者。

好吧,這只是一個小問題,但我已經從足夠多的人那裡聽到了這個額外的批評,所以我知道這不僅僅是我自己的「小毛病」。我喜歡敬拜領會通過介紹詩歌的神學背景來很好地牧養會眾,或者在過渡階段禱告、說出經文,當然還有利用非歌唱時間來裝備會眾。但有時你們就是說得太多了!這一點在講道結束後尤其明顯,敬拜領會有時會試圖重複講道中的某個要點,其潛台詞有時似乎是:「讓我來試一試,因爲講道的弟兄沒講清楚。」領會的弟兄們,我希望你把講道的活兒留給講道的人(同樣,講道的人要把詩歌留給你們)。

第一,帶領我來到福音面前。

這就是我在這裡的原因,無論我是否記得這一點,這都是我所需要的。我需要聽到基督在十字架上和從墳墓裡起來的歷史性工作,我對這一信息的需要超過我對氧氣的需要!我需要的是他的生命。因此,當你的歌曲選擇、開場、敬拜順序和其他一切都清楚地表明上帝通過耶穌賜給罪人的恩典是你存在的理由時,我非常、非常爲此感恩。我喜歡你們注意不要偏離福音,無論是通過內容還是創意。我喜歡你注意到你的藝術努力是在裝飾福音,而不是掩蓋了它。我也喜歡你和我們一起傳講福音的時刻。這是你所擁有的最棒禮物,也是你可以分享的最棒禮物。

對於所有在這些事情上忠心勞作的人——包括我的很多很多朋友,他們以這種方式很好地服事了他們的教會,有些可能還需要每週面對批評和抱怨,我永遠感謝你們。我愛你。


譯:DeepL;校:SMH。原文刊載於福音聯盟英文網站:Top 10 Things I Love That Worship Leaders Do.

Jared C. Wilson(傑瑞德·威爾森)是佛蒙特州米德爾頓斯普林斯(Middletown Springs)的米德爾頓斯普林斯社區教會(Middletown Springs Community Church)的牧師,也是《福音覺醒》(Gospel Wakefulness)一書的作者。
標籤
福音
服事
敬拜
領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