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姆·奧伯利在聖公會總議會上的發言及訪談
同性吸引、總議會的發言,以及爲什麼福音對每個人來說真是好消息
2020-01-08
| Matt Smethurst , Sam Allberry

2017年2月15日,RZIM事工的講員山姆·奧伯利(Sam Allberry),在英國聖公會總議會(Church of England General Synod)倫敦會議上就同性戀議題作了發言。這一簡短的發言挑戰了聖公會對於同性婚姻問題的思路和探討,迅速在網絡上得到大量轉發和評論。在他的發言中,他勇敢地提出了挑戰:「我給各位主教的問題不是『你們是否會保護(傳統婚姻)的教義?』而是『你們是否真的相信這一教義?是否真的認爲這是給全世界的好消息?』」他接著指出,「我們認爲耶穌的信息和教導一直以來都是賦予生命的。」

「我們的同工中出現了一位但以理式的人物,那就是山姆·奧伯利。他以極大的勇氣在總議會上做出了一個歷史性的發言,這不但榮耀了我們的主,也帶來了深遠的影響。」 拉維·撒迦利亞這樣評論山姆的作爲。

下面是RZIM事工對山姆的訪談,在這次訪談中,我們探討了爲什麼他會在總議會上這樣發言,他收到了什麼樣的反饋,教會該如何教導同性吸引和性別身份的話題,以及福音是不是對每個人來說都真是好消息。

你最近在總議會上有一次發言,那次發言的視頻紅遍了網絡。你可以告訴我們這個視頻背後有什麼故事嗎?什麼是你上臺發言的動力?

總議會(General Synod)是英國國教(聖公會)的最高治理機構,由主教院、聖品院和平信徒院三院組成,共有450人,每年聚會兩次,每次持續好幾天。我是聖品院的成員。2017年2月的那次會議議程包括很多內容,但關於同性關係的辯論吸引了大部分的眼球。在2017年初,聖公會主教院出臺了一份報告。就英國教會該如何回應同性戀問題作出了一些回應。在這份報告中,主教們認爲沒有必要修改傳統婚姻是一位男性和一位女性之間的結合這一定義,但同時也指出,有可能教會要爲同性結合提供「其他形式的教牧應用」(pastoral accommodation for other forms of same-sex partnerships),例如可能給出一種新型的「祝福」。

一般情況下,當總議會收到這樣一份報告的時候會進行討論,甚至爲之辯論。然後就正式地「存檔」(「take note」),意思就是說這份報告及其內容被聽到了,僅此而已。但是這一次不一樣,這份報告遭到了出人意外的反對,很多反對來自那些主張全面接納同性婚姻的聖公會教會。反對的聲音是如此之多,以至於總議會最後投票結果是不將這份報告存檔。

有好幾個原因讓我想要站起來發言。首先,基督徒如何理解婚姻非常重要。耶穌基督自己就在馬太福音19:3-6教導說婚姻是一男一女的結合,任何在婚姻之外的性關係都是在犯罪(太15:19)。基督徒雖然在這一教導的某些細節上會有掙扎,但如果我們前後一致的話,我們就要跟隨耶穌基督的教導。退後一步查考更多聖經經文的話,不難發現婚姻作爲一男一女的結合事實上是在基督裡天國與地上的連合。我們的婚姻是要指向基督與他的教會如何聯合的(弗5:32)。婚姻的本質是要形象化福音,如果婚姻被重新定義了,那麼婚姻要彰顯的福音也就被扭曲了。

還有一個我想發言的原因是同性戀問題是一個個人問題,我在發言中也已經這樣表達了。

你在發言中說你是一個「受同性吸引」的人,你這樣說是什麼意思呢?

總議會發言被限制在每個人3分鐘之內,所以我只能提出這個問題,但卻沒有機會解釋我這樣說是什麼意思。

我說我是受同性吸引的人,我的意思是說有生以來我所經歷到的性上面的渴望、感覺和吸引都是來自其他男性,而不是來自女性的。我這樣說不是說這種渴望和感覺就一定是正確的。但聖經教導說作爲罪人,我們的慾望都是被罪玷污的。所以,我們每個人都在性的問題上是墮落和敗壞的,但對大多數人來說這種墮落和敗壞反映在異性關係上,而對我(以及一些其他基督徒)來說這種墮落和敗壞反映在同性關係上。

有些人可能會懷疑,一個基督徒怎麼可能經歷這樣的事情呢?我的回答是:所有的錯誤慾望都是一種試探,是我們要竭力勝過的。但是試探與犯罪不是一回事。耶穌在主禱文中教導我們要禱告求神「不叫我們陷入試探」,「赦免我們的罪」,這就意味著試探和罪是兩碼事。聖經從來沒有應許過我們今生會徹底地脫離所有試探,但是聖經應許我們神會給我們力量在試探中站立得穩。

你的發言激起那麼大的反響是在你預料之中的嗎?哪些反饋和回應是最讓你感到驚訝的?

首先,我並沒有預料到有人會把我的發言從整個大會的視頻流中剪輯下來並且貼在網絡上,我也沒有想到這一發言會在更廣泛的範圍裡激起反響。我很高興我並沒有提前知道會發生這樣的事,否則我就會有很大的壓力。在總議會上發言的壓力已經夠大的了,還好沒有想到全世界都會看。

看起來我的發言激發了很多基督徒的思考。有很多人從未在性議題上聽到過那麼積極和鼓勵人的消息,我也很高興聽到有人有和我一樣的掙扎,他認爲這一發言給他帶去了盼望和生命。這些反饋提醒我們該如何在性議題上做護教工作。有些時候我們說的都是禁止、不能做等等的話,但是神對一些事說「不可以」的時候總是先告訴我們哪些事是更好的。所以,看到很多單身基督徒受到這一發言的鼓勵,那很激勵我。

你認爲在教會和基督徒圈子裡,對性議題最大的誤解是什麼?

最大的誤區,也是最容易被忽略的教義,就是「福音對每個人來說都是一樣的」。無論受同性吸引還是受異性吸引,我們都在性上面敗壞墮落。我們都在罪中,我們都需要得到饒恕和恢復,而這種饒恕和恢復只能在基督裡找到。做門徒對每個人來說都有代價:捨己和背起十字架。我想那些認爲福音看起來會阻礙同性戀朋友信主的基督徒朋友們並沒有意識到,福音同樣要求他們付出捨己的代價。

還有一件重要的事是,聖經告訴我們,一個人的身份認同並不是他用善行賺來的,也不是他自己發現的,而是從神那裡領受的。我們不能自己決定或自己發現自己真正的身份——無論這身份是指性別身份還是其他什麼。如果我們沒有先認識到自己屬於誰,就不可能認識自己是誰;要讓自己的所是變得有意義,先要讓自己的目的有意義。

變性人這個話題目前在美國社會得到越來越多的關注和討論,但是教會卻還沒有意識到這一點。作爲基督徒,我們該如何看待這個話題呢?

最重要的是,我們既要清晰,又要有憐憫心。我們要清晰,因爲聖經是清晰的。聖經清楚地教導我們的身體屬於誰,如何把我們的身體看作是神的恩賜和神給予我們的呼召。但是人的墮落意味著,人可能不想選擇神所給的恩賜和呼召。對於那些面對性別危機的人來說,這一痛苦是真實的。我們需要對他們有憐憫心,因爲我們應當知道墮落如何讓我們遠離神也與神的心意產生隔閡。所以,我們應當知道,不認同自己的性別這一現象的背後是人不認同神、遠離了神,所以對那些就在身體上經歷類似破碎危機的人來說,他們的盼望也在基督爲他們破碎的身體上。

你在總議會上的發言中說到,福音真是給每個人的好消息——包括那些受到同性吸引的人,你爲什麼會這麼說?

神對我們的瞭解遠超我們對自己的瞭解,神對我們的愛也遠超我們對自己的愛,神願意我們喜樂的心也大過我們的心。神的福音是賜下生命的,而不是僅僅談論生命的。耶穌說「凡爲我和福音喪掉生命的,必救了生命。」(可8:35)只有我們完全降伏於基督,我們才能找到生命真正和豐盛的意義。


譯/校:JFX。原文刊載於福音聯盟英文網站:A Two-Minute Clip on Homosexuality Every Christian Should Watch 及 RZIM事工網站:Q&A with Sam Allberry,福音聯盟蒙允轉載。

Matt Smethurst(馬太·斯摩瑟斯特)是福音聯盟的執行編輯,也是《帖撒羅尼迦前後書:12周研究》(1–2 Thessalonians: A 12-Week Study , Crossway ,2017)的作者。他和他的妻子Maghan 住在肯塔基州的路易斯維爾,育有三個孩子。他們在第三大道浸信會聚會,馬太是這間教會的長老。
Sam Allberry(山姆·奧伯利)是福音聯盟的編輯之一,也是RZIM的全球講員。他在英國的梅登黑德牧養教會,同時著有多本書籍。
標籤
同性戀
2017
同性婚姻
聖公會
RZIM